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表小姐 ptt-第二百三十五章 牆角分享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表小姐
不管襄阳侯府解家五小姐是怎么想的,常凝出阁,又是来人家家里做客,这面上就不应该带着戚苦来,给东家添乱。
她一个人在长廊拐角站了半天,收拾好了心情,这才慢慢回了厅堂。可心里到底有些不舒服,别起哄去看新郎接亲的时候,她留在了厅堂,偏又有丫鬟来收拾屋子,重新摆瓜果糖食,续上水,等看热闹的女眷回来了,就能清清爽爽地坐下来重新絮叨了。
解五小姐好歹也是客人,她在那里坐着不动,那些丫鬟也不好收拾。
她想了想,去后面的小花园。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谁知道刚过了游廊,就看见王晞,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蹲在台阶旁的西府海棠下,低着头,不知道在干什么。
她吓了一大跳,以为王晞不舒服,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就听见王晞正说着话:“今天的的酒宴一点也不好吃,我就喝了碗甜汤,那甜汤还做得不地道,不知道加了什么,齁甜齁甜的。是这么说吧?你们北方人把甜得腻叫‘齁甜’的?”
解五小姐顿时血全往头顶涌了。
王晞这是在跟谁说话呢?不会私会谁吧?
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的,给遇上了呢?
早知道这样就不应该管她舒服不舒服,直接走了算了。
回答王晞的果然是个男子的声音,而且声音还挺好听的,带着些许的笑意,道:“是这么说!果然是站在什么山头唱什么歌。你这才来几天,连这都学会了。不过这样也好,看你适应的多好啊!根本就不存在什么连颗花椒都没得吃的?我现怎么无能,也不可能连棵花椒树都找不到吧?到时候给你在院子里种一大片,我看大舅兄还有什么说的!”
王晞咯咯地笑,抬头朝身后望去。
解五小姐这才发现那边柱子后在露出双青色绣云纹的福头鞋来。
和王晞说话的是陈珞吗?
她的脸一下子火辣辣的。
这两人的可真黏糊。
都订亲,还跑出来私会。
想到这里,她眼睛珠子不由一转。
从前柳荫园和长公府可只隔着一道墙的。
她就说,这婚事怎么来的这么蹊跷,原来两个人在订亲之前就早有来往。
这么一想,她肩膀都耷拉了几分。
就算是这样的,能不声不响地让长公主答应了,还出面帮他们订了亲,那王晞也是个有本事。
或者说,陈珞也足够喜欢王晞了。
不然以陈珞的性格,喜欢他的人多了去了,他要是愿意,早就订亲了。
就像他们之前说的魏国公府的二小姐,人家外祖家里出来,不是还有舅妈娘家吗?什么时候论得到魏国公府这一家子和魏国公没太大关系的旁支出面,那二小姐也不过是拿这做借口,想从陈珞这里下手,把陈珞笼络到手里而已。
估计陈珞早瞧出来了,根本不搭这茬。
她忙躲到了旁边的香樟树旁,想着等会他们走了自己再出去,也免得王晞和陈珞尴尬。何况像他们这样的,许是趁着大家都来参加婚礼,见个面,说上两句话,怕被别人发现,应该很快就会各自散了。
谁知道她躲的不是地方,两个人说话她能听得清清楚楚的。
一个道:“你见过花椒树吗?一棵就结好多的,我们这样的人家,能吃一个冬天。花椒还分红椒和青椒,红椒烧鱼好,青椒烧肉好。”
一人道:“照你这么说,我还得弄两株花椒树啰!”
“那你弄不弄?”
“弄!我要不弄,你肯定会有话说。说不定还会克扣我的吃食。我上次去吃饭的时候仔细看了,那个泡菜上面是红色的花椒。”
王晞听着笑呵呵地起身,道:“小菜你是不是更喜欢吃泡菜?我之前看酱菜,你还吃几筷子。那咸菜,你可不怎么喜欢吃。”
酱菜是北边的口味,咸菜是南边的口味,估计他是酱菜、咸菜都不爱吃,但因为习惯,还吃几口酱菜。
陈珞见她起身的时候就隔着衣袖抽了她一把,顺势还让她坐到了旁边美人靠上,道:“我们家不怎么吃这些的。我母亲说,她小的时候,常被教养嬷嬷训斥,不敢多吃,晚上饿得慌,有好心的宫女就给她用饼子夹点酱菜,就是一顿了。她长大之后,就特别不待见酱菜,我们家就不怎么吃酱菜,我也就觉得一般般。”
王晞唏嘘道:“这还没我小时候日子过得好呢!”
“所以说,越是金碧辉煌,越是如临深渊。”陈珞不以为然地笑道,“你再看薄明月那日子过得,得意的时候真得意,不得意的时候真是提心吊胆的。有时候,土财主有土财主的好。”
又问她:“你刚才可看清楚了那蚂蚁洞在哪里了?找这个做什么?”
