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討論-419、【暴露】推薦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修仙从钻木取火开始
周围的光线并不强烈,所以陶子民的眼睛,很轻松的适应了周围的环境。
当然,也因为他早已经不是凡人,所以即便是从昏迷中醒来,也没有遇到畏光等情况。
这算是身入修行,带来的些许福利。
当然,对于陶子民来说,修行路虽然无悔,但许多年来也是颇为艰辛。
此种经过与苦楚,倒是不足为外人所道也。
待到眼睛完全睁开后,陶子民才发现,上面的顶穹离着自己很近,竟然看起来是冰雪质地。这在极北地区,倒也算寻常样式,不过这让陶子民更加疑惑——这是哪里?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419、【暴露】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ptt-419、【暴露】
废了不少力气,微微转动头颅,陶子民看向一边。
而后他吓了一跳。
陶子民看到了一个“人”,确切来说是一个人形。这个“人”全身上下皆为冰雪颜色,无论是衣衫、肌肤、毛发,甚至眼珠子,都是雪白的,就像极北大地长久以来的主色调——绝没有一个活人会是这个样子。
倒是其手中的碗,是个真正的碗,碗里冒着香气,当为鱼羹。
对方眉眼须发精致万分,但并非“栩栩如生”,而是真的会活动、有表情。这个雪人见陶子民醒了,便凑上来,从旁边拿起个小勺儿,准备给他喂食。
“这是哪里?阁下是?”
到了这时候,陶子民心中已经有了怀疑,不再完全认为自己是在地府。但既然没有彻底排除这个可能,他便没有贸然开口,谢对方相救之事,而是只发出了两声问询。
“这是我的雪屋。”
“我在山坡上发现了重伤的你们,于是将你们带来此处,看来阁下体质不错,挺了过来。”
旁边声音传过来,而眼前的雪人,也似乎得到了命令似的,收回手中的碗勺,分毫不动停在原地等候。陶子民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发现一位白衣人坐在把木椅上,正微笑着看这边。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線上看-419、【暴露】相伴
白衣人外貌俊朗,却毫无突兀感,其背后背着柄长剑,上面灵力涌动锋锐无比,应为上好灵兵。他腰间还挂了个酒葫芦,背后背着个
不知道为何,自己刚刚竟然没有发现这个白衣人人,可能是自己重伤后太过虚弱,也可能是对方修为太高,还可能是对方这身衣服和雪屋融为一体,具备天然的伪装效果。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未及多想,面前白衣人回答完了自己的问题,又开口道:“现在感觉如何?还请将鱼羹吃掉,对你的伤情有好处。”
陶子民有许多话想问,不过最终只挤出来几个字:
“所以,我还活着?”
对方点点头。
陶子民得到了确认,心中顿时欣喜起来,他赶紧看向一边,却见那位被自己连累的卧底之妖,也躺在旁边一张竹床上,兀自昏迷不醒。
精品都市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txt-419、【暴露】讀書
妖怪头上的伤口很是恐怖,虽然陶子民看不到自己的情况,但想来自己头上的伤势,也差不离。
不过看起来对方正在好转,于是陶子民终于放下心来。
这时候,旁边的雪人重新将鱼羹盛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端过来,并扶起了陶子民。
而刚刚说话的白衣人也只是静静注视着,似乎等他将鱼羹吃完再行交谈。
陶子民重伤未愈,元气消耗剧烈,胃口饥饿的很,正好这极北的海鱼,对于自己的伤势确实有些好处,于是他狼吞虎咽风卷残云,吃了有小半锅。
倒是雪人的手十分稳定,无论他吃多快,都能恰到好处的把勺子递到陶子民嘴边。
鱼羹下肚,终于恢复了精神。陶子民偷偷打量着这座雪屋,也打量着眼前的雪人,和旁边的白衣人。
自己和旁边妖怪身子下面是竹床,这让他很惊讶。
他倒是认得竹子这种东西,但是无论怎么想,极北之地也不会有竹子。而且旁边还有木桌椅之类,这人又是从哪里弄来了这些竹木家具?
还有锅下火堆里面燃烧的,也是极北之地罕见的木柴,这着实有些奢侈。
雪屋里面的陈设也很齐全,这些见闻加起来,让陶子民有些疑惑,难道对方是随身带着这些零碎?或许对方真的神通广大也说不定,没准儿这次的任务,能因此有更大转机也说不定。
当然,自己还活着,这就是目前很好的转机了。
不过他并没有太多时间用来观察和思考,出于礼貌,陶子民坐在竹床上,用力抬手微微作揖:
“多谢先生相救,在下陶子民,不知道如何称呼?”
“我叫方长,来自中原。”
“原来是方先生,多谢仗义相救!若不是阁下援手,我此时怕是已经丧命于这冰天雪地里了。”
“举手之劳而已。”方长笑道:“主要是你们两个倒在雪上,实在是太过显眼。不过话又说回来,阁下到底遇到了什么?为何你们一人一妖以同样的伤势,倒在雪坡上面?”
陶子民看了看眼前的救命恩人,觉得对方可以信任,便咬牙如实交代道:
“方先生也是修行人,可知道如今天下这纷纷乱象?亦即此次大劫?有一群妖怪怀了邪恶心思,搅乱人间,造成了无数罪孽。”
“极北之地修行人稀少,原本妖怪也稀少,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冒出来一个妖怪们的组织,其行踪诡秘,难以捉摸。我们唯一知道的是,对方属于这伙意图搅乱天下的妖怪,绝对是坏妖。”
“于是我们极北之地,原本互相之间有联络的这些修行人,便自发形成了个小团体,却也未取名,只是一起做事。”
“大家试探了下,发现对方战力甚强难制,于是群策群力,想先将这个妖怪们的小团体情况侦测出来。正好大家都有交好的本地妖怪,便将卧底之事托付给他们。”
“结果,最近接到消息,说是有位卧底去南方后,在侦测一事上有了突破性进展,只是无法传递回来,上边便派我来接头,获取具体的情报。”
“但是适合接头的时间,只有他们回程途中,然后我们交接时候出岔子暴露,被对方发现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