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起點-第四十六章 橫掃萬星 (w字大章,求月票!)看書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群中更新的神通之多之强,实在是令诸多烛昼咂舌。
祂们都是各大世界中的强者,即便是如今实力最弱,现在才刚刚踏上修行路的一位虫之烛昼,也有着极大潜力,是自诸多古籍经文中孕育,化生而出的道虫,如今正在南天荒山的一处古遗迹中潜修,眼光不俗。
自然,祂们也都看得出来,群共享文件内新出现的诸多传承,每一个都是绝对强大的修行法,即便是放在诸天万界,也是神王,天尊,甚至可以比拟天帝法的大神通。
群主虽然平时不显山露水,寂寂无闻,但是一出现,这举动堪称石破天惊!
精彩玄幻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四十六章 橫掃萬星 (w字大章,求月票!)展示
【这如若放在我的世界,足以引起一片血雨腥风,漫天神佛都要来争夺】
天魔烛昼不禁心中喃喃自语,这并非夸张,而是事实——实际上,祂在凡间的躯壳破碎,正是因为介入到了一次大争。
天魔烛昼所处之界,一卷天尊古经自久远尘封中现世,引得凡界无数天骄强者前去争夺,即便是漫天神佛和魔道巨擎也同样垂下目光。
传承,并非仅仅是代表力量,一卷代表着核心理念和修行法的古经出世,一般就代表着这卷古经背后的不朽者即将从长眠中复苏,祂的力量震荡诸界,令所有有关祂的传承纷纷出世,遴选传人,扩大‘不朽因子’,令自己可以在此活转过来。
而这不朽者自然也有朋友和敌人,会为了祂的归来出手相助亦或是阻止。
如此,便是一次大争之世的源头。
这是无人掌握的强大传承。
若是被其他人掌握的强大传承,要不就是这势力底蕴雄厚,一门出过众天尊,互相之间也分享大道……要不,就是持有这门传承的强者,已经被现在掌握这传承的强者击败,甚至是消磨了!
这才是真正令诸多强大烛昼也震撼沉默的原因,因为祂们都能隐隐感应到,这共享文件中的可怖传承,大多就是源自于那神秘的‘原初烛昼’轰杀诸天万界其他强者,‘剥取’而出的战利品!
‘不易物质’‘未来预知’‘天灵化枢’……三大神通,还是结束,源自于熵影亚点的‘熵时曲线’神通传承也逐渐浮现。
而在这些天尊传承之外,还有许多略逊一筹的仙神传承。
这一次上传的神通,根本堪称如山如海,上传者似乎是之前都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功能,于是一次性地就将之前所有计划中要上传的神通全部齐齐传上。
虽然有些神通并非无偿,如若要继承亦或是阅读,需要背负风险,亦或是签订保证书,但这显然都不是要点。
无论如何,对所有烛昼而言,这都堪称一场饕餮盛宴,可以让祂们尽可能低补全己道!
【太强了!很难想象,世间居然还有比神木还要更加亲和灵气的生命!】
神木烛昼感慨,祂的本体扎根于一个蛮荒世界,养育一界族群,而现在,根植于世界中央的巨树晃动,仿佛大笑,垂下无尽如霞似虹灵光,令神木眷族纷纷仰头赞叹。
‘天灵化枢’,源自于星彩幽魂的本源神通是如此纯粹,神木烛昼本以为自己的根基已经足够扎实,但实在是没想到树外有树,这一神通足以让祂更进一步,哪怕只是稍微借鉴一下思路,也足以令祂踏上属于祂自己的,更进一步的灵之道。
【这个预知未来……很有用处!】
平日很少发言的神鸟烛昼也目光肃然:【虽然仅仅是凭借宇宙本身蕴含的无尽信息,大道记录来进行推演,但世间岂有存在能屏蔽自身的干涉,真的窥破时间长河一角?即便可以,也不是天尊所能办到之事】
祂最近正迷失于一处宇外虚空的星云迷宫中,预知未来这等神通虽然不能帮助祂直接走出迷宫,但却能帮助祂尽可能低避开危险,保全自己。
倘若发挥良好,甚至,祂可能都不需要走出迷宫,而是可以考虑前往迷宫深处,获取其中隐藏的宝藏!