王晞抿了嘴笑:“好玩!”
“是无聊吧!”陈珞半点不客气地戳穿她,“我倒觉得不必如此。她们要说闲话,你也凑过去说呗。谁还怕谁不成!”
王晞笑道:“说你们家的也行?”
这段时间镇国公进进出出都带着陈璎,施珠嫁人之后却从来没有参加过京城功勋之家的宴请,而长公主的性子大家是都知道的,当年不屑于搓磨陈璎姐弟,更不会搓磨施珠了。
施珠为何不来参加交际应酬,王晞和陈珞订了亲之后,大家不是看见想起来了,不是打眉眼官司,就是委婉地问她。
她怎么知道?
加上不懒得去凑常凝的热闹,就随意地转了转。
不曾想碰到了陈珞。
送嫁的时候大家都看个热闹,男女之防也就没有那么严格。
陈珞是代表镇国公府过来的,当时他正坐在外院的大厅的屋檐下躲清静,一眼瞥过去看到了常妍身边的那个丫鬟,听着那丫鬟和小厮在说什么去哪里买个果子来,还说:“小姐等着招待表小姐,你快去快回。”
他当时奇怪,就问了一声。这才知道王晞没跟着内院的女眷送嫁。
陈珞当时心里就急了起来,生怕王晞吃了什么亏,常珂要安慰她,送走了常凝准备安排王晞在柳荫园歇了。
结果他找过来,王晞在蹲在那里看蚂蚁搬家呢!
看见他,还把白果几个打发去给常妍回话去了,两人在这里说了半天的话。
“腿麻不麻?”他问着王晞,想给她按按腿才好,又怕唐突了她,只好道,“等会记得让丫鬟给你揉揉。”随后交待她,“我们家的事,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没什么好给他们脸上贴金的,谁不知道是个怎么回事?只是别把你自己折进去就行了。”
这位心可真大!
王晞就逗他:“他们说长公主,我也能不做声吗?”
“原本子女就不应该说父母的不是。”陈珞给她出主意,“你不做声才是对的。”
这就是不管怎么样都站在她身边呗!
这婚事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好。
王晞笑眯眯地点头。
陈珞就道:“你在这里呆着别动,我叫了白果她们过来,让她们扶了你去柳荫园,在那边随意吃点就回了。我这边估摸着要等到半夜了。他们会先送了你再送我的,你不用害怕。”
吉时是晚上酉正,新娘子未时就要出门,晚还有喜宴,亲近点的或者是住的远的,就在永城侯歇着了,新娘子三朝回门了再走。王晞这样的,应该等新娘子回门认了亲才回去的,可永城侯府没有一个人跟她说,她也就装不知道了。
陈珞也是这个意思:“要是不想呆了,这就打发去跟你嫂嫂说一声,你们先回去,犯不着在这边熬着。大舅兄那里,我会看着点的。”
女眷可以先走,但王晨那边却也算得上是个机会,认识一些场面上的人。特别是有陈珞亲自带着——和长公主家结了亲是结了亲,可这门亲事两家是个什么样的态度,这亲疏远近就显出来了。
以后王晨在外面别人不至于巴结却也不会随便欺负。
王晞应了一声,道:“那我还是嫂嫂先回去吧!他们不把我们当正经的亲戚,我们也犯不着弯了腰给别人做脸。”
“我也是这么想。”陈珞催她,“那就早点回去。还可以让自己灶上的厨子做点好吃的。你刚才不是说没吃好吗?”
他的声音柔下来,声调低下来,就显出几分浓浓的宠溺来。
王晞这段时间听多了有些习惯了,没觉查出会来,那边听壁角的解五小姐却被震得王晞和陈珞散了都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陈珞居然有这个时候。
他和王晞说话那模样,半点也看不出勉强,听似一般,细细一想,却是处处都以王晞为主。
她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解家看似花团锦簇的,可因为祖母捧高踩低,一碗水端不平,几房兄弟姐妹个个戒备心极重,家家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夫妻之间相敬如宾的多,能说上几句体己话的少。
像她父母,在一起除了商量孩子的事,就没听见彼此问候过对一句冷暖的。
她母亲身边有乳娘和自幼陪着一起长大的嬷嬷。他父亲从小服侍他的姨娘和心腹的管事。
她从前觉得这样挺好的,可这几年,哪怕是身边丫鬟婆子一堆,心里却总是冷冷的,看到别人家热闹就想凑过去,哪怕与她没有关系,听听也觉得有意思。
特别是她哥哥娶了嫂子以后,从前还能和她说上两句话,管她几件事哥哥更多的目光也放在了自己的小家里。
她以后会怎么样?会不会像王晞这样遇到个有关心、体贴自己的夫婿呢?
她想起了薄明月,想起了陈珞说的金碧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