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愛下-第二章 我們中間混進來間者分享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咸阳城,秦王宫中,百官齐聚,秦王嬴政坐在正中的条案前,下方则是文武大臣分列而坐。
左手边是吕不韦、李斯、陈平,右手边是缭、王翦、蒙武和白亦非。
“攻赵还是灭赵?”秦王嬴政沉声问道,赵国是个难啃的骨头,对于是攻赵步步蚕食还是一举灭赵,就是他们今天的议题之一。
吕不韦保持着沉默,并不发表自己的看法,而是等着缭一应武将们先开口,毕竟军国大事还是先听武将们的建议再做考虑。
缭同样是没有开口,毕竟王翦和蒙武才是外将,掌握最准确的信息,所以他也在等王翦和蒙武开口。
“王将军你是上党郡最高将领,你来说吧。”蒙武开口说道,他和王翦一人守武关一人守上党,所以赵国的情报王翦是最有发言权的。
“赵国有李牧戍守,而魏国如今也有廉颇为将帅,所以臣以为,攻赵,而不可灭赵,否则魏国唇亡齿寒,必然会出兵救赵。”王翦沉默了片刻说道。
“几年前李牧一战而败桓猗将军,战而封君,想要在有李牧统兵的情况下战胜赵国,末将也不敢夸下海口。”王翦继续说道。
“蒙武将军呢?”嬴政看想蒙武问道,他是想一战而灭赵,但是王翦却不愿意统兵,他只能期待蒙武能给他惊喜。
蒙武这才明白嬴政是想灭赵,但是他也没把握能胜李牧。于是开口道:“赵国自赵武灵王之后,骑兵骁勇为天下之首,武陵铁骑也是难以抵挡,末将也没有把握。”
“那就是只能攻赵步步蚕食了?”嬴政皱了皱眉,这跟他们的计划不服,他和缭、吕不韦、李斯的计划是直接灭赵,然后回军灭魏,彻底占据三晋之地,打开秦国东出的道路,但是现在李牧和廉颇却成了阻挡他们前进的脚步。
王翦和蒙武都是点了点头,李牧和廉颇都是当世名将,他和王翦无论在那一方面,如今名气都不如这两人,因此他们也不敢保证不被这两人吊打。至于战胜这两人,还是回家洗洗睡吧。
“国尉怎么看?”嬴政只能寄希望于缭,当然,让缭出征是不可能的,这个老家伙鬼知道是什么情况,一心想往秦国之外跑,跑了两次都被他派人抓了回来。
“大王说了算!”缭淡淡的说道,他会兵法,善练兵,也会统兵,但是羽林卫那简直不是人能玩的动的,他可不想像陈平那样累死在案上。
陈平可以累死在家里,在府中,他只能累死在军中,在山上,在马上,在土里,在帐中。所以为了生命安全,他还是觉得自己跑出秦国算了,这个羽林卫总教官,谁爱当谁当去,他不伺候了。再说,他一辈子的兵法都是如何以弱胜强,合纵而为,秦国不是他的理想国,他想去赵魏齐楚,学着庞煖合纵,扬名。秦国的用兵方法跟他的兵法不符,在秦国他能施展的太少,只有练兵之法,他的兵法不适合秦国战法。
嬴政皱了皱眉,是不是自己动手打过这个老家伙心生怨气了,才一心想逃走。
“陈平你怎么看?”嬴政看向陈平问道,陈平会兵法,这也是他最近发现的,而且攻打赵国,灭了赵国都需要一堆的人来管理,如果陈平拿不出人来,也是个大问题。
陈平一脸苦涩,这才多久,科举的第一批人才都送去了地方填坑,尤其是无尘子、白亦非这两货,居然吧韩国贵族全都弄死了,让整个韩国都瘫痪了,就是个无底洞,多少人都不够填的。
“回禀大王,灭赵以后需要的管理人才也将是韩国的数倍,臣也抽不出那么多人手。”陈平说道,然后看了吕不韦一眼,哀求着这位大爷帮他说说话。
吕不韦点了点头,示意陈平表示自己明白,陈平这才松了口气,人才不足啊!
