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黎明之劍 ptt-第一千二百章 龍與罰單展示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拜伦突然回忆起了自己还很年轻的时候——比成为骑士的时候更早,比成为佣兵的时候更早,甚至比成为剑士学徒的时候还要早。
那是他的少年时代,他曾经做过一件如今想来都非常了不起的壮举——在替家里放牛的时候,爬到公牛的背上,然后用一根长长的钉子去刺公牛的后背,并在接下来的三分钟里幻想自己是一个正在尝试驯服恶龙的英勇骑士。
啊,除了之后在床上躺了整整十天之外,还有什么能比那样的壮举更加激动人心惊险刺激呢?
有,当屁股底下的公牛换成了一个真正的、暴怒的母龙的时候。
拜伦记不太清楚自己是怎么来到地面的了,他只记得期间包括一系列剧烈的摇晃、突然的升空、连续的空中翻滚和回旋、震耳欲聋的吼叫以及一次比从牛背上摔下来还要令人记忆深刻的“着陆”,他感觉自己身上到处都疼,然而神奇的是自己竟然没有摔断一根骨头——当他一边庆幸自己身体仍然强壮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之后,他对上了红龙那从高处慢慢垂下的头颅。
一双泛着魔力光辉的橘红色竖瞳死死地盯着他,距离近到可以看到那瞳孔中清晰的倒影,红龙的鼻翼微微翕动着,露出一个吓死人的、宽达半米龇牙咧嘴的狰狞表情,拜伦敢肯定自己从对方嘴角看到了升腾起来的烟雾和火苗,再联想到自己刚才在这位女士后背上做了什么,他顿时机灵一下子往后退了半步:“阿莎蕾娜你冷静点!我刚才不是故……”
“左边,还是右边?”红龙低沉而不爽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但听上去似乎已经稍微冷静了一点。
拜伦一愣:“什么左边还是右边?”
橘红色竖瞳微微收缩了一些,阿莎蕾娜嘴角溢出一丝流淌般的烈焰:“你吐的地方,是在左边,还是在右边?”
“额……左边,”拜伦赶紧擦了擦额头冷汗,但紧接着又慌忙修正,“不对,是在你的右边,右边肩胛骨边上……”
他话音刚落,便看到眼前的红龙女士猛然扬起了头颅,覆盖细鳞的修长脖颈向后弯曲到极限,正在升腾着烟雾和火星的嘴巴对准了她后背自己看不到的方向,随后这位女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便听到“呼”的一声呼啸,炽热的龙息喷薄而出,火焰从钢铁之翼的机械结构边缘以及缝隙中流过,将一切不应属于那里的东西都烧了个干干净净。
拜伦仰着头看得目瞪口呆,突然间便想到了自己早年间从一本书中看到的记载——那是一位名叫夏·特马尔·谢尔的学者所著的巨龙学专著,名为《屠龙纲要》,其书中明确记载了龙类的致命弱点在其背部,如果能够成功站在巨龙的后背上并固定好自己,较为弱小的“屠龙勇士”也可以有机会越级挑战巨龙,收获无上的荣誉和宝物……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黎明之劍 txt-第一千二百章 龍與罰單熱推
现在他可以确定了,那位学者后来被当地教会以“蛊惑人心”的名义烧死其实一点都不冤枉……
脑海里胡思乱想间,红龙的吐息已经结束,阿莎蕾娜左右晃了晃自己的脖颈,这才重新微微低下头看向拜伦:“都烧干净了么?”
“额……我看不到……不过我觉得肯定烧干净了,你吐的挺准的,”拜伦有点尴尬和紧张地说着,努力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那什么,刚才真的非常抱歉,你……现在还生气么?”
“不准提‘吐’字!”阿莎蕾娜先是有些恼怒地低吼了一声,随后才晃着脑袋咕哝起来,“好吧,我不生气了,我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女士,可不会跟你一般计较。”
“那就好,那就好,”拜伦抓了抓头发,目光看向了阿莎蕾娜庞大的躯体,“那你先变回人形吧,你这个形态在城里行动也不方便……”
他这边话音刚落,阿莎蕾娜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一阵急促的哨声便突然从不远处的街角响了起来,一人一龙刚循声望去,便看到一名穿着黑色制服的治安官正飞快地蹬着一辆双轮车朝这边冲来,一边冲一边使劲挥舞着胳膊朝这边大喊着:“你们两个!别想走!都在那待着别动!”
