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在港綜成爲傳說 起點-第三百九十章 哎呀,手滑了鑒賞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辛苦你了,宫野明美。”
琴酒点燃香烟叼在嘴边,冷漠朝宫野明美看去:“钱呢,放在哪了?”
同一时间,耳麦里传来声音,狙击手三人组占据制高点,确认周边并未出现可疑人物。
换言之,赤井秀一没来。
有贝尔摩德指出,新人斯皮亚图斯行迹最可疑,可能是赤井秀一伪装,建议琴酒立即拔枪将其射杀。
琴酒只当没听见,恶意满满分析起来,赤井秀一身高1米9,伪装成廖文杰的难度很大,需要膝盖以下全部截肢。
一次黑了两个讨厌的人,琴酒心情大快,不急于清理宫野明美,决定拖拖时间,给赤井秀一争取点时间。
否则的话,没能见到宿命中的死敌,他会很失望。
“钱不在我这里,我把钱藏在另一个地方了。”
宫野明美直言道:“我的妹妹在哪,一手交人一手交钱,你答应过我,这件事情结束,就让我们姐妹脱离组织。”
“这恐怕有点难度,雪莉对组织的重要性不是你可以相提并论的,组织需要她的能力,我没有权力放她离开。”
“你骗我!”
宫野明美咬牙摸出手枪,朝琴酒指了过去。
“蠢女人,你被骗不是一次两次了,居然还没吸取教训。”
被手枪指着,琴酒毫不在意,不是赌宫野明美的枪里没子弹,而是有信心在她开枪之前避开,冷笑道:“两年前,你本该被组织清理掉,因为我的建议,你才能苟延残喘活到现在。”
“什么?!”
听到琴酒的话,宫野明美握拳的手微微一颤,眼前飘过赤井秀一的面庞轮廓。
嘭!
一声枪响,宫野明美无力倒下,琴酒缓缓收起手枪,眼中满是轻蔑和鄙夷。
一成是对宫野明美,九成是对赤井秀一,想不通赤井秀一如此优秀,为何择偶标准会差到令人发指地步。无论怎么看,宫野明美都是个花瓶,除了脸蛋漂亮身材好,没有丝毫可取之处。
妹妹虽然也笨,但至少有一个顶级科学家的好脑子,她什么都没有。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要是廖文杰知道琴酒的疑惑,肯定会对他嗤之以鼻,并给赤井秀一点一个赞。长得漂亮身材好,对感情至死不渝,没什么脾气还笨笨的,简直是万中无一的完美女友模板。
“琴酒,杀了我……你永远不会知道钱在哪……”
宫野明美倒在血泊之中,脸色苍白直冒冷汗:“你说两年前,组织就该清理掉我,是什么意思?”
“所以说你是个笨女人,你把钱藏在保险箱的事情,我早就查到了。”
琴酒朝伏特加使了个眼色,让其摸尸翻找保险箱的钥匙,出于恶趣味,友善回答了宫野明美的问题:“组织让你多活两年,是为了把叛徒引出来,这次的行动也是,可惜……他似乎并不重视你呢!”
廖文杰:“……”
这算杀人诛心,还是嫉妒争宠?
为什么每次提到和赤井秀一有关的话题,琴酒就变得gay里gay气的?
“原来是这样……”
宫野明美闻言失望,而后嘴角挂起淡淡笑容,安心道:“真好呢,他没来……真是太好了。”
琴酒紧皱眉头,眼中闪过凶光,拔枪对准宫野明美的脑袋。
啪!
廖文杰抬手按住伯莱塔 M92F,将枪口压下,另一手拿出快速成象相机,对着宫野明美来了一张。
“你在做什么?”
“这么漂亮的脸蛋儿,纯洁得仿佛黑暗中的百合,打花了未免太可惜,让她慢慢凋零好了。”
廖文杰看着相片,嘴角微微一勾,满意道:“况且,说来理直气壮,我对雪莉前辈有点想法,没准能靠这张遗像和她来一发。”
白日做梦!
琴酒翻翻白眼,将手枪收入怀中,另一边,伏特加成功捡尸,从宫野明美的上衣口袋里找到保险箱钥匙。
“我们走。”
琴酒冷酷转身,伏特加紧随其后,廖文杰对地上的宫野明美挥挥照片,笑眯眯道:“再见了,漂亮的大姐姐,关于你不幸遇难的消息,我会亲自传达给雪莉前辈,记得祝福我们哟!”