“臣认为可以灭赵!”吕不韦开口说道。
“???”陈平瞬间呆住了,我是让你帮着劝说蚕食给自己拖出时间,至少在秦国全面科举以后啊。
“臣亦认为可以!”李斯也急忙开口说道,能让陈平不好过,他也是很乐意的,尤其是陈平拿不出人来就更好了,至于赵国会乱,开玩笑,秦军过处,谁敢乱来,只是战后重建困难些,但是这些,同样是陈平的问题,跟他没关系。
“相国大人,军中无小事!”王翦和蒙武急忙开口道,他可没有把握打得过李牧,不然也不会那么久都龟缩在上党大营中不出。
吕不韦压了压手示意王翦稍安勿躁,才开口道:“当今天下,如果说还有人能在战场上击败李牧和廉颇的。恐怕只有那人了!”
“什么人?”缭看向吕不韦惊讶的问道,就算是他亲自出征,他也没有把握能赢得了李牧和廉颇,秦国去哪找到能和李牧廉颇抗衡之人。
“无尘子!”吕不韦淡淡的说道,无尘子会兵法这是天下皆知的,三日灭韩,这说出去只会被人当做笑话来看,但是无尘子确认做到了,即便是现在,无数兵家学生也都还在研究者这灭韩之战。因此吕不韦有理由相信无尘子在兵法上是可以与李牧和廉颇抗衡的。
“无尘子?”缭皱了皱眉,选择了沉默,这个人他看不清,从无尘子传给蒙武的《六军镜》和灭韩之战来看,无尘子确实担得起名将之称。
“国师大人?!”王翦和蒙武都是惊讶,随即高兴的点了点头,对啊,他们怎么把无尘子给忘了,有无尘子在,他们也有底气跟李牧廉颇交锋,打不过李牧和廉颇,但是兵对兵,将对将,不用跟李牧和廉颇相对,他们根本无惧赵魏其他将领。
“老师!对啊,怎么把老师给忘了!”嬴政也是认同的点了点头,老师就是个神仙一样的存在,只要有老师在,什么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我……”陈平看着众人的表情就知道,灭赵是肯定的了,而且是老师为主将,他也没办法去给老师拖后腿,只能绞尽脑汁给老师凑出人来了。
李斯看着陈平,嘴角浮起一丝笑容,他是嫉妒陈平的,他把无尘子当做老师,也曾想拜无尘子为师,但是无尘子拒绝了,理由是他是荀子的弟子。但是无尘子却又收了陈平为弟子,让他不得不怀疑是不是因为陈平资质比自己好,无尘子才收陈平而不收自己。
“子平还有疑问么?”嬴政看着陈平问道,对于自己这个师弟和救命恩人,他还是很照顾的,不然也不会排除非议,给了陈平开府权利,当然陈平也从没让他失望过。
“臣无异议。”陈平苦涩的说道,还好自己留了一手,让人去儒家请人了,只是这刚到手的人才恐怕还没捂热就又要送去填坑了。
“你们呢?”嬴政看向王翦和蒙武问道,将士在外最怕的就是主将和副将不和,他以王翦为主将,蒙武为副将的话,两人本就是竞争,恐怕也不会和睦,所以他也要确定如果以无尘子为主将,王翦蒙武为副将,这两人会不会有不满心理,从而去给无尘子拖后腿。
“末将绝对力挺国师大人为主将!”蒙武立刻表态说道,他又不是第一次在无尘子手下混了,还能趁机把无尘子的家底掏空,看书看到一般关键时刻时没了,那是绝对的想把作者关小黑屋,不写完不给饭吃,偏偏无尘子就是这么干的,他却拿无尘子毫无办法。
“末将无异议!”王翦也是开口说道,灭韩之战本来他是主将,后来换成了无尘子,他还是有些怨气的,但是无尘子三日灭韩的打的,也让他心服口服,因此对无尘子为主将,他也是认可,至少无尘子不会跟他们抢功,还会把功劳全部让给他们。送死自己去,背锅自己来,荣耀大家拿,这样的领导去哪找。
“那就这么定了!”嬴政站了起来说道,将天子剑一横道:“众将士听令!”
