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笔趣-第727章 花榮回來了看書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不用局座费心,只要有钱就行。”
潘庆凑上前,被李逵的眼神威吓之下,立刻感知到了自己卑微的身份,吓得退后了两步,媚笑着解释起来:“局座有所不知,城内豪商苟氏被债主逼的没办法,只能变卖家产,而家中侍女和舞姬也在其中。”
“哈哈哈……”李逵闻听顿时乐了,这苟氏就是向家兄弟的门人,可以说苟家变卖家产,实际上是向家兄弟变卖家产。
对于和自己不对付的向氏兄弟,太后的两个亲弟弟,看他们倒霉,李逵没有理由不高兴。
“给本官说说,这向家兄弟都卖什么了?”
“内城的一座宅子,还有宅子里的侍女和舞姬。”
“这宅子你买不起,但是舞姬也不用什么大价钱,用得着得罪整个铁监来投靠本座?”李逵有点怀疑潘庆说话的真实性。
潘庆也是抓耳挠腮,深怕说出来,让李逵有了别的想法。但是不说,恐怕李逵根本就不会信任他,踌躇良久,才开口道:“其实是红尘姑娘,局座有所不知。这红尘姑娘是前几年的花魁娘子,小人有幸在前年上元节远远的看到过红尘姑娘表演。心中念念不忘,想着要是能和红尘姑娘结成连理,岂不是人生圆满。”
“你圆满不了。”
李逵武断的回答让潘庆一愣,随即脸色突变。他还以为李逵也被红尘的美色所迷恋。
李逵能看不出来潘庆的心思,训斥道:“你这狗才,难道我堂堂兵统局局座,还会和你整个舞姬?”
“我是说,你养不起她。”李逵鄙夷的看了一眼潘庆,粗布粗衣,虽然干净利索,但也无法掩盖他工匠的身份。
在李逵看来,这潘庆长相普通,手艺可能很不错,但不过是个寻常工匠,却想要养个花魁当老婆。这不是明知道对方看不上他,却还要贪图对方的美色吗?也不瞅瞅你的身份?学谁不好,非要学武大郎。而且,武大郎得到的媳妇,那是不花钱白送的。
“这不有局座您老的赏赐吗?”潘庆紧张的盯着李逵,双手紧紧的攥着衣摆,仿佛担心李逵克扣了他的奖励。
李逵冷笑道:“就你这点钱,本座会放在眼里?”
“算了,不说这些。”李逵让阮小五去叫来梁世杰,一边告诉潘庆:“你的奖励三千贯,可曾满意?”
这有什么可不满意的,红尘姑娘怎么说也是被向家买回家过的舞姬,她已经卖不上花魁的价了。但花魁毕竟是花魁,吃穿用度都是顶尖的女人,怎么肯跟着潘庆这厮受苦?
潘庆急忙跪下千恩万谢:“小人,谢局座恩赏。”
三千贯的赏赐,已经足够他买下心中的女神。同时还有一大笔存款,想着靠自己的手艺,可以让女神天天吃肉,这日子就有了奔头。
可他也不想想,真要是走到花魁这个知名度的官伎,她们追求的还是顿顿吃肉吗?
“局座。”
梁世杰匆匆赶来,对李逵行礼。
李逵指着潘庆道:“这个人对研发燧发枪有功,给他立契约,三千贯买下的他的创意。另外,给他安排个身份,明日让他去冶铁工坊监工,并指导冶铁工坊的工匠打造后装燧发枪。”
“局座,我……会被铁监的人打死的啊!”
没等梁世杰答应,潘庆却急了起来,跪在李逵面前不肯起来,哭诉道:“局座,小人已经反出了冶铁工坊,铁监自从郑大人以下,都恨小人入骨。要是小人回去,岂不是羊入狼群,等着被他们下黑手?”
“你不去,难道让局座亲自替你去!”梁世杰冷不丁的在边上一脚踢翻了潘庆,指着潘庆怒骂。他不用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只要对任何违抗李逵命令的兵统局成员训斥,甚至动用非常手段,就对了。
说完,梁世杰就让焦挺扛着就出了李逵的官舍。退出门口的时候,还低头哈腰的问李逵:“局座,要安排人看着这小子吗?”
“你们看着办!”