三人扬长而去,只留失血过多,生命烛火逐渐微弱的宫野明美。
……
嗤啦!
一辆滑板车停在仓库门口,柯南关掉眼镜上的追踪液晶屏,快步跑入仓库之中。
说来一定是命运的安排,又或者是名侦探对案件与生俱来的嗅觉,宫野明美化名广田雅美和两个炮灰抢劫银行的时候,柯南也在现场。
两个炮灰夜间遭遇枪击身亡,现场有宫野明美遗留的口红,柯南猜测她离死不远,在其轿车上粘了追踪器,依靠太阳能滑板追踪至此。
这里要说一句,阿笠博士没有得到诺贝尔奖,肯定是有黑幕。
仓库内,看到血泊中的宫野明美,柯南心头一突,上前蹲在她身边。没有检查伤势,也没有拨打救护车,看流量就知道,失血太多,已经救不回来了。
柯南沉默不语,双手握住宫野明美冰凉的手掌,在其离世之前,为其送上最后一次温暖。
“又是你……小侦探先生……”
宫野明美呼吸艰难,回光返照一样握紧柯南的手,语速飞快道:“快走,我只是一个诱饵,周边还有组织的人,他们一定会杀了你的。”
“组织?”
“一个被无数谜团包裹的巨大组织,全员身着黑色服饰……”
“!”
柯南瞬间联想到琴酒和伏特加,这次和名侦探的嗅觉无关,这两人是他变小的罪魁祸首,印象深刻,听到黑衣服,第一想法只能是他们。
“这个给你。”
宫野明美从身下摸出一把钥匙:“十亿日元被我藏在米花车站东面的保险箱里,刚刚我骗过他们,但拖延不了多少时间,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将钥匙交给警方。”
“可是……”
“没有可是,快点走。”
正说着,宫野明美面露惊恐,视线内,一身黑的廖文杰笑容和煦站在柯南身后,咧嘴的嘴角寒光闪烁。
柯南敏锐捕捉到宫野明美失控的表情管理,悄无声息摸向脚力增强鞋,脑海中快速打下草稿,准备上演一出当鸡立断。
嘭!
后颈一疼,柯南扑街倒地,连身后是谁都不知道。
这一扑,行云流水,干脆利落,比那些连死尸都演不好,却做着演员梦的死跑龙套强了一百倍不止。
“哎呀,手滑了。”
廖文杰蹲下身,从宫野明美手里捏起真正的保险箱钥匙,一脸戏谑道:“本想着趁热才专程跑回来,却有意外收获,琴酒和伏特加这两个家伙真是的,办事一点都不靠谱。”
“求求你,放过这个孩子,他什么都不知道。”
“这就是遗言吗?”
廖文杰抬手按在宫野明美的伤口上,指尖沾了点血:“待会儿我要去找雪莉前辈,传达你不幸过世的噩耗,有什么想对她说的,趁现在还来得及,晚了就没机会了。”
宫野明美眼眸逐渐灰暗,呢喃道:“放过……这个孩子……”
“恕难从命,这家伙一拳打下去会哭很久,怎么可能放过他!”
廖文杰嘀咕一句,掌心扩散水团,飞快治愈宫野明美的伤口,而后用沾血的指尖扯断一根头发,以撒豆成兵之术,再造了一具和宫野明美一模一样的尸体。
搞定这些,廖文杰扛起昏睡中的宫野明美,朝仓库黑暗处走去,消失之前,轻轻打了个响指。
柯南一脸迷茫爬起,手中握着保险箱的钥匙,猛然清醒后,看着宫野明美的尸体陷入长久的沉默。
机体保护措施启动,柯南遗忘被击倒的真相,记忆自动补全,宫野明美在将钥匙交给他之后就因失血过多而亡。
半晌后,柯南拨通警视厅的电话,联系到老熟人目暮警官。
当天晚上,警视厅在车站保险箱找到了被劫的十亿日元,根据现场侦查,确认银行劫案的主谋广田雅美属于畏罪自杀,加之两名同伴均死于她之手,十亿日元劫案水落石出,彻底宣告结案,进入档案室吃灰。
……
“我没听错吧,你从外面带了个女人回来,还要我养着她?”