而天魔烛昼早已在面对不易物质和熵影一族的不灭神通时就陷入沉思——这两大神通虽然看似完全不同,其实源头却几乎完全一致。
并非是神通本身给予了祂灵感,而是不易,不灭,不朽三大体系的道路,令祂不禁开始思索,思索这一切背后的本质。
这对于一位天魔而言,的确是非常重要的灵感!
不仅仅是祂们,整个烛昼互助群中都沸腾了,除却群主本人外,其他所有潜水的烛昼都开始出现,赞美这一波大更新。
【说来惭愧,我之前从未考虑过将自己的传承上传至群内,颇有些敝帚自珍,如今看来,确是在下小气了】
道出这句话的,是一位经常潜水的‘蛇之烛昼’,它生存在最为危险的蛮荒世界,十万大山中,平日要和众多强大无比的蛮兽巨神争斗地盘,还要和大山之外前来猎取资源的修者斗争,平日总是勾心斗角,故而总是小心翼翼。
但如今,祂也被这慷慨感化,主动将自己的传承上传:【虽然这一‘八荒怒风’的神通并不怎么完全,还没有成就,但的确是我苦心钻研,日后也必会继续更新的根本神通】
【好!合当如此!】
这一举动也惊醒了其他正沉浸在传承中的烛昼,祂们也都纷纷开始归纳总结自己的神通修法,想要将其上传分享。
而不总结还好,一总结,许多烛昼赫然发现不对。
有很多东西,自己用起来,想起来,感觉头头是道,但是真的想要总结,将传承教给其他人,将自己心中的所想所思传递给其他心智,却是一件大难事。
传承,不是真的把自己的想法搞清楚了,是绝无可能办到的。
这么一总结,登时便有不少群中烛昼悚然一惊,祂们发现之的基础其实并不牢固,就连自己如今的修法也不是完全都理解,至少不到可以教导其他人的地步——而刚才,祂们还在贪多嚼不烂地想要修行更多的天尊传承。
登时,便有不少烛昼静下心来,祂们忍耐,开始重铸自己的根基。
至于传承……传承就在那里,祂们并不忧愁。
当然,即便如此,也有不少实力足够的烛昼上传了许多属于自己的传承。
这些大多都没有到仙神级的传承,虽然可能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但就像是拼图,或许最关键的景色已经拼了出来,但想要让整个拼图都完整,仍然需要一些边角的碎片。
而ID名为【冷酷无情的水群机器】,创世之界的承道龙女,便是一位察觉自己对自己的传承并不够了解的烛昼。
自然,原本兴奋地想要遴选一套传承,作为自己更进一步阶梯,对【创始道】复仇前置的龙女,便熄下心思,决定好好沉淀一番后,再行精进之举。
但是,作为在所有烛昼中也算是颇为强大,对黄昏眷属一系更是知之甚详的存在,承道龙女轻而易举地便在‘天灵化枢’和‘未来预知’这两大神通中,感知到了熟悉的‘万象葬地’的气息。
创世之界,作为四大禁区之一,也是存在感最强的万象葬地,最近这段时间异动频繁,并与诸多势力开战,挑起了这个原初大世界的战乱时代序幕。
无人知晓祂们为何突然出手,令天地动荡,也无人知晓祂们的目的,但实际就是,祂们正在不断地派遣力量,前往宇宙之外,与看守世界边界的‘纷争之涡’大打出手——而因为没料到万象葬地居然如此坚决,并没有集结全部强者和祂们对抗的纷争之涡居然没有拦住所有的万象葬地大军,让相当一部分葬地之军脱离了创世之界的疆域。
这本不应该是承道龙女应该关心的事……但现在,却不一样。
【霜月,我记得,你说过,你的那位二哥,就是‘原初烛昼’?】
