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高齡巨星討論-第九五六章:我叫童乖乖!(三更求月票!)讀書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高龄巨星
确定了电影节的行程,李世信接下来的时间便轻松多了。
其实电影节这个东西,还是分怎么玩儿的。
作为娱乐圈顶级的大咖秀场,要是想利用电影节来提升知名度,整个十天的电影节需要做的事情可就太多了。
最简单的在媒体日搞一些爆炸性的新闻出来,或者干脆去蹭红毯不下来——这都是国内某些网红或者十八线小明星惯用的上位手段。
但是对于已经有了三个入围电影的李世信来说,这样的方式还是太low了一些。
作为一个已经有了名气,而且是正大光明参加电影节的艺人,只要在媒体日,开幕式和颁奖典礼上有曝光有建树,基本这一波就是稳的了。
毕竟……这一次柏林电影节国内入围参加的影人也就那么十几个。
就算不搞事情,每一个人都将会是国内娱乐媒体的香饽饽。
其实对于欧洲三大电影节,国内影视圈的态度一直都是挺暧昧的。
因为文化和意识形态的关系,华语影片在欧洲三大电影节上真正斩获奖项的可谓是凤毛麟角。就算有,也都不是什么大奖。
就比如柏林电影节,在八十年代往后,只有少数几个华人导演拿到了类似评委会大奖,或者是新锐,银熊这样的边角料。真正的金熊奖,戛纳金棕榈,在这个时空中还没有过国内导演拿到过。
作为一个经济正在崛起的泱泱大国,国内不论是影迷还是官方,都是希望能够有那么一两部杰出的华语作品,能够在国际上刷刷声望的。
所以对于能够入围的影人,国内的媒体一直都会报以比较高的期待和曝光。
酒店里,一群老粉和小将们还在努力的适应着时差。
昨晚上下了飞机之后,众人几乎是一夜没睡,早上李世信起床的时候刘峰等人才刚刚睡下。
没去打扰众人,李世信趁着空闲,自己来到了电影节的举办地——位于柏林市中心的BERLINALE PALAST,也就是传说中的电影宫。
柏林电影宫可以说无数影迷梦寐以求的梦幻之地,这处位于市中心的繁华地带平时是一个专门上演音乐剧的剧院。只有每年二三月份的两周,才会摇身一变,变成全世界电影人和影迷目光聚集的焦点。
这一次参加电影节的328部影片,除去几个二级单元的片子之外,大部分的展映都将会在这边进行。
就差一天电影节启幕,此时的电影宫附近已经聚集了相当数量的游客。
看着电影宫前的广场上,那肤色各异,或排队买票或驻足拍照的游客们,李世信深深的吸了口气。
他妈的。
老夫,也终于有这么一天,能够以影人的身份到这里支棱一波了啊!
这叫什么?
这就叫多年的媳妇,马上就要熬成婆呀!
在心里狠狠地对自己说了声牛逼,李世信默默无语两眼泪。
可就在这个时候,在周围一片嘈杂鼎沸的游人声中,一段断断续续的古筝声,钻进了他的耳朵。
“哦豁?”
在到处都是异族的国度,冷不防听到古筝的声音,李世信整个人精神一振。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人不管孤独不孤独,在异乡遇见同胞,都难免亲切。
循着声音,李世信拨开人群,便朝着声音的来源处走去。
待走到近处,他才发现了一处小天地。
电影宫后身的空地上,一排街头艺术家正在那里卖力的表演着。
这种街头艺术形式在国内因为城管太猛的原因所以比较罕见,但是在国外倒是每个城市都有。大多是一些落魄音乐家或者是音乐专业的学生,在游客量较大的景点商圈演出赚外快,亦或者是提升自己。
小广场上演什么的都有,有端着吉他弹唱的,有小提琴独奏,甚至还有整个乐队搬了出来,卖力的对着游客演唱的。
而就在小广场的偏僻的一角,一个身着中式红色襦裙,披着面纱的姑娘正端坐在一方马扎上,优雅的拨动着她面前的古筝。
以李世信刚刚踏进王者级的古筝演奏水准来看,姑娘应该是专业出身。一曲《沧海一声笑》,被她娴熟的轮指技法弹奏得分外洒脱。
从曲子的音准和筝声中夹杂着的情绪听来,曲子应该是精心准备并练习过很久的。
可是此时,相对于其他街头表演者的“摊位”,她的面前却并没有多少人驻足围观。
站在那里静静聆听,直到那姑娘一曲终了,也就只有一个路过的白人女士停下脚步看了片刻。
可也就是那么片刻,见女孩的曲子弹罢,女人向姑娘面前的古筝盒子扔了两枚铜币之后便匆匆离开了。
看到女孩微微点头,对那个女人表达谢意后,良久没有再起一曲的意思,李世信便眉头一挑,走了上去。
当李世信到达姑娘身边的时候,姑娘已经收起了古筝。
“闺女,弹得很好嘛。怎么不接着弹了?”
