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唐時明月宋時關-第四百一十六章 莫待無花空折枝展示

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唐时明月宋时关
那一夜,万种风情,无法言表。
那一夜,鱼水之欢,格外尽兴。
精品小說 唐時明月宋時關 txt-第四百一十六章 莫待無花空折枝熱推
那一夜,苏宸终于尝到了,从未体会的滋味。
平时锻炼身体的用处,也体现出来了,耐力持久,不再是文弱书生的形象。
次日醒来,苏宸伸手摸了身边,却摸了一个空。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墨浓?”
苏宸睁开眼,发现佳人已经离开,但被褥之间还留有一股芳香。
就如同做了一场梦,但苏宸清晰记得,昨晚绝不是梦。
因为他在很清醒的状态下,可是折腾了两次,而且每次都很久,使得柳花魁不断求饶,又不断满足地称赞他。
甚至,苏宸还记得柳墨浓用白色绢布,垫在臀下,留取梅花血迹的羞涩场景。
“原来,这件事,是如此美妙感觉啊!”
苏宸感慨,上一世活了二十六岁,都没有体会过,真是枉活一世。
“下个轮到谁?”苏宸不自禁在脑补下一位受宠的对象了。
可能都要等到三年后了吧?
如今想想,倒是有点作茧自缚了。
苏宸走下床,穿戴好之后,推门出了房间。
院子内,灵儿在习武练剑,胡伯在旁悉心指导着。
二人看到苏宸走出房间,灵儿脸颊微红,偏过头继续练剑;那胡伯眼神有些凌厉,横了他一眼,似乎怪他昨晚动静太大。
“早啊,你们!”
苏宸简单打个招呼,也到木桩前练功了。
体能,十分重要,不光能保命,也能在某些方面,展现男子雄风,得到自信和满足。
啪啪啪!
啪啪啪啪!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唐時明月宋時關 江左辰-第四百一十六章 莫待無花空折枝相伴
苏宸手打在木桩上,有节奏地运动着。
就在这时,彭箐箐开门走出来,伸着懒腰,看到苏宸、灵儿都在练功,她也走了过来,打着哈欠道:“早啊!”
“嗯,你起来晚了。”苏宸对彭箐箐说道。
“昨晚喝的有点多,两种酒混着喝,容易醉。”彭箐箐揉了揉头,昨晚的确喝的尽兴,柳墨浓敬酒不少杯,而苏宸也没有约束她,所以箐箐放开了喝,最后喝醉了。
“下次不能这样喝了,虽然你武功好,但酒大伤身,还容易伤脑子。”
苏宸看着彭箐箐迷糊的样子,心中也有点愧疚,毕竟昨晚要是不灌醉她,估计自己和柳墨浓就不能那样顺利缠绵运动了。
“知道了!”彭箐箐还是对苏宸足够尊重,对他说的劝言,也能听得进去。
这时候,灵儿练剑完毕,收剑而立,吐出一口浊气,整个人变得更加轻灵了。
“早啊,箐箐姐!”
彭箐箐赞道:“灵儿好用功啊,每日都坚持不懈,过几年肯定能成为一位高手!”
杨灵儿微微一笑,她现在每天坚持跟胡伯习武,又跟徐才女学习文化知识,接受苏宸许多新颖观点和格物技术,对她这个十二岁的少女而言,每日的进步都很明显。
自从知道了自己是杨吴皇族后代之后,她便更刻苦,更加自信了。
海外有一些势力,目前都是占岛为寇,都等着重新返回江东起事,未来灵儿要担负起更大的责任。
所以,杨灵儿打算习武剑术、文化知识、格物思维等,都要懂一些,这样日后才能独当一面。
“对了,灵儿,苏宸,你们有没有昨晚夜里,似乎有什么动静,我头沉的厉害,隐约听到了有人痛吟声,却怎么也醒不过来。”
彭箐箐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苏宸和杨灵儿互看了一眼,都有些尴尬了。
二人自然明白彭箐箐的话意,却都没法接话下去,更不会说出真相。
“可能你喝多了,出现了幻听,下次一定不能多喝了。”苏宸苦口婆心地叮嘱。
杨灵儿连忙点头,赞同苏宸哥哥的观点。
“真是幻听吗,怎么感觉挺真实的……”彭箐箐有些纳闷,但是也没有再多想。
此事,暂时掀篇过去了。
接下来两日,柳墨浓并没有来苏府,而是忙着在润州找房子,她打算搬出湘云馆了,可以先租一个房子,等钱充裕了,再买一栋居所。
此外,她在跟湘云馆交接一些事情,由于三部戏的团队,都是湘云馆的清倌人出演,所以,柳墨浓要离开这里,这些清倌人都无法跟随离开的。
沈珈茹与她关系深厚,最为不舍,拉着柳墨浓道:“姐姐真要赎身出去,离开湘云馆了吗?”
柳墨浓微笑回道:“是啊,已经拿回卖身契约,交付了十万贯,从此就跟湘云馆再无瓜葛,恢复自由身了。”
“可是,姐姐正红着,力压其它花旦,就这样放弃了,多可惜啊!”
沈珈茹感到十分可惜,毕竟如今的柳墨浓,主演了三部剧之后,人气爆火,润州城内多少公子衙内,多少达官贵族,豪绅巨贾,想要见她一面,为了跟她喝酒,不惜花个几百两银子。
但柳墨浓却挑三拣四,并不是什么宾客都出席陪同,有钱都不赚,在沈珈茹看来,这也是太过保守了。
柳墨浓微笑道:“以前怕不红,是因为不红就会被淘汰,下场凄凉。如今真正红了,也会感到麻烦缠身,虽然那些贵人们现在捧着我,也不过是因为演戏名气,图个热闹和噱头。一旦这个光环失去了,还是会打回原形,我还不如趁早把我机会,给自己赎身出去,免得以后更难脱身了。”
沈珈茹道:“那怎么会!只要有苏公子继续捧你,给姐姐写话本,凭他的才华,肯定能够让你的热度持续下去的。”
柳墨浓摇头,说道:“给别人打工,受制于人,远不如自己做老板心安,其实,我这次脱离湘云馆,并非直接嫁人,而是出去开戏院。有苏公子和白家支持,潘家也愿意入股,这样戏院的收入,大部分都属于我自己的,如此才能更自由。”
“原来如此啊!”沈珈茹闻言,有些兴奋拍手道:“这个想法,非常有远见,听的我都心动了,等日后赎身了,就去投奔姐姐。”
柳墨浓安慰她道:“你演的红娘、小青等,也名声大噪,比其它花旦的名声还大了,等我离开之后,湘云馆短期内会推你上位,演女一号,再提一提名气,不过,桑妈妈她们还是会培养新的花旦出来,你也要多努力了。”
沈珈茹点头,她也明白这个道理,不过论外形和天赋,比柳墨浓等花旦还是逊色一些,因此,哪怕湘云馆暂时没有当家花旦,让她暂时替代,可是用不了一年半载,还是会有新花旦出来,她能牢牢占据第二位置,都算不错了。
“苏公子为你考虑的真够周全的。”沈珈茹无比羡慕。
“嗯,他……以后便是我相公了。”柳墨浓脸颊微红,想到那晚结合的一幕,又是心中甜蜜,又是娇羞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