灵体化的承道龙女从自己的灵魂空间中回过神来,漂浮在一位黑长直美少女头顶的白发龙女表情疑惑,祂将脑袋压在邵霜月的肩膀上,困惑问道:【那你知道,你的那位哥哥如今是什么情况吗?祂……是不是正在和万象葬地类似的势力交战啊?】
前几日,在邵霜月面前呈现自己真魂的承道龙女,与这位先驱空间探索者签订契约,成为了对方的战友伙伴。
虽然一开始还有些戒备畏惧,但是在接触了好一会,才搞明白承道龙女不过是一位刚刚出生还没十年,性格天真又大大咧咧的年轻孩子的邵霜月自然开心无比。
虽然双方的关系理论上是老爷爷和天命之子,但实际上,双赢才是她们之间真正的关系。
作为驾驶员,创世之界的‘械神道’实在是她不能拒绝的至高传承,而承道龙女的‘不定械神躯’恰好就是这一系的仙神级传承,而且还非常完善。
而作为先驱空间探索者,邵霜月能为承道龙女带来的资源和广阔未来,更是所有势力都无法比拟的。
虽然只是吹嘘所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承道龙女莫名觉得,那位赐予邵霜月‘天尊龙鳞’的‘烛昼’,很有可能就是那位一直沉默不言的‘群主’,也即是原初烛昼。
而想到就问,祂直接了当地询问。
“这个啊,我其实也不太清楚……但最近的话,可能真的是在和虚无教团,也就是我们宇宙的万象葬地对抗吧?”
有些困扰地伸出手,挠了挠承道龙女的下巴,令对方发出了舒服的声音,邵霜月此刻也是皱起眉头:“话又说回来了,万象葬地的动向真的愈发可疑……难不成,虚无教团可能的援军,居然是祂们这种其他宇宙的黄昏眷属吗?”
虽然惊奇,但是仔细想想,却并不奇怪。
毕竟,虚无教团原本要做的,就是打开宇宙裂隙,引入各式各样的虚空魔物和其他宇宙的强者,入侵封印宇宙。
祂们和外宇宙的黄昏势力没有联系,那才叫奇怪!
“说到这里……”
邵霜月忽然想起了什么,她也露出好奇表情:“小承呀,你是本世界的原住民,也是造物之墟的成员,肯定对这个宇宙的背景还有各大势力都比较了解吧?”
“那你知不知道,你们这边的万象葬地……不,你们这边的宇宙大致情况,究竟是怎么会是吗?”
这一问题,邵霜月想问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毕竟对于探索者而言,获得本地世界世界观本身,就是一种得到奖励的方式。
但是最近这段时间单单是和承道龙女混熟,互相交流,放下戒心就已经花费了相当一段长的时间,到了后面,搞的邵霜月也忘记了最初的目的。
【这个的话……我其实也就知道一点大概】
而承道龙女眉头微皱,祂其实真的知道的不多,大多还是造物之墟中的强者,于祂诞生时传给祂的一些常识。
不过,即便是常识,对于邵霜月这等异世界探索者而言就已完全足够。
创世之界,辽阔无垠,可观测宇宙中,诸多神圣并存,繁衍亿万群族众生。
而在悠远寂古之时,诸神之间为了争夺一件宇宙至宝,孕育自太古巨引源中的‘归墟神源’,发起了一场大战。
归墟神源这一至宝,据说可以虚空孕物,从‘无’开辟‘有’,能在宇宙之中,再创造出另一个宇宙——毫无疑问,即便是诸神也不可能面对如此至宝无欲无求,一个属于自己的宇宙世界,足以满足一切欲望。
这战令诸神之间分化阵营,结伴互相对抗,初步形成了创世之界诸多大势力的雏形。
不过,分化的各大势力,在战争过后,也被初步整合。
那时的‘创始道’缔造者惊艳绝才,在从一众强者中夺得归墟神源后,领悟出了开辟无垠宇宙之法,祂借助创世之界大宇宙伟力,当真开辟出了整个创世之界中的第一个小宇宙‘天光之界’。