“啊?”
似乎是被这异国中突然响起的乡音给惊到了,随着李世信一声招呼,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去的女孩吓了一跳。
看到身着纯黑色高领毛衣,外面套了件休闲西装,整个显得干练纯粹的李世信,姑娘惊喜的笑了。
“信爷?”
呦!
这一回轮到李世信惊喜了。
作为一个艺人,最开心的事儿是什么?
当然是在地球上的任何一个角落,都有自己的粉丝啊!
“姑娘,来看电影节的?”
“没有没有!”
见到李世信,那姑娘显然有些兴奋。也不顾收拾古筝就直接起身走到了李世信身前,一面打量着,面纱上露出来的一双凤眼露出了几分羞涩;
“我在这里上学的呀!来了两年多了……”
“呦!”
一听说面前这个姑娘是个留学生,李世信乐了:“留学生啊?学音乐的?”
涉及到自己学业的问题,女孩反倒不羞涩了,扬起脸笑道:“嗯!在汉斯艾斯勒音乐学院,修的是钢琴。”
“钢琴?”
听到这姑娘的学业,李世信微微愕然的伸出手指了指那还没来得及收起的古筝。
“那这……“
“嗨呀,这个是爱好啦。”
女孩又羞涩了起来,带着些懊恼的跺了跺脚,抓了抓挽在脑后的发髻。
“从四岁的时候就开始练钢琴,可是上初中的时候迷上了古筝。那个时候我妈妈怕耽误钢琴的课业,不让我学。”
“所以考上了大学,离开了家,就把自己的兴趣拣起来了?”
李世信笑呵呵的问到。
他本来就是那么随便一问,可是没成想面对这个问题,那姑娘却认真了起来。
两条好看的眉头皱在一起,姑娘嗨呀一声叹了口气;
“也不算是吧,我学古筝还是挺功利哒。我们学院这边有四个部门系,涵盖了从长短笛到声乐的三十多个音乐学士专业和二十多个硕士专业。
学院里大多都是欧洲这边的学生,就我一个亚洲学生。所以有很多同学就对我非常好奇,在我刚刚入学的那个学期就总有人问我说;你们中国来西方学音乐的学生这么少,那你们国内的音乐是不是特别匮乏?
我当时就很气呀!我就跟他们一遍遍的解释,介绍我们的民族乐器。可是像笛子啊,箫啊那些东西,他们只认为是模仿西方管弦的东西。我想了好久,就在国内买了古筝邮了过来。这个东西的音域大,而且弹奏形式又有特点。他们总不会说它像竖琴之类的……”
看着姑娘苦恼而认真的样子,李世信乐了。
“所以你学古筝,就是为了跟同学证明中国有自己的音乐?”
“不啊。”
姑娘轻轻的摇了摇头,但随即又认真的点了点头:“一开始确实就是这么想的,但是后来我发现,我对他们的解释和科普,他们是根本没有兴趣听的。或者说他们根本不在乎,因为就国际上而言,主流的音乐还是以管弦钢琴为主的西方音乐。所以后来我也想开了啊,他们不了解,是因为他们根本没听过。那我又正好在这里,就弹给他们听喽。”
说到这里,姑娘指了指自己的古筝。
“喏,有人听我弹,我就告诉他们这是中国的乐器,叫古筝。只要有足够多的人了解,总有一天这里的人会知道,中国也是有我们自己民族的音乐和民族的乐器的呀。”
看着姑娘认真而执拗的样子,李世信的笑容严肃了起来。
“丫头叫什么名字?”
他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啊!”
看到李世信主动伸过来的手,女孩这才注意到自己脸上还带着面纱。
她慌乱的摘下了面纱,露出了一张白皙精致的小脸。
“我,我叫童乖乖!”
一咧嘴,姑娘又露出了两颗小虎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