拜伦一愣神间,那位治安官便已经骑着车子冲到了他面前,随后这个穿着制服、带着治安官帽、腰间和手臂上装备着镇暴用魔导终端的年轻男人一捏刹车,“嘎吱”一声把车停下,潇洒利落地从双轮车上跳了下来,毫无惧色地仰头看着正有点发懵的红色巨龙:“刚才是你从天上飞过来的是吧,触犯城区内飞行管制条例了知不知道!你还降落的挺快,我们这边的空管都没来得及起飞拦你……”
阿莎蕾娜可是头一次遇上这种事情,刚才还威风八面的龙裔女士这时候有点糊涂,她看向一旁的拜伦,便听到拜伦也在困惑不解地询问那位年轻的治安官:“这里什么时候禁止飞行了?我记得南城区这一片是允许龙裔低空低速飞行的啊,这个广场还是个临时降落场……”
“上个月!”治安官一边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开罚单的小本子一边没好气地说道,“之前确实允许龙裔在市区内飞行,但横冲直撞的太多了,噪声还扰民,再加上最近城区内进行高空建筑改造,所以内城区往里所有区域现在都不让飞行和降落了——想飞可以,八百米以上迅速通行,起降的话去城郊的专用起降坪。”
一边说着,这位治安官一边取出笔飞快地在小本子上写了一大堆东西,然后把罚单上的内容举起来朝向阿莎蕾娜的方向:“自己看看——未经许可的飞行和降落,不打开通讯装置导致空管部门无法进行警告和指挥,在城区内释放龙息触犯消防安全条例,还有大喊大叫严重扰民——女士,您嗓门太大了,简直跟打雷一样,我在两个街区之外都能听到。总之一条都没瞎写,有异议的去找南城区治安管理处申诉,没异议的签个字,把罚款交了,然后还要去空管那边做个记录,看他们怎么处理。”
阿莎蕾娜低着脑袋努力看清了那张在她鼻尖前只有小小一片的罚单上的内容,两只硕大的眼睛几乎挤到了一块,等年轻治安官念完之后她才收回视线,嘴角忍不住抖了一下,随后便带着异样的眼神看向站在一旁的拜伦,努力压低声音嘀咕道:“你赶紧想想办法,你不是帝国的高级将领么——这种场面总能搞定吧?”
拜伦一听这个脸色更加古怪起来,略作思索便摇了摇头:“我可不想在这种场合下用自己的身份去坏了规矩。罚款我给你交,空管那边我陪你一块去……”
一边说着,他一边开始从随身的口袋里摸索钱包,准备先赶紧把这份罚款交上——能让眼前这个血气方刚的年轻治安官赶紧登记完离开就好,之后他可以自己陪着阿莎蕾娜去空管部门报到。现在眼前这位年轻人明显还没有认出他的身份,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平心而论,哪怕是平常最没个正经的“拜伦骑士”也是爱护自己名声的,他可不希望明天全城都传开“海军司令回家第一天就因为触犯若干治安条例被连人带交通工具一起送到治安亭”的消息……
然而再好的计划也有遇上意外的时候,尤其是今天一整天拜伦的运气似乎都不怎么好,他刚刚把钱包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熟悉的、带着某种机械合成般质感的声音便突然从不远处的小巷口传了过来:“爸爸?!您怎么……原来刚才从天上飞过来的是您和这位龙裔么?”
这声音顿时让拜伦浑身一激灵,紧接着他便看到豌豆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后者脸上带着惊喜的表情一路小跑过来,不等跑到他面前便已经开始balabala起来:“哎!爸爸您怎么今天就回来了啊?之前我算日子不是还有一两天么?而且您怎么回家之前也不发个魔网通讯过来?这位龙裔是谁啊?你们是一起从北边过来的?您不是不喜欢飞行么?还说什么比起龙骑兵宁可去骑马……对了,前阵子我给您发的消息您应该还没收到吧?正好您提前回家了,那等会……”
豌豆的声音依靠她身上携带的魔导装置发出,只要思维流转便可以balabala个不停,不用换气也不用休息,她一路跑过来便这么叨叨了一路,等到了拜伦眼前都没有停,那机械合成出来的、缺乏感情波动的声音丝毫不受奔跑的影响,简直像是有五个喝高了的琥珀在旁边一起开口,拜伦几次张嘴想要打断都没有成功,倒是旁边那位年轻治安官突然惊讶地叫了一声,让豌豆暂时停了下来。
“豌豆小姐?”治安官眼中满是意外,声音都拔高了一些,显然作为这附近的巡逻人员之一,他对居住在这一带的豌豆并不陌生,“您怎么……等等,这是您的父亲?!”