那时,凭借开辟宇宙之威,这位创始道缔造者,一代圣主统领诸神,建立了莫大的宇宙神系,更是隐约领悟了从‘合道武装’之境,突破至更高的,只存在于理论推演中的‘天极辟道,始源神械’一境的可能之路。
而创始圣主慷慨,分享自己经验于众神,故而先后也有诸多强者,凭借种种方法,或是同样借助归墟神源,亦或是类似的至宝,甚至干脆直接借助太古巨引源之力,创造各自的小宇宙,是为如今十天神系的源头祖地。
一界衍十界,创世之界,因此定名。
可福祸相依,恰逢宇宙大神系鼎盛之时,却忽然有异常的毁灭源头自创世之界深处涌出,这无可名状的破坏如今甚至没有任何言语亦或是经文能够记录,唯一能够知晓的,便是无尽可怖的灾劫和魔物几乎摧毁一切,终结了鼎盛时代。
最后,还是那时的宇宙大神系倾尽全力,和毁灭源头对抗,最终以崩坏创世之界一角作为代价,将其埋葬于宇宙尽头。
而最为惊艳绝才的那位创始圣主也因此道解,那场大战残留的些许废墟和一些毁灭残骸余留,便是如今四大禁区中,最为神秘的‘造物之墟’和‘万象葬地’的源头。
自那之后,十大神系,四大禁区的格局便初步成型。
祂们之间或许会有斗争,但总的来说,和太古时的大战相比都是小打小闹,甚至可以说是休养生息。
一直到最近,十天神系和四大禁区更是宛如一滩恇怯死水,基本不会对自己权能范围之外的事情作出反应……但这沉寂,还是迎来了终结。
【源质之钥】
如此说道,承道龙女语气严肃:【就是你们当中,那位蚁人巫妖曾经护送过的‘源质之钥’——这一奇怪的奇物,虽然表面上平平无奇,但是据说,是某种可以迈过‘真理尽头之路’的前置,是可以开启‘永恒永生之门’的钥匙】
【此物并非只有一个,但是唯有聚集齐的源质之钥,才是真正的神物,最近整个创世之界的乱象,正来自于针对此物的谋夺和战斗】
【那位叫做安森特的蚁人巫妖,不就是被万象葬地的械神袭击了吗?万象葬地,也在收集这个东西……但是,仅仅是依靠创世之界的信息,是分析不出来祂们最近的行为究竟是想要做什么的】
承道龙女讲的很朴实详细,令邵霜月连连点头,而先驱空间评定的世界观解谜指数也在蹭蹭上升。
——的确,这确实令邵霜月对如今创世之界的情况更加了解清晰,不过对于万象葬地最近的异动,果然还是很难理解。
“小邵,坏消息!”
而就在此时,一位有着火红头发的女子急切地打开大门,大步跨入其中。
芙妮雅神情难得肃然,她一边走,一边急促道:“安森特刚才确认了那批突破了纷争之涡防线的万象葬地舰队动向,祂们进军的方向非常特殊,是整个多元宇宙的中央,也就是说,很有可能……”
此刻,她也察觉到了承道龙女的存在,不过前几日希光之烛的高层也都见过了对方,故而她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对站立起身,同样神情严肃起来的邵霜月沉声道:“小邵,祂们很有可能,就是朝着你们文明所在的宇宙奔袭而去!”
心中猜测成真,邵霜月登时睁大了眼睛,呆愣了一瞬,而芙妮雅的催促声很快响起:“别呆愣愣的了,快点把这消息传递给你们宇宙的强者!”
“是,是!”
所以,很快。
多元宇宙彼端,封印宇宙,银河系,蒲公英系。
苏昼抬起头,睁开了双眼,偃圣若有所思。
“原来如此,看来果然,虚无教首还另有计划,薄暮星域的裂隙根本就是个幌子,亦或是说,整个虚无教团都是个幌子。”
“这个家伙,将整个虚无教团的战力都当成诱饵,就是为了掩护真正的计划——接引其他宇宙真正强大援军的到来!”