李逵也不在意一个潘庆,虽说潘庆给他解决了一个难题。可实际上,这样的人会有很多。兵统局重赏之下,确实出了不少人才。但这些人才并非是专门研发的人才,更多的是灵光一闪之后就陷入了平庸之中。
关键时候,还得李逵出马。
除非像是韩公廉这样的人才,能给带领研发团队的官员。本来又是饱学之士。
随后的几天里,潘庆在冶铁工坊开始了指手画脚的监工生活,除了总是莫名其妙的在他的背后黏上了一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污秽之物之外,并没有受到身体上的摧残。但却让潘庆对冶铁工坊也给恨上了,一再的通过对工序的施压,算是提高了燧发枪的产能。
但后装燧发枪,因为技术的问题,打造速度一直跟不上来。
眼瞅着要燧发枪交货的日子,郑琦却接到了兵统局只要一批前装燧发枪的订单,之后订单都改成了后装燧发枪,忍不住去户部发了一通脾气。
但却不知什么原因,郑大人被叫去了都事堂,然后灰溜溜的回来了。
首批燧发枪已经交接。
李逵也查看过枪械的质量,确实很不错。
大宋的工匠,在技艺上的成就,真的是没法说。
于是,被像是耍猴一样训练了一个多月的禁卫军,终于开始了枪械训练。但是人多枪少,只能轮换着训练。
“少爷,花二爷回来了。”
这日,李逵正琢磨着将火枪队拉出去练兵,阮小五赶来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
花荣南下去了常州,原本李逵想着让他有个出身。
虽说花荣是李逵醉酒之后认下的义弟,但青州的汉子,说话就是一口唾沫一根钉,说什么也不改了。
再说花荣讲义气,是个可以托付的忠义之士。李逵没理由将这样的好帮手往外推。尤其是,比才能花荣也要比阮小二、武松这样的好用的多。本来就是官宦子弟,虽说是将门出身,也是懂得经义之辈,要比起来,可要比底层出生的武松等人强得多。
“快,让他进来。”
李逵说话间,就站起来迎了出去。
“大哥,小弟回来了。”
花荣风尘仆仆的脸上还灰扑扑的,显然刚到京城,就赶来了兵统局。
“贤弟,你来为何要让兄长难堪,径直去某的官舍不行吗?”
“哥哥莫恼,衙门之中尊卑还是要讲的,这是哥哥的体面。”
一个体面,顿时让李逵如饮琼浆,瞧瞧,多巧的一张嘴,还能处处想到他这个义兄,这个兄弟没白认。李逵顿时对将花荣派出去这么多天,有点愧疚。留在身边多好?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李逵想着给花荣找个名师,好让花荣在官场有更好的前途。
虽说苏轼的名头在官场并不怎么样,但如果求学能够拜入苏门,寻常太学士子都不敢小觑。李逵拉着花荣去衙门,高兴道:“去家里喝酒,给为兄说说这些日子的经历。”
兵统局,梁世杰面色惨淡,看着岳父蔡京,努嘴道:“岳父,局座对这花荣显然不一般,您老在兵统局还能受到重用吗?”
蔡京也是脸色凝重,李逵对任何人也没有过对花荣的亲切。甚至花荣来京城,第一天就让李逵请去了家里。
这显然是把花荣当成了心腹。
而蔡京自问,他算不算是李逵的心腹?
表面上看确实如此,但蔡京也深知自己想要获得李逵的信任,还欠缺了许多。或者说,李逵用蔡京,不过是需要蔡京这么个人,替他处理衙门公务,而替代他的人,在京城比比皆是。
甚至李逵这辈子都不可能信任蔡京。
这源于蔡京投靠的人太多,风评不好。同时,他们之间的年龄也是一个大问题。
蔡京也是暗暗叫苦不迭,他这把年纪,想要掏心掏肺,显然不合适。本来他出仕早李逵二十年,就是鸿沟。尤其是蔡卞的关系,竟然将李逵的师祖苏轼给贬谪了。虽说苏轼辞官了,但他还是拿着朝廷俸禄,这是朝廷对臣子的厚待。
但是蔡卞给剥夺了,不仅剥夺了,还将苏轼身上的学士之类的贴职都撸掉了。
这显然是让他这个哥哥夹在中间两头受气啊!