年轻人终于反应过来,浑身明显僵硬了一下,紧接着便带着异常复杂和紧张的视线看向了已经表情木然放弃思考的拜伦,张了半天嘴才憋出话来:“您……您好,拜伦大人,我刚才没认出……”
拜伦终于一巴掌拍在自己脑门上长长地叹了口气,一边从刚才开始便在饶有兴致看热闹的阿莎蕾娜则晃了晃自己修长的脖颈,露出一个宽达半米獠牙遍布的笑容:“哦豁——”
豌豆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只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那位年轻治安官身上:“啊,乔治先生,你确实没见过我爸爸,但我觉得你总该从书本、节目或者某些画像上看到过他吧?”
“这……我一下子没敢联想,”年轻治安官有些手足无措地说道,“我可没想到自己会遇上这种大人物……”
“好了好了,我们不讨论这些了,”拜伦感觉越发头大,赶紧开口打断了治安官和豌豆之间的交流,一边从钱包里掏钱一边飞快地说道,“我先把罚款交了行吧?然后等我回家安顿一下就去空管那边报到……你放心我肯定去,还有我旁边这位女士,她也肯定去……”
治安官顿时显得有些慌乱:“这……如果早知道是您的话……”
“幸亏你之前不知道是我!幸亏你现在知道是我了!”拜伦哭笑不得,“赶紧完成你的工作吧,小伙子,我可不想继续在这儿站着了,这么会功夫恐怕整个街区的人都知道了这边的动静,我已经看到前面街口有看热闹的人聚集起来了。”
治安官反应了一下,赶紧一边接过罚款一边点头:“啊……啊好的!拜伦大人!我这就签好字……”
豌豆则好奇地抬头看了正在看风景的阿莎蕾娜一眼,又看向拜伦:“爸爸你们怎么了啊?我怎么感觉这里的气氛不只是违规飞行和降落那么简单呢……而且原来这位龙裔是位女士么?我没见过她哎!是爸爸您的朋友?能给我介……”
眼看着豌豆又有balabala起来的苗头,拜伦额头冷汗都下来了,连连摆手:“回家,回家再说!”
接着他又扭头看向阿莎蕾娜:“你还打算看热闹啊?赶紧变回去吧——你在这儿已经够热闹了!”
阿莎蕾娜喉咙里哼了一声,然而心情明显已经大好,她随意活动了一下四肢,便有一道巨大的光幕凭空浮现,将其庞大的躯体完全笼罩——在光影浮动间,巨龙的躯体迅速消退。
看着出现在光幕中的身影,豌豆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哦——”
红发的龙印女巫从光幕中走了出来,她笑着来到豌豆面前,冲这个有点陷入呆滞的小姑娘挥了挥手:“你好,我知道你叫豌豆——你父亲经常提起你,你可以叫我阿莎蕾娜。”
……
塞西尔宫内,铺着蓝色天鹅绒地毯的二楼书房中,琥珀的身影从暗影中浮现,轻巧地跳到了高文的书桌前:“拜伦回来了,而且那边好像还闹出点不大不小的动静。”
“不大不小的动静?”高文有些惊讶地从文件堆里抬起头,他倒是知道拜伦会在今天提前抵达塞西尔城的消息,毕竟之前收到了北港那边发来的报告,但他对琥珀提到的“动静”更感兴趣,“他又搞出什么乱子来了?按理说不至于啊,他这两年沉稳挺多的……”
我建了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给大家发年终福利!可以去看看!
“他是和阿莎蕾娜一起回来的——哦,之前报告里应该也提过这个,”琥珀随口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外地龙裔不熟悉本地的制度,然后拜伦就连人带龙一起被扣下了……”
高文:“……”
他可没想到已经一年多没回来的拜伦这一露面竟然就搞了这么一出热闹,该怎么说呢……真不愧是塞西尔资历最老的谐星之一……
他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而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突然从门口传来,正好打断了他和琥珀的交流。
书房的门打开了,贝蒂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她有些气喘,看上去仿佛是一路小跑过来的。
“老爷……陛下!”这位女仆长差点一开口就把话说错,慌忙捋了一下词句才接着说道,“龙族的梅丽塔小姐来了,说是带来了塔尔隆德的重要情报……跟维尔德家族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