归根结底,封印宇宙遭遇过灵气复苏,诸多强者都离开了本宇宙,前往外宇宙虚空,就像是地球诸多神系那样,乘坐渡世方舟,在多元宇宙中遨游。
而剩下来的,不是自封力量的天尊,就是诸多新生代强者……或许过上个几十上百年,封印宇宙又将迎来一个鼎盛时代,一片欣欣向荣。
但是就现在来说,如果真的遭遇数以百计的仙神天尊大军入侵,这大军数量还不止一支,那如今的封印宇宙或许还真的难以对抗。
至于宇宙裂隙……
苏昼对此一直都心怀怀疑——银河系对于整个可观测宇宙来说,不过沧海一粟,虽然因为宇宙碎片坠落所以尤其特殊,但是这也不代表宇宙的其他地方就荒无人烟。
银河系中,只有薄暮星域周边有一个大型裂缝,但是其他星系中,难道就没有吗?
别的不说,拉尼亚凯亚超星系团中心的巨引源旁边,不就有一个超大型的宇宙裂隙吗!
据说,终寰镇印正是从那脱落,当然这只是猜测,最初的时代早已过去,在荒古先驱者文明都离开封印宇宙后,再也无人知晓其中真相。
“不对。”
苏昼眯起眼睛,他低声道:“还是有人……或者说,有AI知道的。”
“银河网道AI,亦或是说,整个宇宙内的网道AI总网,绝对知道这事件的经过和大概。”
“看来,要找个时间,去问问这位古老的网道AI了。”
如此说着,但是苏昼却没有立刻动身。
要说为什么,答案很简单。
因为发生在蒲公英系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结束沉思,苏昼眸光抬起,凝视着前方。
黑发在无风的真空中缓缓飘扬,鼓荡的灵力正在四溢。
在冰冷黑暗的宇宙空间中,什么都没有出现,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切看上去都平静无比。
但实际上,来自远方大敌的攻击正在前进——光速的打击几乎与光一同前行,以非超光速观测器官去感知,永远都是‘看不见’,而在能看见的瞬间,就已经被命中。
但是,凭借自己对于周边,乃至于整个太阳系灵力的把握,苏昼可以超越时空地感应宇宙中的灵力变动——他能知晓,有正在以光速99.7%飞驰的‘质量点’正在朝着自己,亦或是说,朝着蒲公英系的生命星球和太阳上轰击。
那是源自于正在不断跃迁而来,前来支援前锋军的虚无教团本部大部队的精锐,祂们带着足以摧毁星辰,撞碎天体的威能,正在源源不断地从遥远地星系之外浮现,然后对整个星域展开了抹除一般的狂轰滥炸。
到了。
在光抵达的刹那,便可以看见,有漫天炽白色,宛如雨水一般的质量点幻化为成千上万缕时空都能扭曲的光流,它们自星空彼端碾压而来,要将这方太阳系化作一片绝地。
“铿锵。”
而这一次,苏昼拔出了刀。
只是最为普通的拔刀,但却令天地变幻,一道刚刚斩杀了尊主,足以冲破九霄的刀光贯穿长空,划过宇宙,宛如一颗太阳临世,照耀黑暗虚无!
被主人紧握在手,灭度之刃神光大绽,霎时间,实质化的刀芒便衍生出了三千公里之遥,而这光刃还在不断地朝着前方延伸,几无止境。
但,还未等其延伸至极致,苏昼便已经开始挥动,让这燃烧着金红色烈焰的神刀在宇宙虚空中,划过一道道宛如大道烙印一般的光痕。
轰轰轰!
无尽炽白色的灵气在虚空中爆散。
虽然看上去似乎只是简单地劈砍,但是,所有袭向蒲公英星,铺天盖地一般的质量点全部都被苏昼以神刀斩碎,击飞,无数光的雨点坠落在被神刀塑造出的无形之壁上,不仅无法向前前进半步,还飞溅出无数水滴雾气。
一时间,就像是有无数白色的花在宇宙中绽放,释放出盖过星辰的光,绚丽无比,却也危险无比!
