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小說 超腦太監-第1111章 扭轉(一更)分享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
周豫轻轻摇头道:“皇上误会臣妾了。”
“说来听听。”宋玉筝冷冷道。
李澄空微眯眼睛,露出感兴趣的笑容。
四尊天神已经在她身体周围仔细观瞧,将她身上的任何一点儿变化尽收感知之中。
她呼吸频率与心跳频率毫无变化,皮肤没有紧绷,手脚没有用力,位置也没变化,平静得仿佛没听到宋玉筝的话。
这表明什么?
一者说明她强大的内心与坚定的信念,再者便是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已经是抱着必死之念。
周豫轻柔说道:“臣妾只是跟太上皇说,皇上治国是极好的,短短数年已然尽去我我大云沉疴,这般情形下,太上皇重新执掌乾坤才是正道。”
“呵呵……”宋玉筝笑了。
周豫道:“皇上难道不这么觉得吗?皇上现在已然是英明之主,即使卸位,仍会青史留美名,可继续下去,恐怕就不是美名了。”
“周才人还替朕考虑啊。”宋玉筝嘴角挂着讽刺。
周豫轻轻点头:“太上皇也觉得此举有过河拆桥之嫌,犹豫不决。”
“他犹豫不决?”宋玉筝没好气的道:“他是毫不犹豫,决然而行吧!”
周豫道:“皇上的功劳谁也抹杀不去的,整个天下百姓都是感激的,可毕竟女子为皇有失伦常,伦礼崩坏会导致天下大乱。”
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超腦太監 線上看-第1111章 扭轉(一更)看書
“你可是女子?”
“臣妾虽是女子,但也知道乾坤有序,阴阳有别。”
“你是讽刺朕不顾伦常,贪恋皇位?”
“臣妾不敢。”
宋玉筝冷冷道:“周才人,你还真是好胆气,不愧是周侍郎的女儿!”
“臣妾有愧父亲教导。”周豫屈膝轻轻一礼。
宋玉筝失笑,扭头看向李澄空。
竟然用周侍郎威胁她也没用,还真不怕牵连到周侍郎,那只有一个缘故。
提前跟周侍郎串通好的。
一门两父女,都是忠烈之人呐!
李澄空摇摇头。
宋玉筝深吸一口气:“罢了,你回去吧。”
“是,臣妾告退。”周豫轻盈一礼,转身袅袅而去,宛如步步金莲,婀娜优雅。
李澄空摇头感慨。
她容貌之美仅逊色宋玉筝一筹,是天下顶尖的美人儿,还有如此胆色,当真是难得一见。
“派几个人过去盯着她。”李澄空道。
“嗯——?”
“别让她自寻短见。”李澄空摇头道:“她是抱了死志,刚烈太甚了。”
“可恨!”
“可恨可恨!”
宋玉筝跺脚嗔道:“最可恨的便是这些忠臣烈子,我早晚要被他们给活活气死!”
他们禀持自己的正义,一味忠于传统与伦常,自己倒成了最大的反派。
那些贪官污吏反而没那么惹她生气,直接罢了官或者投进大狱里便解决。
这些忠臣烈子们却没办法处置,这才是最让她气恼的。
李澄空笑道:“他们是可恨,但也可敬可佩,更重要的是,你需要他们。”
宋玉筝哼道:“没有他们下绊子,我舒心多了!”
李澄空摇摇头笑道:“有了他们,另外的朝臣才有所顾忌,否则,你想管都管不过来。”
所谓权术不过是平衡之术,没有平衡则皇帝就成了众矢之的。
皇帝的权力再大,智慧再高,也不能跟所有大臣们做对,遍观历代,哪一位皇帝这么干有好下场?
宋玉筝叹口气,坐到他身边。
李澄空顺势把她搂入怀,温香软玉。
宋玉筝趴在他怀中,露出柔弱神色:“要不然,就把皇位给父皇?”
李澄空笑道:“你不担心弦儿一统天下?……孩子大了,没那么听话,我即使叮嘱不准一统天下,不准动大云,他也未必会听。”
“我先前是担心的。”宋玉筝轻声道:“刚才忽然想通了,一统便一统吧,也未必是坏事。”
李澄空低头看她。
宋玉筝抬头,两人嘴唇近在咫尺,呼吸可闻。
她绝美的脸庞没一丝瑕疵,晶莹如羊脂白玉,樱唇红润而光泽流转:“不过是屈了我一家而已,宋家子弟不成器,也别祸害百姓了。”
李澄空讶然。
没想到宋玉筝忽然这么想,好像心灰意懒了。
宋玉筝道:“这么一想,我觉得很好,哪有不换姓的江山社稷?如果是弦儿一统,至少还能留宋家子弟性命,要是别人取了江山,那宋氏一族恐怕便要灭绝了。”
“玉筝你真做够了皇帝?”
“嗯,精疲力竭,实在无滋味,真不知道清溟姐姐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她那边倒是省心一些。”李澄空摇头:“朝臣没那么刁,老实一些。”
这与一地的风气有关。
大云实力横压其余两朝,所以大臣们也心气极高,行事自然更强硬,对下面如此,对皇帝也一样。
而大月行事柔和,大臣们习惯了忍辱负重,对皇帝也没那般刚烈。
当然也与皇帝的行事有关。
独孤漱溟行事仁和,讲究君臣之情,下面臣子们也知恩,几位重臣倾心相报。
而宋玉筝更刚烈几分,对臣子们不讲那么多的仁义与君臣之情。
不是宋玉筝心狠,而是大云的朝臣们太霸道,不停激怒她,没大开杀戒已经是克制了又克制。
“唉……,我这命啊!”宋玉筝无力的倒在他身上。
李澄空笑搂住她:“实在不想做,那便让给太上皇?”
“不甘心!”宋玉筝道。
李澄空道:“韵儿现在太小,不能接任,其他人能接位?要不然,给大哥?”
宋玉璋的镇南城城守做得风生水起,确实有卓越的执政能力。
但宋玉璋有一个大缺点,就是心性差了点儿,需得有人做主,他执行起来极好。
要他自己拿主意,就往往无所适从。
这也是太子做得时间太久所致,改不过来了。
宋玉筝叹口气。
“啊——!”宋玉筝忽然大喊。
李澄空笑着拍拍她后背,安慰她。
一腔郁气无处泄,一天到晚气鼓鼓的,她这个皇帝做得确实难受。
“不行,我不认输!”宋玉筝喊了几声之后,咬牙哼道:“偏要把他们治得服服帖帖不可!”
李澄空失笑:“这又何苦呐?”
“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宋玉筝哼道:“就这么灰溜溜的退位,太憋屈了!”
李澄空道:“如果意气行事的话,你也知道不妥的。”
“……我会压住意气。”宋玉筝点点头,正色道:“他们不是觉得女子为皇帝不妥吗?那我偏偏要做皇帝,扭转他们的观念!”
“自讨苦吃啊。”
“这个苦我偏偏要讨!”
“……好吧。”李澄空点点头。
他不会替她们做决定,尊重她们的想法,既然宋玉筝想做,助她一臂之力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