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 南山堂-第920章 楚王府的人,惹不起鑒賞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长孙冲跟郑海就像是刚刚死了爹一样,拉着脸去见王富贵。
楚王府虽然有程静雯和武媚娘在当家,但是她们肯定是不会出面跟渭水钱庄谈的。
“长孙兄,等会我们得尽量把价格抬高一点,减少一下我们两家的损失才行,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跟家中的族老们交代。”
郑海这几天的心情波动,比长孙冲还要大。
作为郑家嫡长子,郑海的才华和心理素质要比长孙冲还要差那么一点。
要不然也不至于在两家的合作之中,长孙家一直占据着主动地位。
“郑兄,你要是那个王富贵,你会接受渭水钱庄的抬价吗?眼前没有时间等待的是渭水钱庄,不是他们楚王府。真要说起来,我们现在是去求人家收购渭水钱庄呢。”
长孙冲虽然不甘心,但是不想等会交涉的时候因为自己内部的原因,搞得王富贵一个商人在那里看自己的笑话。
“可是……可是我们至少要把这几天投进去的十几万贯钱给要回来吧?前面几年的那些投入,我们可以当做是打水漂了,毕竟渭水钱庄一直都是半死不活的状态;可是那十几万贯钱可是最近几天真金白银的投进去的,如果不是因为百姓挤兑,到时候渭水钱庄是一片光明啊。”
想到那一车车的金银铜钱,郑海心中那个痛啊……
整个荥阳郑氏,一年也挣不到十万贯,如今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几乎就把贞观十六年全年挣的钱都给填进去了。
他怎么也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钱庄里还有多少钱银,你昨天是亲自查看过的;顶多再坚持今天一天,明天就无钱可用了。但是那个储户存款被冒领的事情已经愈演愈烈,再加上借贷商家把钱给亏没了的各种传言又满天飞,现在是没有一个人愿意把钱继续留在我们的钱庄,这个时候,如果他们发现自己手中的存单已经不能正常的换成钱……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长孙冲觉得好心累啊!
明明自己已经非常委屈,非常难受,偏偏还要继续劝说郑海接受现状。
自己又不是他阿耶!
“长安城乃是大唐帝都,那些百姓应该没有那么大胆吧。这几天,我看长安县和万年县的所有警员都上街维护秩序了,那些刁民的胆子有那么大大吗?”
郑海很没有自信的说着。
“呵呵,都已经是刁民了,胆子能够不大吗?至于警员……你觉得警员会站在楚王府那边还是渭水钱庄这边?适当的混乱,如果对楚王府有好处的话,他们肯定不会尽全力去镇压的,到时候御史们弹劾我们两家的奏折,估计都能把大明宫给淹没了。”
听了长孙冲的这话,郑海久久无语。
眼看着快到大唐皇家钱庄的总部了,郑海才冒出来一句,“那我们的十几万贯钱就打水漂了吗?”
……
楚王府有人盯着渭水钱庄、长孙家和郑家,郑家、长孙家也有人盯着楚王府和大唐皇家钱庄门口的动静。
那长孙冲和郑海刚刚出门,就已经有人陆续过来给王富贵汇报动静了。
“王掌柜,等会你先别着急跟他们讨价还价,让我去会一会他们。”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孽子 起點-第920章 楚王府的人,惹不起展示
狄仁杰这段时间一直带着警员在大唐皇家钱庄和渭水钱庄之间往返,将整个事情的经过看的一清二楚。
如今事不可为,长孙家就想那么轻松的把烂摊子甩掉,狄仁杰觉得怎么都不能让他们甩的那么痛快。
“狄郎君,按照侧妃娘娘的意思,这事最好是尽快的解决呢。”
王富贵有点担心狄仁杰把事情办砸了。
“你放心,我知道轻重!”