正如同苏昼猜测的那样,虚无教团真正的主力,诸多征讨使和大军在知晓他的所在后,已经以最快速度赶来,要来拖住他,拖住他作为封印宇宙中唯一一位真正登临天尊之位的尊主!
但是,究竟要怎样的部队,才能拦住苏昼?
好看的都市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txt-第四十六章 橫掃萬星 (w字大章,求月票!)
轰!
时空剧烈地震荡,扭曲,就像是海面之下浮起一尊巨兽大鲸,强横无比的威压和灵气波动,在数十艘主力泰坦巨舰破开时空,跃迁而至时爆发,瞬间席卷了整个蒲公英系,而另一对较小的突击舰队将自身急速加速,一边激发众多神通武器攻击,一边朝着苏昼冲锋而来。
无论是粒子束,神光,引力波亦或是灵能雷霆,每一击都强大无比,威势足以粉碎天穹,而每一艘泰坦战舰都护盾圆满,装甲光泽森冷坚固,宛如不灭的神铁——实际上,那就是修行文明口中的神铁,足以挡住这世间绝大部分攻击而自身无损。
而这些泰坦战舰中,都有一个个可怖的虚无气息正在凝聚,祂们都释放着和洛塔尔极其相似的味道,那是独属于征讨使,可以汇聚万众之力于己,发挥出足以匹敌尊主实力的气息!
毫无疑问,这就是虚无教团的回答。
超过二十位征讨使,和祂们最精锐的无敌大军,就要在这星系中拦住苏昼,不让他前进半步,阻碍虚无教首的计划!
这并非是羞辱,瞧不起苏昼,这实际上已经是最极致的看重,最为严肃的对待——前后两位歼灭使,二十四位征讨使,连带熵影一族的尊主,都是为了拦住苏昼而设下,虽然亚点已殆,两位歼灭使也被镇压,但剩下来的这二十三位征讨使,也绝对足以将苏昼挡住!
哪怕是昔日寂静时代前,诸宇宙文明最鼎盛时代,一个银河上国面对虚无教团如此倾尽全力的进攻,也要心中叫苦连天,只能避让!
而苏昼面对这无尽的军势,也可以说是孤注一掷的军势,却只是不禁眯起了眼睛。
“是啊。”
他轻声自语:“虚无教首果然不蠢,祂完全看得出来,倘若现在还不对我全力出手,将我击杀亦或是镇压,那么在未来,再过几年,就是祂们被我如扫除沙尘一样,轻松碾压,扫开。”
“但是你们还是搞错了一点。”
如此说道,他开始迈步,向前,朝着那仍在不断传送,不断跃迁,携带强绝气势攻击而来的战舰本阵大步走去:“那就是之前,我一直都是在收集信息。”
苏昼露出了笑容。
“不管什么时候,我对你们,都是碾压。”
将所有轰向蒲公英星的质量点全部挡住,灭度之刃的刀痕已经在真空中烙印成了巨网,这网是阵,最朴实无华的防御大阵,眸光微动,青年让那防御大阵朝着后方飞去,庇护蒲公英文明。
然后,苏昼甩刀,宛如太阳凝聚而成的火之流刃上荡漾出无尽流焰,这焰自真空中衍生出种种阵法道法,在他周身环绕,凝结。
此时此刻,个人空间中,星彩幽魂和空狱之王被镇压的残骸此刻正在疯狂跃动,祂们本已沉寂,但如今似乎是感知到了外界援军的到来,感知到了众多磅礴的虚无气息,故而想要挣脱囚笼镇压,脱困而出后显出全力,与苏昼再战。
轰!轰!轰!
