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塵封九界 愛下-第二百五十八章 遠行相伴

塵封九界
小說推薦塵封九界尘封九界
南疆境,冥炎部落外的一个小坟头旁,地上散落了十几个空酒坛子。
大古半躺在坟头旁,努力的睁着眼,右手四下摸索,却没摸到酒。
“你说,咱……咱俩一共就……就见了两次面,我咋就……咋就忘不掉你了?”
打了一个嗝,酒气熏天。
大古又开始念叨:“这书里,它也没……没说咋忘掉一个人……人啊。”
“你……你说你,你干嘛……要救……”
眼皮越来越沉,大古的话还没说完,就醉死了过去。
远处的林子中,一个被红色衣服紧紧包裹的人,本来一直断断续续的用余光扫向大古,见大古醉死过去,这才扭过头,神色莫名的看向了他。
原地站了一会儿,从背后掏出一把粗制的匕首。
可脚下刚有动作,就见坟头走来一人。于是被红衣服紧紧裹着的人眼睛微微闭合,消失了身影。
混沌看着醉死的大古叹了一口气。
从大古出了界中界后,就一直这样,白天看看书,傍晚的时候来坟头这儿喝的酩酊大醉。
他询问过几次大古在界中界里发生了什么,但是大古一直没说。
同大古一起进界中界的还有媚娘,土炮,春放和上木,可去问他们吧?虽然他们同大古一起进的界中界,但是他们也和混沌一样什么都不知道。
眼看着儿子日日买醉,混沌虽没有表现出来,但急在心里。
混沌不知道大古给谁堆的坟,给谁立的碑,因为木碑上光秃秃的,什么字都没有。
大古和阿花的婚事已经被混沌给推了,因为他实在是没有拗过大古。
在这件事上,大古比读书还要坚定,混沌是真的没半点办法。
将大古提起,往肩头一搭,回了部落。
大古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像往常一样,吃了早饭,坐在书桌前,从身边抽出一本书,静静地读了起来。
只是刚看两眼,眉头皱起。
“这本书的字,怎么这么丑啊?”大古嘴里念叨几句,继而恍然大悟。
“文圣的书里说过,人族刚开始创造的文字,都是歪歪扭扭的,看起来跟画一样。这书里的字虽然丑,但好歹也能认得出来,估计是哪本古籍了。”
说完,眉头舒展开,缓缓的翻了起来。
刚翻不久,他就瞪大了双眼。
双手颤抖着捧起这本书,他又从头仔细的看了一遍。
这本书内容不多,只记载了一件事——死而复生。
不过这本书没有记载方法,只是写了死而复生的可能性。
大古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又把书翻了几遍,这才压下兴奋的情绪。
洗把脸,出了书房,大古原地绕了几圈后,向着混沌住的地方走去。
在大古离开后,春放和上木从一旁出来。
“这样能行么?”上木问道。
春放瞥了上木一眼,不满道:“怎么不行?我和你说,就那些字,我练了好多遍,已经写的特别好看了,以假乱真足矣!”
“可是我刚才隐约听到大古说这上面写的字太丑了啊。”上木楞楞地说道。
“那你怎么不听听他后面说,我写的应该是哪本古籍呢?”
“可是……”
“没有可是,人类造字的时候,就是歪歪扭扭的,你懂个锤子!”
“还不是个丑?”
……
第二天,大古背上行囊,独自离开了冥炎部落。
说是背了行囊,其实他只背了从界中界里带出来的羊皮卷。
文圣的戒指足够让他放下那些必须带的东西。
虽然那些东西占据了好大一部分藏书的空间,让他有些心疼,但是有个乾坤物是真的香啊!
羊皮卷他试过放进戒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放不进去。
这张羊皮卷,大古让很多人看过,在他们眼中只是一副普普通通的图画,而大古却可以从上面模模糊糊的感受到一些东西。
所以这次出来,他找了一根绳子,把羊皮卷捆好,背在了背后。
他没有唤出翼焰狮,也没有用动用任何修为,只是如同凡人一样,缓慢步行。
抬手遮挡了一下阳光,他落寞一笑道:“也难为他们合起伙来,演了这么一场大戏。不过堕落了这么久,也确实应该振作了。”
望向远方的山脉,眼睛里藏着悲伤。
“多希望那本书上记载的东西是真的啊!”
“出去走走也好,毕竟世界这么大,我不知道的东西还有很多,万一真的碰上能让人复活的法子呢?”
念叨完,从怀中掏出扇子,轻轻打开。
扇子一面写着读书人三个字,另一面,则写了未亡两个字。
五个字,便是他终其一生的追求。
也多亏了南疆境人烟稀少,否则大古这一身行头指不定要笑死多少人呢。
身后背着充满年代感的羊皮卷,手上握着一把题着乱七八糟字迹的扇子,一身儒衣眼看就遮不住身上爆炸的肌肉,怎么看怎么别扭。
大古丝毫不觉得自己这身打扮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恐怕就算是有人笑他,他也会当做没听到。
毕竟,因为读书,他被笑话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
走了没多久,他就对复活那位姑娘信心十足了。
因为他遇到了一个人,一个看上去同自己一样孔武有力,而且谈吐不凡的人。
那人与他同行了一段时间,开始的时候,只是闲聊,后来又旁敲侧击的打听一些事。
那人给大古的印象是,说话弯弯绕绕,不怎么爽快,但像个读书人。而且无论是看起来还是听起来,学问好像都不低。
于是两人一路上,一个兜圈子询问着消息,一个虚心请教看书时候遇到的难题。
最后,那人没有从大古这里得到想要的信息,而大古却听懂了他想问的问题——南疆境有没有本来死去,却又复活的东西。
大古虽然看起来憨憨傻傻的,实际上心思十分细腻,一直在琢磨那人每句话背后的信息。
最后,大古终于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世上存在死去后又复活的人。
只可惜那人与大古同行了一段时间后,就偷偷离开了。
而大古对那人的了解,也只有他来自中央境,名叫关堂风。
于是,大古漫无目的的远行,最终确定了方向,那就是去往中央境。
那里,可能藏着死而复生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