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蓋世 txt-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相伴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能否,从少年时代的格雷克手中,夺取源血大陆的控制权?
若自己一人不行,再加上虞蛛呢?
此念一起,虞渊心神澎湃。
大魔神格雷克给自己准备的三个复活之地,源血大陆的这个当然最特殊,他藏于此地的众多布置后手,天然契合重获新生的他。
正是如此,新生的格雷克一醒来,就仗着和源血大陆的玄妙连系,占据了主动。
他和虞蛛得到的血色晶块,也含有格雷克的气息,有血魔族的精妙神通。
他和虞蛛两个合,兴许能够被此方天地,视作另外两个格雷克。
从目前的局面看,闯入源血大陆的所有人族修行者,大妖,恐怕都难善了。
若没奇迹发生,他们终将被数不尽的血魔淹没,被蚕食殆尽血骨和灵魂。
虞渊眼神闪烁着,私底下,和虞蛛暗自沟通。
这时,那些横行外域星河的大妖,逐个被血魔强者突破妖能防线,被一道道血影渗透,妖魂开始以自身的血肉为战场,和那些血魔族的强者殊死搏斗。
大妖,受源血大陆的规则制衡,反倒是不如魔修,很快就显出疲态和不支。
“曹逸,你想办法尽快杀死格雷克。”
陈青凰突然瞥了一眼身后,藏于她影子内的玄天宗怪才,“躲躲闪闪在此刻,已经没了意义。格雷克在等待泰坦巨灵重塑血肉筋骨,他要将这具泰坦巨灵化作至强血奴,再依附寄托之。”
“曹逸!”
虚空另一端,一左一右站在虞渊两侧的虞蛛,将煞魔鼎炼化为奇妙甲胄的虞依依,神色错愕。
精华言情小說 蓋世-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鑒賞
虞渊也一呆。
優秀都市小说 蓋世笔趣-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熱推
要不是陈青凰开口,道出曹逸的名字,他们差点忽略了这么一个人!
正邪双修,一身奇诡法决的曹逸,进入源血大陆不久,仿佛凭空消失了。
陈青凰提醒了,他们聚目凝神细查,才发现曹逸不知何时起,身形收敛为一簇血色微光,藏于陈青凰所在的山头。
这位青鸾女皇,早就孤身一人,霸占了一座山。
在一轮猩红月圆的照耀下,青鸾女皇的身后石地,拖曳着一道颀长身影。
曹逸,便隐于其中,且始终不发一言。
也不知他施展了什么玄妙秘法,虞渊二次踏足源血大陆后,居然一直遗忘了他,遗忘了这个始作俑者。
曹逸,仿佛蒙蔽了天机和众人的灵觉,让此方世界的诸多强者,纷纷忽略了他。
包括血魔族的众强!
少年时期英俊阳光的格雷克,因陈青凰此言,心底一颤。
不知为何,连已经掌控天源大陆的诸天禁制,只待泰坦巨灵蜕变为血奴的他,都像是被看不见的一双手蒙住了双眼。
没陈青凰开口,魔魂覆盖整个源血大陆的他,都遗忘了曹逸的存在。
他,宛如源血大陆的神明,该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可偏偏,曹逸打破了固有的恒定规则,逃过了他的感知和灵觉,似游离于此方世界的规矩之外。
格雷克岂能不惊?
“我并没有闲着啊。”
曹逸不满的声音,从陈青凰背后的颀长身影传来,他到现在也没打算露面的意思,“陈青凰,你不吭声,没人会把你当哑巴。你难道不清楚,我暗地里已做了很多事情?你为何非要唤醒别人?”
“你再不来点雷霆万钧手段,天上的大妖,还有那些魔修,就要死光了。”陈青凰冷声道。
“与你何干?与我何干?”曹逸语气冷漠,“外域星河的种族之战,哪有不死人的?技不如人,死于异族强者的围杀中,本就是我们浩漭儿郎的宿命!妖神都能死,至高元神都能陨灭,何况是他们?”
