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權寵新娘蜜如甜 起點-366 指導大家推薦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饭后,乔墨儿依然最后一个离开,帮助大家继续收拾着桌子,顺便再次指导一番小青,让她继续练一些基本功,好让她为接下来的日子里,打好基础。
也是因为乔墨儿偷偷指点儿小青,被人给发现了,她们也都折返回来要同乔墨儿一同收拾碗筷,想要乔墨儿也指点一二。
“你们这般回来,难道不怕我身上的酸臭味影响你们学习吗?还是大家移步练功房,我回去洗漱一番后,再教大家一些舞艺吧。”
乔墨儿对她们并没有像小青那么喜欢,但想到既然都是为艺居阁好,那她为何不一起教了,好让大家都能随时一人孤军奋战,每一个人都可以成就小九,也可以成为小九。
“夫人,你说什么呢,您这身味道是辛勤的汗水,她们这些人不懂,你不要和她们一般见识。”
“小洛,你刚刚还说蝶儿姑娘和庄主是人中龙凤,怎么这会儿又来拍夫人的马屁了?”小青就是看不惯小洛这善变的面孔,所以当着大家的面,毫不留情的博了她的颜面。
小洛是个圆滑之人,见小青这么替乔墨儿打抱不平,立刻改口道:“诶,这还不是和夫人接触少了吗?经过一顿饭后,我才发现,夫人为人处世那是相当的好,我们都应该学习夫人饭后自行收拾碗筷,以免给别人带来不便。”
“小洛,你还真是能把方的说成圆的啊,夫人是不会吃你这套的,你还是别白费心机的讨好夫人了。”
小青继续回怼小洛说道。
“是,从今天开始,还请大家多多指教,碗筷一事,小洛既然提出大家自行收拾,那等会儿我就会去同赖妈妈说一声,告诉她小洛提了了一个不错的想法,到时候阁主有什么奖赏,我会第一个转交给小洛你的。”
乔墨儿并没有像小青说的那般,不愿同她们接触;相反,她更喜欢她们昧着良心,做一些恭维的事情,这样在她们的学习上,就会有很大的积极性。当然,她也还是依然吃饭的时候,会有人跑来叨扰她,若真的非要叨扰她,还得麻烦那人等她用完膳后再来同她叨扰比较好。
小洛摆摆手说,“夫人别开玩笑了,我这个馊主意,赖妈妈怎么会听呢,更何况这些事情都是习惯性的问题,大家也不能说改就能改的。”
“听,对艺居阁有好处的事情,我们都会倾听改进的。”
赖妈妈总是出其不意的出现在乔墨儿的附近,有的时候乔墨儿都怀疑赖妈妈会隐术,不然她怎么会随时随地出现在乔墨儿附近。
“既然赖妈妈都发话了,大家赶紧收拾吧,我这就回去洗漱一番,待会儿练舞房见。”
乔墨儿说完连忙从人群中抽离出去,回到房间洗漱一番后,便匆匆忙忙的去了练舞房。
练舞房的姐们仍然还是一副各练各的,丝毫不会因为乔墨儿的话,而团聚在一起等待练习。
而同样的,放眼望去,也只有小九一人在那儿出类拔萃的跳着最好看的舞,但乔墨儿觉得她只不过是底子比别人好,所以才比别人跳的优秀,其实她还可以跳的更好,但由于她自己觉得已经达到了巅峰,所以对追逐更好的舞艺,她就没有更多的要求了。
“夫人来了。”小青对大家喊道。
果然小青的话音刚落,众人就簇拥而上,围住了乔墨儿。
“夫人,您刚刚有看见我们的舞步吗?有没有很惊艳?”
“是啊,夫人,我每日勤加练习,可总是赢不过身边人,是不是我练习的方式错了,所以才一直得不到大家的赏识。”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權寵新娘蜜如甜笔趣-366 指導大家展示
“夫人,我也很努力,就是日日不见成果。”
大家七嘴八舌的同乔墨儿说着自己的问题,乔墨儿也很有耐心的听她们全都说完了,才开口说话了:“你们练习更多的是看进度,而不是基本功,你们总是各练各的,自然是不知道自己不足之处在哪儿,所以现在还烦请你们按照平日里上台表演的台位站好,我好给大家好好讲解讲解。”
乔墨儿之所以让大家按照台位站好,是考虑到了小九的面子,她作为舞中花魁,自然是要站在大家中间的,其他人也有自己心里的小九九,与其让他们因为站位而斤斤计较,还不如让她们把闲杂的时间放在学习上,或许更会让事情事半功倍。
大家也很听话的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唯独小九磨磨唧唧的,不相信乔墨儿会改变她们每个人的舞艺。
待小九在众人目光之中站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后,乔墨儿才继续开口说话。
“大家先看我跳几个简单的动作,然后你们跟着跳一遍,看看自己是否每个动作都能做到位。”
大家点头说好,乔墨儿便开始跳了起来。
她跳的其实是小时候宫廷舞师常教的一种动作,柔软轻盈的步伐,不是每个人信手拈来的,可能是她小时候颇有天资,所以对舞艺这方面容易无师自通,对于舞师教的,她也没有在意过,时隔多年以后,乔墨儿才明白了舞师的用意。
大家看着乔墨儿跳的这几个简单的动作,都觉得太简单,感觉是在玩她们,都表现出了一副不想学的态度。
小九看乔墨儿跳这些不堪入目的动作,嘴角带着一丝不屑,“夫人,这些东西上不了台面,您将这些东西拿出来博人眼球,简直是在自取其辱,还是别跳了吧。”
乔墨儿没有理小九的话,仍是继续将这几个动作坚持给跳完了。
“好了,我跳完了,现在该你们跳了。”
“夫人,我们不想跳这些。”
“就是夫人,这些不太适合我们。”小洛等人不愿意跳这些,但小洛也不愿再得罪乔墨儿,说话也就委婉了一些,“或者夫人您可以跳难一点儿的教我们。”
“你是想累死夫人吗?夫人是晌午之前喝了四坛酒的人,你们这般让夫人跳来跳去,不怕夫人出了事后,庄主来找你们索命吗?”
小九的话是在劝大家不要在作死的边缘徘徊,不想跳就不要跳,干嘛勉强自己。
“夫人,我来跳。”
小青举手,她说她来先跳。
乔墨儿点头默许,其他几个舞姬等着看小青在这儿怎么阿谀奉承乔墨儿。
却不成想,平日里舞艺虽谈不上很差的小青,在重复乔墨儿刚刚那些动作的时候,很难表现出像乔墨儿那般十拿九稳,甚至每次转换动作的时候,还会出些小差错,这让众人都开始怀疑小青是故意这般讨好乔墨儿的。
小九最看不上小青这般奉承乔墨儿的,于是为了痛打乔墨儿的脸,小九也同小青一同跳了起来,可事实总是特别的残忍,小九自己也被这几个动作羞辱的体无完肤,她一向基本功扎实,也会因为这几个动作,心生浮躁,做不到完美的境界。
众人见平日里舞艺最好的小九,都因为这几个动作而夭折,都纷纷跟着开始跳了起来,这一跳不要紧,大家自身的缺点一下全都暴露出来了,不是手足无力,就是柔韧性不够,还有一些肢体不协调等原因,让大家对乔墨儿的印象又再度刷新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