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黎明之劍-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進軍讀書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在缔约堡进行的“门”计划是神权理事会建立以来第一次的大规模联合行动,同时也称得上是一次足以震动联盟诸国,在凡人历史上留下厚重一页的伟业——尽管能直接参与到这项伟大计划中的国家只有提丰和塞西尔两大人类帝国,但在联盟内部,却同时又有着无数双眼睛在关注着缔约堡的进展。
那些没有能力直接参与项目的国家,要么想尽办法派出了最顶尖的学者,哪怕这些学者最多只能在项目现场做一些“考察”性质的“边缘工作”;要么提供了力所能及的人力物力,以期能够更早一步获知大门开启过程中的成果;要么提供了神学领域的大量古代典籍和参考文献,以换取一个足以在参与国名录上留下名字的资格……
这些从诸国汇聚起来的力量如涓涓细流,最终通过两大帝国的通道进行整合与疏导,被注入了这座屹立在寒风中的巍峨城堡。
“缔约堡啊……”在前往城堡主厅的路上,温莎·玛佩尔忍不住抬起头来,看向城堡上空高高飘扬的旗帜,若有所思地说道,“于安苏时代建立,又见证了安苏的覆亡……安苏和提丰之间的和平协议,提丰和塞西尔之间的商业协议,停战协议,新和平协议……一个又一个象征着‘团结共进’的协议都是在这里签下,直到今天,来自异国异族的力量被汇聚于此,共同投身于一个事业,这座‘缔约堡’也终于名副其实了……”
“我可不记得你还是个如此感性的人,能说出这么深刻的感悟来,”丹尼尔淡淡地看了这昔日学徒一眼,“你不是只知道埋头在实验室里研究魔法么?”
“……导师您说笑了,我这可算不上什么深刻的感悟,只是有感而发,”温莎笑了起来,轻轻摇头说道,“我只是想起了过去几年内我们和安苏,和塞西尔帝国发生的种种事件,似乎有很多事情都和这座城堡脱不开干系,就连陛下私下里也说过,这座城堡怕不是要在后世的历史书中留下浓墨重彩的好几笔了。”
“重要历史事件都集中在一个地方也有好处,”丹尼尔随口说道,“起码将来的学生们背资料的时候可以少背几个地名——遇上实在记不起发生地点的重大历史事件,填个缔约堡起码就有一半概率得分了。”
温莎顿时露出了有些惊讶的神色,她愣愣地看着老法师,仿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倒是一直跟在后面低着头走路的玛丽没忍住笑出了声,然后又赶紧捂住了嘴巴。
“笑什么笑,没出息,”丹尼尔扭头看了黑发的女学徒一眼,又抬头看了温莎一眼,“你为什么不笑?”
“我……”温莎被噎了一下,有点尴尬地扯扯嘴角,“抱歉,导师,我没想到您也会开玩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你们两个差不多一样没出息,”丹尼尔貌似不满地摇了摇头,随后抬头看向前方,主厅的大门已经在不远处,代表着塞西尔帝国的旗帜正飘扬在主厅前的旗杆之一上,他随口问道,“塞西尔方面派来的技术负责人是谁,你打听过了么?有了解么?”
“啊,当然,我打听过了,”温莎立刻点头,说出了自己一早就通过内部渠道掌握的资料,“是塞西尔帝国的首席大奥术师,卡迈尔·斯雷恩大师——据说他是一位强大的古代英魂,来自刚铎帝国鼎盛的年代,至今已经活了一千年的岁月,某种强大而不可思议的纯粹能量重塑了他的肉身,让这位强大的古代魔法师能够不老不死……”
当谈论起这种超凡领域的事件时,即便是强大而尊贵的传奇法师也不小心进入了八卦状态,温莎·玛佩尔一口气说了许多关于卡迈尔·斯雷恩的“非凡传说”和“史诗经历”,然后才突然反应过来,尴尬地咳嗽了两声:“按照神权理事会内部披露的文件,卡迈尔大师是一位古代忤逆者,知晓神明领域的许多秘密,他专精的技术则倾向于古代符文、数理逻辑以及奥术塑能学说,我们这次使用的纯净奥术能量源就是他亲自设计出来的。”
丹尼尔静静地听着学徒的讲述,脸上表情从头至尾都没什么变化,直到温莎话音落下之后,他才微微点了点头,十分淡然地说了一句:“有所耳闻。”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黎明之劍討論-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進軍
跟在丹尼尔身后的玛丽则从刚才开始就低下了脑袋,把眼神和表情全都隐藏起来——她可知道自己的导师与卡迈尔大师关系怎样,那是老熟人了,熟悉到最近时常在神经网络里面打牌的程度,两位大师打牌的基本流程是这样的:丹尼尔赢了,卡迈尔就给玛丽出一道题,卡迈尔赢了,丹尼尔就给玛丽出一道题……
温莎看不到玛丽的表情,也听不到丹尼尔的想法,她只是感觉导师的态度有些过于冷淡,便忍不住在旁边提醒了一句:“卡迈尔大师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学者,我曾看过他发表在公众期刊上的一些论文,不仅是我,皇家法师协会中的许多人都对他心存敬意。您也可以跟他多亲近一些——毕竟如今提丰和塞西尔之间的关系已经融洽,学术层面的交流更是受到陛下支持,在这件事上,哪怕国内的那些议员也说不出什么。”
丹尼尔斜了温莎一眼:“你看我像是会在乎那些议会里的行尸走肉么?”