“诺!”缭、王翦、蒙武等武将齐刷刷出列抱剑行礼。
“诺!”文官行列中,也传来一声不和谐的身影,一身血衣的白亦非也习惯性的出列行礼,然后才发现自己好像是文官行列,然后尴尬的站在原地,一群文官都是目光直勾勾的看着他。
“我们中间混进了间者!”士大夫杜晓低声说道,其他文官也都是点头表示认同。而杜晓也因为跟着李斯韩非搞新法,虽然被新贵派打压得不行,但是他却不怕,连棺木都摆在了家中,明确告诉了整个关中不得阻挠新法的适行,不然棺材就是给他们准备的,而想找他麻烦的人看到他家中的那口棺材,也只得打消了年头,这货连棺材都准备好了,杀不杀也没区别了。
一时间杜晓名声反而大震,连李斯韩非都不得不高看杜晓一眼,这是个狠人,也因此,新法在关中试点也一路畅通无阻。
最重要的是儒家小圣贤庄掌门伏念来咸阳见秦王的时候也听说了杜晓的事情,给了一个士之楷模的评价,让天下人都知道杜晓,尤其读书人也都开始效仿起杜晓。
嬴政看着白亦非也是愣了一下,好不容易积蓄起的气势也泄了一般,不懂该怎么往下说了。
“内史大人好战之心不减当年,不愧是我大秦侯爷!”吕不韦平静的开口缓解了尴尬。
“若我大秦百官皆如此,何愁六国不灭!”李斯也是开口说道,缓解尴尬局面。
“既然如此,内史腾听令!”嬴政也是重新整理了思路道。
“臣在!”白亦非这回学乖了,自己是文官,不能学武将用喏了!
嬴政和百官又是一愣,你不知道现在是要发布军令了么,你站出来了,就意味着是要把你当成武将了,而且一般这种大军出征,最先安排的就是武将职权,其后才是文官的后勤保障职责。
“……”白亦非冷汗直流,总觉得最近自己有些不对劲,怎么脑子变慢了,肯定是因为血酒问题,感觉没有墨鸦送来的血酒以后,自己都有些傻了,不行,下朝以后一定要想办法找到墨鸦,让他再送些血酒过来。
“内史腾总管南阳、颖川、东郡一应事务,掌三郡兵权,随时坐镇阳翟,谨防魏楚出兵救赵。”嬴政开口说道,韩国如今已经是秦国土地,而秦国攻打赵国,最担心的就是信陵君窃符救赵之事,一旦魏楚再次联手出兵,白亦非要做的就是牵制住这两国联军。
“喏!”白亦非上前接过令剑,他也想不到作为降将,嬴政居然敢把三郡兵权交给他,虽然之前他也是三郡最高长官,但是兵权却是在蒙武手上,于是偷偷抬头看了嬴政一眼,不得不感叹,韩王安比之嬴政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就凭这份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霸气,胜却诸侯王多矣。
“王翦、蒙武听令!”嬴政再次开口说道。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末将在!”王翦和蒙武也上前行礼答道。
“此次攻赵,为灭国之战,以国师无尘子为主将,蒙武将军为先锋,王翦将军为中军。”嬴政继续说道。
“喏!”王翦和蒙武共同上前接令。
“国师大人现在何处?”嬴政这才发现,天子剑和虎符还在自己手上,无尘子不在这里也没人接令。
“启禀大王,国师大人如今在墨家机关城总院。”章邯上前回道。
“……”嬴政和文武百官才想起来,他们要灭赵貌似没跟无尘子商量过,让无尘子为主将也是他们自己讨论的,偏偏居然没有人对此感觉到有任何的不妥。
“大王,此次出兵多少也需要讨论。”缭这也才开口说道,他们是不是傻了,一说到无尘子为主将,连最关键的出兵数目都忘记讨论了。
于是一干武将又全都看向白亦非,导致他们犯了这种错误的根源就是白亦非的反叛,让无尘子的仗是越打人越多,因此他们都忘了去考虑该给无尘子多少人马了。
“我……”白亦非低着头,这不怪我吧,我很早就想提醒了你们了,可是我是文官啊。
“国尉大人觉得出兵多少合适?”嬴政看着缭问道,目光也是在王翦和蒙武身上扫过。
“上党、夜王有将士二十万,所以臣以为灭赵当再发兵四十万,共计六十万。”王翦却是抢先开口,这是他之前就考虑过的,赵国总共有兵马三十余万,所以两倍攻之,而且灭赵以后,他们就要顺势南下,与颖川郡的戍守者联手,灭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