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第146章 特殊情況特殊處理推薦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攻心女孩不好惹
“很好,我希望你记住你今天的话。”说完凌枫压低工作帽,四处都已经安装好电子摄像头了,大概看了一眼,趁其不备,速度离开。
葛元硕气势磅礴,直接一个油门来到龚氏科技,龚富旺正抽着雪茄,惬意地摇着摇椅,看着电脑前传来的喜讯,最近真的是双喜临门,对他来说了,自己再次拿回龚氏科技,还喜得金龟孙女婿一个。
生活简直不要太惬意了。
“砰.砰.砰.”
大门被葛元硕狠狠踹开,他一脸严肃,龚富旺虽然被响声吓了一跳,但是看到葛元硕黑着脸的模样,格外解气,她呵呵一笑,问道:“葛总不在医院陪你那小女朋友,来我这里做什么?哦,我想起了,怪我,好像听说沈雅韵已经归天了…”
“葛总,请节哀!”龚富旺突然一脸好心的样子,在葛元硕眼里,是假的要死的表演。
葛元硕关刀大马坐下,有种反客为主的架势,他冷酷着脸,随口一喊身旁的秘书,“给龚总来一杯英伦红茶!”
龚富旺突然一脸疑惑,心里咯噔一下,从葛元硕脸上看不出伤感,反而好像预谋着什么事情一样,他的样子自信十足,皱着眉头提防着他,不知道对方是否掌握他买凶杀人的证据。
他坐在一边,等着葛元硕卖什么关子,就连一旁的风云决也饶有兴趣地打量他,想着他心态真好,还如同没事人一样。
不一会儿,葛元硕开口道:“沈雅韵是我的合法妻子,我们之间早已经隐婚,现在她不在了,她的股份理所应当是我这里,我也会直接担任主席一职。”
龚富旺和风云决相互看了一眼,似乎不敢相信,他们之间隐婚了?草率了!龚富旺左思右想,现在毕竟是葛元硕的片面之词,他要看到实质上的证据,才会认可他!
他龙头拐杖一震,虚张声势地嘲笑说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诓骗我?”
葛元硕雷霆一怒,直接来一句:“可笑!不如这样,直接召开股东大会,到时候等股东们举手表决!我看这主席究竟谁来当!”
龚富旺嘴角一歪,简直就是如有神助,所有股东都已经站在他的身后,谁要是违背自己,结果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呵呵一笑,说道:“就这么决定,三天后,股东大会!”
葛元硕炯炯有神的双眸如火一般,燃烧着他,他站立起身,顺势双手支撑住桌子,顺手将电子摄像头安在桌面,他看向风云决,似乎一眼望穿他的心思,葛元硕的眼神如同要杀人一般,他知道风云决也不简单,不是善待哉,幕后肯定还有人。
葛元硕随后快速绕到停车场,找寻龚富旺和风云决的车,他一眼就判断了两辆比较风/骚的车,轻轻瞄准一弹,完事!
“于绍,全部安装完毕,你检查一下。”葛元硕立即让于绍检查画面镜头是否完好。
于绍仔细检查,音质和画质都极好,满意地说:“可以,葛总,接下来我会24小时监控他们,只要有铁头李浪强的消息,我就通知你。”
于绍对葛元硕的能力表示佩服,他没想到不到一天时间,他就能将几十个电子摄像头安装在不同地方,而且还那么高效。
一阵清风徐来,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照片,他要赶紧赶去看沈雅韵一眼。
黑色笼罩了一切房屋,月色朦胧,树影婆娑,风儿轻轻,吹拂着群星那晶亮的脸庞。
沈雅韵静谧地躺在小木床上,两个医生和欧阳杉杉守护着,葛元硕风尘仆仆赶来,他坐在沈雅韵身侧,抱歉地说道:“雅韵,你还没醒吗?今天我已经铺垫了一条路,我不会让龚富旺坐上主席的位置,我相信很快能找到伤害你的人,还有,我对外宣布了你的死讯。”
说到这里,葛元硕心里一阵钻心的绞痛,突然叮的一声~
葛元硕吸了口气看了一眼手机,史密斯先生回复信息:
“收到,葛先生,根据您说的情况,我于明天给病人做一次详细的检查和评估,再对其设计方案做手术。”
葛元硕喜极而泣,他紧紧握住沈雅韵的手,对她说道:“亲爱的,今晚我就送你出国治疗,原谅我不能陪你去,但是,你放心,只要事情一办完,我就立马赶来你身边,向全世界宣布你是我,葛元硕的妻子。”
葛元硕说着说着,将一个钻石戒指套在她的手里,无名指上闪耀的钻戒格外耀眼,5克拉的大钻戒紧紧篐住。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 愛下-第146章 特殊情況特殊處理分享
超棒的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 起點-第146章 特殊情況特殊處理相伴
他深情款款地说道:“没想到以这种方式结婚,捆绑住你,不管最后结果如何,你将是我此生唯一的妻子。”
身旁的欧阳杉杉感动得一抹鼻涕一抹眼泪,这么深情,专一,不离不弃的男人,真的让人羡慕不已。
沈雅韵值得被这样一个男人爱着,护着,希望她可以感受到葛元硕的真心,能早日清醒过来。
葛元硕托了关系,招来了民政局的领导人,诉说了情况,特批在此时给他们两个颁证,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在工作人员的见证下,他们居然完婚了,有见证人,有祝福,这是一场神圣而正式的婚姻。
葛元硕解开沈雅韵雪白的头纱,在欧阳杉杉的化妆下,沈雅韵显得十分玲珑剔透,精致的面孔,细嫩的肌肤,原本没有血色的脸加上几抹腮红,配上烈焰红唇,最美最安静的新娘子非她莫属了。
葛元硕对着她承诺道:“我答应你,你快点好起来,等你挺过来,我要带你再去民政局正式领一次证,这次的只是我们之间简单的形式,我以后还要风风光光给你一个完美的婚礼。”
葛元硕抚摸着她的耳边,笑得很甜蜜,自己正式和沈雅韵成为夫妻了,一想到如果沈雅韵醒过来,会不会暴跳如雷,找他补偿名誉损失费,以沈雅韵的性格,他铁定逃不了了,但是这又何妨,生米煮成熟饭了!
葛元硕轻轻落下一个吻,温柔而霸道地吻上她的薄唇,一个简单的形式,礼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