有一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和点币,先到先得!
温莎顿时被噎住了,只能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心中却对此毫无意外——导师一向是个骄傲的人,除非真正获得他的认可,否则旁人说上天的吹嘘在他耳中也是毫无意义的,这一点在提丰的学术界内部尚且如此,更何况面对一个来自他国的学者,他有这样的反应实属正常。
丹尼尔看到了温莎的表情变化,他脸上仍然维持着一如既往的冷漠淡然,只是眼神深处仿佛浮现出一丝笑意,随后他越过了自己的昔日学徒,迈步上前,推开了那扇通往主厅的大门。
缔约堡的主厅内,魔晶石灯的光辉照亮了这个宽敞气派的地方。
这杂糅着提丰和塞西尔两国建筑风格的大厅完全由极其坚固的巨石筑成,其墙壁上则涂覆着掺杂有精金粉末的特殊涂料,这让整个大厅内部都泛着一种淡淡的金属光泽。整个大厅内没有一根支柱,完全依靠精妙的结构撑起那圆形的高高穹顶,而这样的结构对如今身处这座堡垒的人而言最大的好处,就是他们可以更轻松地将庞大的传送门装置安装在大厅内部,而不用继续拆除更多的支柱、墙壁并做一大堆的后续补强。
此时此刻,在这国王和皇帝们曾用来签订盟约,前线指挥官曾用来指挥作战,弑神战争中曾用来紧急收治伤员的地方,一场位于技术前沿的“战役”已经开始,一个有着多重圆环结构的庞大金属基座被安装在了原先安置誓约圣台的大厅中央——这里原本存放的那份盟约早已随着安苏的解体而失效,被回收到了博物馆里。
而在金属基座周围,大量附属装置还处于基础状态,无数零件、资材被有序码放在大厅各处,施工人员正在地面上用颜料绘制出剩余的工区和基准线,身穿白色短袍或各类魔法师袍的技术人员、工程法师、提丰学者们则在各个区域之间来来往往,忙于清点物资,检查设备情况,指挥工人施工。
一个浑身充盈着奥数光辉的高大身影正漂浮在大厅中央的基座旁边,细微的能量火花在他的符文护甲片之间跳跃、流淌,他好奇地观察着那个基座装置内设置的复杂符文阵列,时不时与身旁的技术人员交流两句——这是卡迈尔·斯雷恩,塞西尔帝国的首席智库长和大奥术师,作为“门”计划中塞西尔方面的最高技术长官,他奉命前来监督这里至关重要的工程。
陌生的气息从大厅入口的方向传来,卡迈尔立刻停下了和旁边人员的交谈,他在空中转过身去,正看到三个身影出现在门口,朝着这边走来。
一位是身材高挑、气质端庄的中年女士,一位是身穿黑色长袍、看上去老迈阴郁的老魔法师,还有一名同样身穿黑袍留着黑色短发的年轻女法师,她紧紧跟在老法师的身后,像个亦步亦趋的雏鸟。
卡迈尔双眼中的奥数光辉闪耀了一下,随后从半空飘了下来,向着访客的方向飘去——他十分坦然地与丹尼尔眼神相交,“脸”上带着愉快的“表情”,丝毫不担心旁边的提丰技术人员们从他的“神色”变化中看出丝毫端倪。
毕竟,除了在塞西尔朝夕相处的几位同事之外,这世界上没人能从他那200流明的脸上看出丝毫的表情变化……
“卡迈尔大师,”温莎来到卡迈尔面前,脸上带着端庄得体的微笑——除了在导师和陛下面前之外,这位皇家法师协会的会长在任何场合下都能维持最得体的微笑,“日安——这是我的导师,丹尼尔大师,这是玛丽,来自帝国工造协会的资深学者,同时也是我导师的另一位学徒。”
一边说着,这位传奇法师一边忍不住又多打量了卡迈尔两眼,她的视线在对方充盈的奥术火花和符文护甲片上扫过,眼底带着好奇和惊讶的目光。
这真是不可思议的生命形态……他需要吃饭和?需要喝水么?需要上厕所么?需要充能么?有正常的冷热感知么?需要睡觉么?睡觉的时候需要关灯么?如果需要的话……他的“灯”是怎么关上的?