尤其是来了个看着年轻,还开口叫李逵:‘哥哥’的小白脸,蔡京顿时感觉到了压力如同泰山压顶一般袭来。
他越想越不对劲,自言自语道:“不成,老夫得找机会和局座拉近关系,别让人钻了空子。”
再说花荣。
从兵统局出来,穿过保康门不远,就进入了学士巷的李家。
身为心腹,花荣进入宅子不久之后,就见到了李逵的女眷。花荣急忙站起来躬身道:“花荣,见过嫂嫂。”
他没想到会被李逵拉倒家里来,受宠若惊之余,不免有些尴尬,他竟然忘带了礼物。
而刘清芫挺着个大肚子,端详了一会儿花荣道:“好俊的样貌,叔叔可曾婚配?”
“对,给我家兄弟找个门当户对的好姻缘。”李逵在边上帮腔道:“我这兄弟能文能武,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花荣急忙婉拒道:“哥哥,可千万不要这么说,花荣不过是个武夫,当不得好姻缘。”
花荣当然知道刘清芫的身份,他虽说是将门子弟,这也是在京东东路有点名望而已。真要是来了京城,他哪有攀附权贵的资本。至于李逵说的能文能武,他想起了晁补之临行前对他的嘱咐,顿时羞愧不已:“嫂嫂费心了,小弟如今无寸功立足,大丈夫当先建功立业。”
刘清芫笑着道:“建功立业是一项,但成家也不能忘。放心吧,我会好好给你踅摸个才色绝配的,断然不会让贤弟受气。”
说完,刘清芫就告退。
花荣恭送。
李逵倒是不在意,花荣这样的小白脸,要是文采好一些,京城的烟花柳巷不花钱就能玩遍,成婚太早,显然是束缚。
不过送别了刘清芫,花荣这才羞愧的对李逵道:“哥哥,花荣给您丢脸了。”
“这怎么说的?”李逵不解。
花荣犹豫了一会儿,才叹气道:“晁师临走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千万不要说是他弟子。并且建议小弟不用花心思去读书,练武才是出路。”
“你得罪他了?”
“没有,尊敬还来不及呢?”花荣苦笑道:“可能晁师说过一句话,就是说小弟读书的水平和李云不相伯仲。小弟一路上想来,这不该是一句好话。”
李逵原想着让花荣走种建中的路。种建中就是顶着将门的恩荫,但他却走上了文官之路。虽说艰难,但是凭借张载弟子的身份,也勉强能在官场立足。
要不是得罪了蔡京,也不会弃文从武。
花荣要是从文,凭借李逵的帮衬,怎么着也不会比种建中混迹的差。但是晁师叔的话,让他不免担忧起来。
李逵的兄弟,考不中进士也就罢了。要是连文官选试都考不过,这才是真丢人。可大宋的文官考试虽然相比武将考试简单,荫补的文官大部分能轻松考过。但也保不齐有人考不上。
比如说李云。
这家伙即便是参加文官选试,也大概率会落榜。
听到花荣的真实水平如此之低,李逵心里顿时凉了半截。看来花荣这辈子也没指望去做文官了。不过,不做文官而已,花荣还是能够轻松当上官的。他是将门,还有过立功。虽说青州剿匪将京东东路的禁军弄得灰头土脸,本身也不是什么大功劳。
但要是有李逵说项,花荣在京城找个实缺易如反掌。
李逵吃惊之后,浑不在意道:“不做文官而已,也不见得非要做。给你说个好消息,陛下下诏筹建禁卫军,你骑术了得,武艺也好。干脆去禁卫军做骑兵部将,等到战场立功了,再升你为副将。”
“不会让哥哥为难吗?”花荣担忧道,毕竟李逵的身份是文官,插手禁军的任命,恐怕会惹人非议。
但李逵却笑道:“禁卫军是火器营,为兄才是筹建之人。说句狂妄的话,大宋除了为兄,也没人能组建这等军队。别说是安排个人,就是将士都由为兄挑选,也每人敢说什么。”
这份霸气,让花荣为之着迷。
李逵突然想起,好想去常州还有朱贵和公孙胜,为何不见来人?
于是问道:“二弟,为何不见朱贵和公孙胜?”
“公孙道长搬救兵去了,朱贵贤弟正在照顾师祖他老人家。”
花荣愁苦道:“都怪小弟无能,没能帮上忙。”
李逵眉宇间顿时多了一丝戾气,道:“师祖受伤了,可知何人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