熱門都市言情 大唐孽子-第920章 楚王府的人,惹不起相伴
狄仁杰自然是清楚武媚娘的意思的,他也不会跟武媚娘对着干。
只是他觉得在顺利的办完事情的基础上,让长孙冲和郑海记忆更加深刻一点,还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当长孙冲和郑海来到大唐皇家钱庄的时候,见到的不是王富贵,而是狄仁杰。
这反倒是让他们松了一口气。
狄仁杰比他们小,应该更好对付。
狄仁杰是进士科的状元,地位比王富贵高,他们觉得这是楚王府对这事重视的表现。
所以长孙冲直接开门见山的把目的给说了出来。
“狄郎君,我们过来商讨出售渭水钱庄的事情,这事你能够做主吗?”
“能不能做主,这得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狄仁杰也没有让人上茶,就那么神情平静的跟长孙冲说着话。
“渭水钱庄如今有超过一百万的储户存款,是大唐第二大的钱庄;不过我们觉得钱庄这种东西,是楚王殿下发明出来的。专业的东西,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所以愿意把渭水钱庄转卖给楚王府。”
长孙冲干笑了两声,想到刚刚路过渭水钱庄的时候门口排的长队,什么争吵的念头都消失了。
要是在自己阿耶辅助太子殿下监国的时候,长安城因为长孙家的原因搞出动乱出来,那对长孙家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大到动摇陛下对长孙家的信任。
这绝对不是长孙冲希望看到的场景。
“渭水钱庄规模搞得这么大,我们这小胳膊小腿的,哪里有那么多钱财来收购啊,长孙郎君还是继续辛苦辛苦,把这渭水钱庄继续经营下去吧。”
“不用楚王府出什么钱财,随便象征性的给个几万贯钱,这渭水钱庄就是你们的了。渭水钱庄成立以来,包括买地、修建钱庄的建筑、雇佣人员等各种花销,我们至少投进去了五万贯钱。
这段时间,我们又额外的投入了十几万贯钱进去。哪怕是不算那些储户存款的价值,我们也差不多投入了二十万贯钱到渭水钱庄,你只要出个几万贯钱,就可以获得二十万贯钱的东西,何乐而不为呢?”
长孙冲的态度显得很诚恳,一句谎言都没有。
事实上,他说的这些消息对于楚王府来说也不是什么秘密。
“既然已经投入了那么多钱财,要是贱卖的话,多可惜呀,继续留着呗。”
狄仁杰一点都不着急,今天,他是吃定长孙冲了。
可惜就是这家伙是男的!
要不然吃起来肯定更加的可口。
“狄郎君真会说笑!”
长孙冲尴尬的笑了笑,硬着头皮继续说道:“明人不说暗话,外面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虽然只要继续往钱庄投入资金,熬过了这段时间之后,渭水钱庄的前途就是一片光明。但是我们觉得钱庄这个行业,由楚王府来掌控就已经够了,我们做的再好也是比不上你们的,所以卖掉渭水钱庄,我们是认真的。”
“长孙郎君,你也知道,楚王府如今的摊子铺的有点大,没有多余的钱财去收购其他钱庄。长安城中,还有好几家钱庄的规模也不小,说不准他们愿意出更高的价格收购渭水钱庄呢,你要不先去问一问,也免得不小心把渭水钱庄给贱卖了,以后后悔啊。”
“不后悔,当初那石炭和煤矿矿山,我们不也是低价卖给楚王府了吗?你什么时候听说过我们有去纠缠不休?卖了就是卖了,契约一签订,一切就都已经过去!”
长孙冲忍不住把十几年前出手煤矿的事情拿出来说事,心中异常的憋屈。
至于狄仁杰说的去找其他钱庄的事情,他提都没有再提。
要是找其他钱庄有用,他还会来大唐皇家钱庄吗?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不后悔也没有用啊,你知道这几天我们往大唐皇家钱庄运了多少钱财吗?楚王府库房里的存银都已经搬运一空了,实在是拿不出多余的钱财了。”
“没关系,我们白送!一文钱都不要!”