能听见,宛如心跳一般的震荡正在整个个人空间中震荡,苏昼意欲以个人空间世界之力镇压两位尊主,慢慢将祂们磨灭吸收,化作自己的力量底蕴,但现在尚未功成,却引发祸端。
五方元素大陆,沛然之水,安稳之地,烈焰之阳,环绕四海之风,以及镇世神木,再加上于天空中接连不断劈落的五极神雷,构成了一个接天连地的立体大阵,星彩幽魂和空狱之王的冲击越是猛烈,大阵中凸显的纹路就越来越清晰璀璨,宛如由实质化的灵态物质凝聚而成,闪耀灼目光华。
轰!
但是地动山摇,生活在大陆之上的诸多个人空间生命和元素之灵动荡不安,他们纷纷惊呼,担忧自己的安危。
而倒垂的智慧树之上,萨拉和智慧树之灵肃然地凝视着正在崩裂一道道裂缝的大地,在那里,有着璀璨的七彩光辉和明亮的炽白色灵光正在闪耀,混杂着一股股昏黄色的黯淡虚无气息,似乎要破封而出!
以个人空间,承世鳞之神通,镇压两大尊主,还是黄昏亦或是其他伟大存在眷属成就的尊主,果然还是有些托大。
但是此刻,却有一支大手当空压下!
他遮蔽天穹,但却并不黯淡——因这手由风雷所铸,蕴含无尽生机,仅仅是存在,便令万物自泛辉芒。
它仅仅是压下,便宛如巍峨的镇世山岳,带着无尽轰雷,在天地鸣动中直落,似轻实重,按在正在不断起伏,崩裂的大地之上。
霎时间,漫天黄昏气息为之一散,而个人空间中,原本只有太阳的天空之上登时光芒大放,有无尽神力自这只手中涌出,直入天穹,化作映月诸星,在明亮天幕中不住旋转,各色的璀璨光焰互相勾连,宛如火树银花,照彻世界!
那是苏昼以自己的手为引,抽出星彩幽魂和空狱之王的灵力,化作个人空间中的漫天星辰,化作诸天星斗大阵,反过来镇压祂们自己。
这一阵成需要一段时间,但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此时此刻,一只手探入个人空间,镇压两大尊主,另一只手紧握灭度之刃,苏昼背靠蒲公英星,周身无尽刀痕光纹旋转。
此刻,蒲公英星中,所有的蒲公英都茫然不知所措,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刚才差点遭遇足以将他们,甚至是让整颗蒲公英星都遭遇几十上百次灭顶之灾的攻击。
但是现在,他们看见,在遥远地星空彼端,在一柄明亮到在宇宙中也清晰可见的神刀,以及在那神刀的尾端,一个正在缓缓凝聚,显化出最强形态的‘巨龙’。
那究竟是怎样的生物?在万古之前从未见过,在百世之后也未必能再现。
那是并非为了永生,并非为了求存,只是为了战斗,摧毁,破灭,终结一切的究极生物,是在缔造之初,就注定要穿梭星空,纵横宇宙的形态!
烛昼·宇宙战形态4.57临时加强版,此刻,降临于世!
宇宙彼端,正在朝着汹涌而来的诸征讨使大军正浩浩荡荡而来,祂们的战舰之间互相有神纹勾连,每一位征讨使都可以统合各自军势的力量,而每一位征讨使都精通和黄昏同胞的合作,祂们的力量协调,组合在了一起,然后化作了一座移动的战争堡垒,一个足以碾碎一切宇宙要塞!
庞大的灵能和质量,在亚空间中投射出一层晦暗阴影,倘若有亚空间魔物在周边徘徊,恐怕就会被这征讨使大军的力量湮灭于无形,祂们正在凝聚力量,准备发起攻击——不,祂们已经发起了攻击!只是这攻击的速度是光,根本无法进行观测和防御的直击!