此话落下,陈青凰沉默以对。
泰坦巨灵那生出头发的头盖骨处,金象古神长叹一声,道:“曹逸,别让我脚下的泰坦巨灵,当真化作至强的血奴。相信我,他如果充盈了血能,被格雷克附体,我们谁也休想活着离开。”
“十级血脉的泰坦?”陈青凰肃然起敬。
金象古神沉重地点了点头。
虞依依悚然变色,不再是心声传递,而是郑重其事地喝道:“阻止这具泰坦巨灵,聚涌充足的血能,凝炼出血肉和脏腑!”
“曹逸!”
陈青凰又是一声怒斥。
“哎,说了一直在忙乎,你们偏偏不信。”
她身后的那道颀长影子内,再一次传来了曹逸的不满声,待到最后一个“信”字响起时,众人骇然地看向格雷克。
曹逸的最后一个声音,居然是从格雷克的胸腔传来!
陈青凰身后的颀长影子,诡异地消失了,仿佛从未存在过。
少年时代的格雷克,眼眸一暗,眉心深处突现一个拇指大的,枣红色的印记。
噗!
格雷克一口鲜血不受控制地喷涌出来,当即盘膝坐下,两手虚空拉拽,道道暴戾的赤红闪电,受他的魔魂呼喊,纷纷钻向他的眉心。
“哈哈哈!”
曹逸放肆至极的狂妄笑声,从格雷克脑袋里头响起,听的所有血魔族族人毛骨悚然,浑身说不出的难受。
“自古以来,都是你们外域天魔,用附体和夺舍的方式,强占我们的体魄,吞噬我们的灵魂。我早就想试试看,我以你们外域天魔的方式,以你们传承下来的秘法,能否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细密繁复的血纹,渐渐充满了格雷克的额头,脸颊,脖颈,然后向下蔓延。
曹逸的力量,曹逸的气息,病毒般迅速扩散。
扩散在格雷克的血肉体魄,魔魂和每一缕意识!
白骨生肉的泰坦巨灵,蜕变为血奴的过程,就此打住。
其腰腹部位的脏腑,不再继续凝结,其头颅生出的头发,如粗\硬的灌木丛,可再也没有持续变长。
“曹逸!”
“玄天宗怪才,果真有一套!”
幸存的大妖,还有魔宫的魔修,陡然振奋起来。
尚未参与战斗的金象古神,还有和陈青凰相隔不远的谭峻山,也被此刻的异变震惊,不由自主地看向了格雷克。
谁也想不到,曹逸能够以外域天魔的手段,对格雷克进行附体夺舍!
“他炼化了安岕山的魂魄,参透了血神教的秘法神通,而血神教本就是因血魔族的一位大长老,试图夺舍安家祖辈,被反杀而成。”陈青凰最为镇定,似乎早知道曹逸一声不吭,就是为了弄出点大动作。
“他通晓血魔族秘法,连复活仪式都揣摩透彻了,当然有这样的手腕和力量。”
“夺舍,对他而言太简单了,唯一难的是,他的夺舍对象是格雷克。”
话到这,陈青凰仰头看向暗红色的天穹,感受着源血大陆的界壁封禁,再次说道:“只要曹逸夺舍成功,界壁被洞开,我们便能逃离源血大陆。一旦进入外域星河,血魔族的强者胆敢追出来,鹿死谁手可就难说了。”
“厉害,当真是厉害。”谭峻山摇头晃脑。
“你帮他护法至今,你早知道他有这样的力量。”陈青凰白了他一眼。
虞渊手持斩龙台,从那一方星河跨空而来时,她就在曹逸的心声下,挪移到一个山峰,暗地里和谭峻山一起联手布置。
她掩护曹逸的动向和存在,谭峻山负责屏蔽血魔族族老的气机感应,帮曹逸打掩护,让曹逸鬼鬼祟祟地施法,对少年时期格雷克进行的暗算,变得神不知鬼不觉,连血魔族的几位族老都觉察不到。
三者合力,让曹逸成功借一道血之连接,瞬入格雷克新生的躯体。
“我总不能白忙活吧?你们拿了他的两块血之结晶,我就要复活后的他了!”
……
ps:今天不用拜年,家里也没客人来,所以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