长孙冲咬着牙,吐出一句自己怎么也不愿意说的话。
而旁边的郑海则是欲言又止,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这已经是他们刚刚商量的可以接受的最差的结果了。
这个方案一抛出来,基本上就意味着两家之前投入到渭水钱庄的钱财和心血,全部都付诸东流了。
“白送啊?这怎么好意思呢,我们楚王府一向是不会干这种强买强卖的事情,传出去了,还以为我们仗势欺人呢。”
狄仁杰想到这段时间楚王府面临的压力,再看到长孙冲此时的嘴脸,胸中一片痛快。
“不是强买强卖,这是我们自愿的!狄郎君要是有这个担心,等会签订了契约,我立马就可以安排人在《长安晚报》上面刊登一个声明,把这个事情给说清楚。”
“那也不合适啊,这么大的一笔买卖,居然不涉及金钱交易,让人觉得很不真实啊。”
狄仁杰的这话,让长孙冲开始迷糊了。
这是什么意思?
莫非狄仁杰同意花钱去买渭水钱庄?
有这样的好事?
“狄郎君,那你的意思是……”
长孙冲试探着问道。
“一万贯钱,就一万贯吧,怎么也得有个像样的数字,才能让人感到这是一笔大生意啊。”
狄仁杰这话一出口,长孙冲大喜。
他都已经接受了免费出让了,如今狄仁杰开出了一万贯的价格,虽然跟最开始他提出来的几万贯还有差距,但是已经超出他的意料了。
“没问题!就一万贯钱,我们把渭水钱庄的所有东西全部卖给楚王府,现在就可以签订契约!”
“可以啊,先给钱,我们再签订契约咯。”
“也不着急,签订完契约再给也没问题,要是楚王府的资金真的比较紧张的话,过几天再给也没有问题。”
长孙冲难得的大度了一把,脸上有了一丢丢的笑容。
“长孙郎君,你是不是对我的话有什么误解?”
“啊?”
长孙冲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明白狄仁杰话里的意思。
“不要啊,先给钱,再签订契约,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那……那也没问题,那我们就先收钱了,银票也好,金币银币也好,给什么都可以。”
长孙冲觉得狄仁杰这个人,怎么有点傻乎乎的样子?
楚王府居然让这么一个人出来跟自己谈生意,也真是够了!
“收钱?什么收钱?我说的是你先给我一万贯钱,然后我们再签订契约!”
长孙冲:……
郑海:……
气氛一下子就诡异了起来,长孙冲和郑海都脸色发青,很想破口大骂。
但是,想到了渭水钱庄如今的处境,多拖一天,就多一天的风险,他们不敢冒这个风险啊。
“一万贯就一万贯!狄郎君,我现在立马就让人去取一万贯银票过来,我们可以先准备契约签订的事情了。”
如果狄仁杰要讹长孙家十万八万贯钱,长孙冲肯定是不会答应的,大不了鱼死网破,大家都别好过。
但是只是一万贯钱的话,长孙家和郑家两家人一平分,倒也不算什么。
这还在他能够接受的底线范围之内。
只是这种心情,就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倒贴一万贯钱啊!
他长孙冲折腾了这么几年,亏进去了将近二十万贯,最终居然还要倒贴钱才能把渭水钱庄给卖出去……
想一想都心累!
不想再努力了!
越努力,越亏钱啊!
“没问题,契约马上就可以准备好!”
狄仁杰也知道做事要适可而止,很痛快的同意了。
当天傍晚,长安城的百姓们就在《长安晚报》的一个角落之中,看到了很不显眼的关于渭水钱庄转让给楚王府的新闻。
不过,这个新闻放的再不显眼也好,并不影响它的威力。
长安城所有的勋贵们都知道,这一次长孙家跟楚王府掰手腕,那是输了!
输的非常彻底!
用《三国演义》里面的话来说,那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很快的,《大唐日报》等其他报纸也都跟进了这个新闻,一些接了渭水钱庄钱财的商家,也都表示为了让百姓们能够及时取到属于自己的钱财,愿意提前归还渭水钱庄的借款。
一场热闹了十来天的大戏,以出乎大家意料的方式收尾了。
颇有点虎头蛇尾的感觉。
不过,这却是让大家更加清晰的认识到一个道理。
楚王府的人,惹不起啊!
血淋淋的教训摆在那里!
楚王李宽都还没有站出来,渭水钱庄就已经输的一塌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