但是,这凝聚了无尽能量,足以贯穿星辰的神光一击,却被一支抬起的铁翼挡住,反射散开,宛如水柱撞击在礁石,碎裂开无数水流。
黑暗中,苏昼正在进行进阶天尊后的第一次,全力释放自己的灵力。
霎时间,青紫色的魔焰横跨十万里,然后由骤然收缩。
就在青年的身后,七首巨龙的心光体正在咆哮,变形,以其为中心,一头宇宙巨龙的雏形被构筑而出,而之前洛塔尔的舰队残骸碎片全部顺着青紫色的魔焰倒流至此,然后在灼烧下融化,变形,提纯精粹,然后被填充进那以心光体为模具构成的庞大熔炉之中。
碎裂的真身,开始凝聚,甚至,就连苏昼足下那俨然已经破碎小半的第七行星上,也有大量大陆碎片和矿物质尘埃,就像是倒流的瀑布那样,从星体的伤口处咆哮而上,然后填充入骨!
敌人的残骸,星球的碎片,整个星系的灵力,以及苏昼自己的心光体。
这一切的物质,最终,在青年的身后,化作了一条狰狞无比,也无比神圣威严的巨龙!
轰!巨龙展开双翼,仿佛有烈焰在其之上熊熊燃烧,这璀璨的光华甚至盖过了蒲公英系恒星的光!
——这个宇宙中,因沉寂太久,众生忘记了尊主的威严,仙神的伟力。
站立在自己的真身之上,苏昼一手镇压两位虚无尊主,一手持刀,他沉默地凝视着眼前的无穷大军,而宇宙巨龙震翼疾驰,真身之行简直遮天蔽日,即便是灵光余波,也震荡天地。
——所以,现在,我就应该告诉祂们。
宇宙战形态的巨龙在飞行的过程中张开了口,神光璀璨,四大元素,五行之力,罪业革业之火,磅礴愿力,还有最重要的,属于尊主的,几近于无穷的灵力,在巨龙的口中凝聚。
不朽的神辉在其周身环绕,将无数朝着巨龙轰击而来的攻击弹飞,湮灭。
——没有尊主的文明,舰队,面对尊主时,究竟会有什么下场。
此刻,面对苏昼而来的舰队登时停顿了,祂们忽然感觉灵气本身正在抗拒祂们的调控……祂们终于想起,祂们面对的,并不是一位普通的,还未掌握自己全部力量的新生尊主,而是一位足以镇压两位老牌尊主,击杀位于军势中征讨使的强大尊主!
天尊的威能,已经超越时空,覆盖了祂们!
而就在此刻,飞驰的中途,巨龙喷出了自己的吐息,
霎时间,即便是宇宙真空,也有无数生命听见了一声浩荡威严的龙鸣。
神光喷涌,充塞宙宇,对于诸多面对苏昼的虚无舰队而言,祂们在看见光的瞬间,就已经被浩荡如溟涬倾倒一般的神光淹没,诸多神通道法在这看似普通的光中交织,化作种种可怖的毁灭之法,那是苏昼从未对人用过,只是为了纯粹的毁灭,而并非是‘正确’而创造出的手段。
光贯穿了军阵。
然后,一切都在一场璀璨的烟火中陷入寂静。
蒲公英星系之外,宇宙的黑暗中,有一连串地大火正在连绵绽放光华,那是虚无教团军队燃烧而成的光,而这真空的寂静中,似乎隐约还能听见一声龙吟。
能看见,时空正在弯曲,仿佛有什么庞然大物跃迁了时空,前往时空彼端,只剩下这一幕悄然发生。
宛如,深渊中的火,以及寂灭中的声。
——烛昼。
——渊中火,寂中声,喧嚣之默,死中之生。
地球时间,2022年,4月16日,苏昼接连击溃虚无教团征讨使洛塔尔,歼灭使星彩幽魂,歼灭使空狱之王,以及随后的二十三位征讨使合力,全灭虚无教团过半主力于闪耀区域之外。
地球时间,2022年,4月21日,苏昼与银河系第二悬臂边缘击溃虚无教团左翼军主力,并对残存军力展开追击。
地球时间,2022年,4月28日,苏昼彻底歼灭虚无教团左翼军,击溃驰援虚无教团强者十三名,击毙十二名,生擒一名。
地球时间,2022年,5月1日,苏昼横扫万星,离开银河系,于银河网道AI协助下,前往外星域,追逐虚无教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