温莎·玛佩尔微微低下头,将脑海中冒出来的一连串略带冒犯的问题统统压在心底,卡迈尔则将视线放到了丹尼尔身上,在短暂的注视之后,他打破沉默,声音中带着笑意:“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丹尼尔大师——我听说过你的名字,在一些学术类的报纸上。”
“初次见面,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卡迈尔大师,”丹尼尔维持着一如既往的冷淡表情,“我也听说过你——从我学徒的口中。”
一旁的玛丽跟温莎一样低着脑袋,带着大气都不敢喘的模样,看上去仿佛是因为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物”而显得过于紧张。
实际上她真的很紧张——因为上次在神经网络中见面的时候卡迈尔大师留给她的三道大题她还一道都没解开……
简单的两句寒暄之后,卡迈尔向前飘了半步,伸出一只充盈着奥数光辉的“手臂”:“握个手么?这是我们塞西尔人表达善意的方法。”
丹尼尔看了对方手臂上流淌的能量脉流一眼,谨慎地问道:“烫手么?”
“请放心,”卡迈尔笑了起来,“你甚至不会感觉到明显的热量。”
丹尼尔这才伸出手去,一只血肉构成的手掌和一团涌动的奥术光辉接触在一起,随后很快分开。
“好了,必要的寒暄和相互介绍已经完成,现在让我们进入正事吧,”卡迈尔向后飘了半步,目光转向温莎·玛佩尔说道,“我刚才在观察你们的传送门基底结构现在冒出一些疑问,希望能得到解答……”
温莎脸上立刻露出一丝微笑:“当然,您尽管提问。”
……
当缔约堡中的技术人员们为了向着神国进军而展开行动,着手建造一座“桥头堡”的时候,在黑暗山脉的南麓,另一场规模浩大的“进军”计划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备着,展开了行动的第一步。
忤逆要塞的南部出口,同时也是位于黑暗山脉南侧平缓地带的重要门户,被魔导巨炮和合金装甲武装到每一寸墙砖的“南门堡垒”外层区内,一辆辆工程车正在第一道城墙内集结,大量从帝国境内调集而来的资源、机械和人员在这里结成了数个批次的队伍,魔能引擎发出连续不断的轰鸣,牵引装置和提升装置不断将更多的物资箱送上大型卡车,执行护卫任务的坦克和多功能战车则在进行最后一轮检查,准备在不久后奔赴南部。
大建筑师戈登站在外部城墙的高处,目光从集结区的车队上面收回,转而投向了城墙外的森林中。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黎明之劍討論-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進軍相伴
在远方,黑森林仍旧繁茂,密集而扭曲的巨大植物充斥着他的视野,这些被废土中的混乱魔力滋养而变得异常强韧的植物在过去的一整个冬天都没有丝毫衰退的迹象,而在刚刚结束的那场盛夏中,又有更多的扭曲植物从黑森林边缘冒了出来,仿佛想要挑衅塞西尔帝国在南门堡垒设置的这条“边境”。
驻守堡垒的帝国士兵们当然受不了这种挑衅,所以他们在夏季的最后两周用重型燃烧器和城墙上的要塞炮对黑森林做出了正义的回应——现在森林边缘那些增生的部分再一次被赶了回去,戈登望向最后一次执行焚烧的方向,仿佛还能看到青烟从那里袅袅上升。
“修一条贯穿黑森林的铁路么……”大建筑师喉咙里咕哝了两声,脸上露出笑容,“这事儿还真有点挑战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