f3uv7精彩絕倫的小說 奮鬥在沙俄 ptt-第六百六十章 心結(上)展示-z2ymz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随着鲍里斯扭扭捏捏地答应下婚事,这件事基本上就没跑了。毕竟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女方都非常乐意,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了。
当穿越变成日常之后 夜落故
对此维什尼亚克也有点羡慕,他虽然是情场浪子不缺女人,但是正儿八经的娶老婆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人生三大喜事,谁人不羡慕呢?
当爱情难以止步 忘川姑娘
更何况鲍里斯没过门的媳妇生得如花似玉,家里头的地位也算不错,怎么看都是良配。维什尼亚克联想到自己的身世,一半是羡慕一半是黯然伤神。
想当初他跟鲍里斯一起活尿玩泥巴的时候,大家是五十步别笑百步都在仲伯之间,甚至他觉得自己的才学相貌以及出身还比鲍里斯强。可如今鲍里斯都抱得美人归了,未来有李骁和列昂尼德和阿列克谢这样的朋友和有实力有关系的老丈人帮衬,自然是前途无忧。
而他呢?先是在748团蹉跎数年,亲生老爹还看都不看他这个私生子一眼,怎么看都落在鲍里斯后面了,实在是让人无语啊!
一时间维什尼亚克有点黯然伤神,那真心是空虚寂寞冷,只能将一肚子的郁闷全部发泄在酒精上,借着祝贺鲍里斯的高兴劲一股脑地给自己灌醉了。
维什尼亚克的抑郁李骁自然是看得出来,说起来他们这帮朋友中间,列昂尼德是一门心思的相当圣人,心怀崇高理想的他对外界事物的看法根本不在意,那是真超然。阿列克谢虽然没有列昂尼德那么崇高的理想,但是出身良好进入社会以来根本没吃过多少苦头的他,也不甚在意外界的看法。鲍里斯这人是大大咧咧大智若愚,心里通透得很根本不在乎。只有看上去最风流潇洒游戏人生,但其实最不洒脱最介怀的其实还是维什尼亚克。
他的风流不羁都是伪装出来的,说白了都是自我麻醉和自我安慰的东西。他对自己的身世非常敏感,背负的压力也是非常大,每每就容易陷入自艾自怜的小情绪中间不可自拔。
说实话,李骁是觉得他有点可怜,活得真不是一般的累。但是性格这东西是从小形成的,想要改变何其困难。李骁觉得维什尼亚克真的需要有一剂强心剂刺激他一下,让他自信以及振奋起来。
“维什卡的心情不是太好!”李骁忽然对列昂尼德和阿列克谢说道。
这两人根本还没意识到,是一齐愣住了,傻傻地问道:“没有吧,我看他今天比谁都快活,不像不开心啊!”
蝶恋花之七美天下 唐薇安
李骁淡淡地回答道:“强颜欢笑而已!”
神醫棄妃
列昂尼德有些傻眼了,努力回忆却怎么也不觉得维什尼亚克有强颜欢笑的意思,倒是阿列克谢是若有所思。
李骁心里头对列昂尼德真是有点无语,这位大少爷兼圣人对人情世故尤其是人类的情感迟钝得跟快木头似的,在这方面真心是朽木不可雕也。
这时候阿列克谢小声问道:“是因为鲍里斯?”
李骁点了点头,这让列昂尼德又一次莫名惊诧了,他惊呼道:“怎么可能,他和鲍里斯关系好到穿一条裤子。我看他是发自内心为鲍里斯高兴!你肯定是搞错了!”
天下寻妖
李骁又叹了口气,缓缓说道:“维什卡当然是发自内心的为鲍里亚高兴,但也触景伤情……现在鲍里斯春风得意,他大概觉得自己依然在蹉跎徘徊,再联想起身世,自然是黯然伤神啦!”
勇者斗恶龙iv 英雄的命运诗
列昂尼德还是满眼都是星星,但阿列克谢却连连点头:“是这么个道理,维什卡其实挺敏感的!”
列昂尼德还是有点晕,搞不明白这两个好朋友究竟是从哪里分析出来的。但既然这两个人都觉得是他也从善如流:“既然你们都觉得有,那我们就想办法解决吧!按你们的意思是不是让我叔叔也给维什卡介绍一门亲事就好了?”
李骁和阿列克谢是无语之极,这种事情就白瞎了跟圣人说,说了他也不懂。人家维什尼亚克是缺女人的主儿么!你给情圣保媒拉纤真心是关公面前耍大刀好不好。
“没用的!”李骁叹了口气,解释道:“根子还在维什卡的身世上,他对这个非常敏感,总是想出人头地出一口恶气!”
爱有余毒,唯情可解
列昂尼德顿时又懵逼了,愣愣道:“出人头地我倒是有办法,但怎么出气我就不知道了。”
李骁和阿列克谢看了他一眼,一起叹了口气,问道:“那出气的事你就先别管了。你先说说怎么帮维什卡出人头地吧!”
“这个简单!”列昂尼德信心满满地回答道:“无非就是杀敌立功呗!我们多打几个胜仗,多消灭一些敌人,自然就能出人头地!”
李骁看了阿列克谢一眼,后者也无奈地摊了摊手,仿佛在说:“别看我,我也挺无语的!”
李骁只能提示道:“伙计,你应该知道我所谓的出人头地至少是能获得个爵位的那种,你觉得在战场上拼回来个爵位需要多少功勋?”
列昂尼德想了想回答道:“那确实有点难,除非是盖世奇功……只不过……”
好吧,列昂尼德也知道这个难度有点大,对于特别注意出身的俄罗斯,尤其是对尼古拉一世这个唯血统出身的偏执狂来说,想通过战功在他手下封爵难度不是一般的高。
————
无上 落叶无言
看看他最敬仰的老爹帕斯科维奇,这个老丘八在高加索大开杀戒杀了个人头滚滚都只得到了个埃里温伯爵的头衔。后面那个华沙公爵的头衔更是用波兰人的脑瓜子垒起来的。像他这样的人搞个爵位都是难于上青天,就维什尼亚克这个基础条件,哪怕他化身为赵子龙在战场上七进七出想混个爵位恐怕都不容易。
更何况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在这个排队枪毙的时代个人的勇武真的很难改变战斗的结局,而且那风险不是一般的高。至少以维什尼亚克的武力值是做不到的。
列昂尼德摊了摊手道:“这也没办法,只有这样才显得功勋的金贵不是么!再说维什卡还年轻,多打熬几年,一步步的升迁绝对会出人头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