来生宅,来生泪指着沙发上的宫野明美,气得胸前宏伟上下起伏。
自家男人跑出去浪了一天,完事后还带了个长着狐狸精脸的妖艳贱货回来,更可恶的是,居然恬不知耻地要她帮忙照顾野女人。
呸,渣男!
那女人有什么好,干巴巴的,一点也不圆润!
越想越气,距离‘来生家の密室杀人事件’只差一个江户川柯南或毛利小五郎。
“别乱想,她是污点证人,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我和她也没有任何关系。”
廖文杰吐槽一声,救完人他就后悔了,不知道对宫野明美如何安放,想了半晌,决定将其记忆封印,面部五官微调,带回了来生宅。
家大业大,端茶递水的女仆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哼,比起污点证人,情人的可能性更大吧!”
来生泪完全不听解释,应了那句话,和女人讲道理是没用的,理性如她,在感情遭遇威胁的时候,也会变得格外不讲道理。
“的确是污点证人,而且还失忆了,你知道的,我在霓虹这边没有执法权,只能放到你家养着了,反正也不缺她一口吃的。”
廖文杰偏过头,小声BB道:“你要是不同意,我只能把她带回港岛,说起来,我那家灵异公司还缺一个秘书呢!”
听到这句威胁,来生泪一阵磨牙,抓狂挠了挠廖文杰的头发,同意将人留在家里。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以后不许带不三不四的女人回来。”
来生泪掰正廖文杰侧到一边的脸,气呼呼道:“怪不得我一个电话,你就从港岛过来了,原来不是陪我参加画展,而是来办案的。”
“我也不想的,主要是太忙了,来都来了,顺便把案子办一下。”
廖文杰面露疲惫,抱住来生泪,伤神道:“幸亏还有你,不然疲惫的时候连个停泊的港湾都找不到,我只能一个人在黑夜中独行了。”
听到这话,来生泪的怨气瞬间烟消云散,心疼道:“又累有危险,这份工作辞掉算了,以后你什么都不用做,不想接手来生家的产业也没关系,我养你一辈子,你只要花钱就行了。”
“不行啊!”
廖文杰轻轻低头,在来生泪嘴角轻吻一下:“就像当初我让你别做猫眼,你说找到米凯尔先生之前不会收手一样,我也有自己的坚持,有些事只有我能去做。”
来生泪闷闷不乐,廖文杰将其拦腰抱起,朝隔壁卧房走去:“累了一天,筋骨都僵了,帮我放水,我要泡泡澡。”
“要不要帮你把新来的女仆喊醒,让她给你擦背?”
“咦,不会吧,来生家的女仆还有这种服务?”
“呸,你想得美!”
……
一夜无话,醒来后的宫野明美迅速融入新生活,成为一名新手实习期女仆,并对缺失的记忆毫不在乎。
没心没肺的做法让来生泪颇为警惕,换成任何一个人失忆,都会想尽办法找回,宫野明美却心安理得,一点也不着急。
事出反常必有妖,她认为宫野明美很有问题,十有八九是假装失忆,目的就是以女仆的身份接近她卧室里的小白脸。
廖文杰对此全然不知,只知道来生泪越来越粘人,再缠下去就要变成八爪鱼了。
“嘟嘟!嘟嘟嘟————”
电话响起,廖文杰抬手接通,很意外,来电人是野上冴子。
有段时间没当面撩这位小姐姐,他很好奇放置的效果如何,对方的自我攻略进行到哪一步了。
“什么,你确定?”
听到电话对面的消息,廖文杰面露惊讶之色:“厉害,不愧是你,我随口一提,竟然真被你找到了。”
“没问题,说个地址,我现在就过去!”
“谨慎问一句,那杀人盘录像带,你没看过吧?”
“……”
挂断电话,廖文杰对来生泪摆摆手,离开花园内的私人泳池,换上衣服,让司机开车带他前往警视厅。
在他离开后,躺在沙滩椅上的来生泪拉下墨镜,摸出手机打出一个电话。
————
有盟主‘月见黑’的打赏,备受鼓舞,痛定思痛,年也过完了,会尽快恢复更新(震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