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承包大明》-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新時代降臨(新年快樂)展示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承包大明
如他们所愿。
万历明确表示不会罢黜儒家。
但他们却感到非常难受,不管是奸,还是忠。
而万历就是要让他们感到难受。
其实万历若宣布罢黜儒家,他们只会感到愤怒,感到委屈,感到不公,而不会感到难受。
万历恨得可不是什么儒家思想,恨得就是这些人。
让他们难受就是这场朝会的唯一目的。
当着他们的面,撕毁他们的面具,然后再狠狠挖苦他们的一番,将多年积累的怨气,全部发泄出来,有仇不报,那不是肥宅的作风,肥宅就是这么小心眼,你们之前骂得那么欢,朕今日若不让你们难受,朕怎么睡得着。
朝会结束之后,许多大臣虚脱一般,晕厥过去,张鹤鸣就是其中之一。
这些言官一直都是朝会得主角,但凡开朝会,他们跳得最欢,这是他们有史以来开过最为煎熬的一场朝会。
申时行也不好过,他也不想儒家亡,但是他又不能决定什么,皇帝挟天下百姓来对付他们,是长长松得一口气,拿出手帕抹了抹汗。
这时,一个宦官走了过来,道:“首辅大人,陛下请你们几位阁臣去一趟武英殿,陛下要召开内阁会议。”
“我知道了。”
申时行郁闷地点了点头。
以往听到皇帝召开内阁会议,内阁大臣个个都是兴奋极了,谁让万历是个宅男。
但是今日。
他们真不想参与。
难怪方才没有挖苦我们,原来是要给我们开小灶啊。
可真是要命啊!
当他们来到武英殿前,发现郭淡斜靠梁柱上,跟张诚、田义两个老太监在那里吹牛逼。
王家屏他们个个将眼睛睁得跟铜铃一般。
这个罪魁祸首,可算是露面了。
“申首辅,咱家就是跟这小子刚好碰上,可是跟他不熟。”
张诚赶紧站到一边去。
田义也默默地为他们腾出场地。
两个死阴阳人,天天死这么多人,怎么就不死你们两个。郭淡暗骂一句,然后朝着申时行他们拱手道:“各位大人,许久不见,别来无恙。”
许国是咬着后牙槽道:“你小子可真是能耐,竟然…竟然…你父亲也是儒家出身,你这么做对得起你父亲吗?”
郭淡笑道:“大人别这么说,其实我也是儒家中人,故此为儒家清除废物和垃圾,乃是我的职责所在,我父亲若在天有灵,也必然含笑九泉。”
“你说什么?”陈有年眉头一皱,不怒自威。
郭淡道:“难道我说错了吗?那些名誉扫地之人,有哪个不是废物,他们又有什么过人的本事?他们凭什么成为人上人?真正的儒家精英,全都站在这里,个个都是完好无损。”
王锡爵呵呵两声,道:“不敢,不敢,我们还得感谢郭顾问放我们一马。”
郭淡笑道:“哪里,哪里,摸着良心说,我是真没这能耐。”
申时行道:“但是你有没有考虑清楚,这么做会引发怎样得后果。”
郭淡道:“我只是考虑到,再这么下去,这结果就一定不会好的。”
王家屏问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郭淡笑道:“就凭一个地球说,也能儒家小丑上蹿下跳,一段爱情就能让天下群魔乱舞。”
说着,他手指一比,“就这点心胸,这结果能好吗?治国是需要理性,而不是感性,破了衣服就得补,补不了就剪了当抹布,虽说心有不舍,乃是人之常情,但也得理性面对。”
王锡爵道:“就算如此,你这一刀切,最终会引发怎样的后果,谁也不知道,偌大的国家,千万百姓,这一旦出事,后果不堪设想。”
他不仅仅是担心儒家,更多是担心未来,因为从未出现过这种事,未来完全就不可预测,这是很可怕的。
郭淡笑道:“有陛下在,这用不着我们操心。”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皇上驾到。”
说曹操,曹操到。
阁臣赶紧站在两边,“臣等恭迎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不用多礼。”
万历轻飘飘地扔下这句话,便大步入得殿内。
申时行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意气风发的皇帝,不禁是面面相觑。
这是当然。
今日必将载入史册,万历自然非常兴奋。
这一场会议进行了大半天,直到傍晚时分才结束。
当会议结束后,万历是一脸疲态离开了,仿佛被掏空了一般,但是王锡爵脸上不但没有疲态,反而显得精神奕奕,幸亏是一群老男人,要是一群男男女女,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许国是兴致盎然道:“如今天色还早,我们不如去把这些事给办了吧。”
郭淡听得愣了下,然后抬眼望天,这不都黑了吗,还早?哥可是要回去滚床单,不跟你们疯。
这时,王锡爵走了过来,由衷地向郭淡说道:“也许你说得是对的。”
当他们在会议上听到万历主动提出“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时,人人都是目瞪口呆。
自古以来,最最最高级别的也就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可没有说天子的,天子可就是法,这可是第一回。
不管万历是否做得到,但至少万历有勇气喊出这个口号,并且将这列入明律第一条条例,等于是昭告天下百姓。
难道咱们的皇帝真的是三皇六帝吗?
服了!
这回他们是彻底服了!
你要是这么干得得话,那儒家思想确实是比较落后了,这天人感应也确实是没有存在的必要。
您太狠了一点。
这些阁臣们亢奋地真是睡不着觉,叫上参政院参政知事是加班加点。
目前社会上还是非常动荡的,一点也不和谐,这必须要马上稳定住人心,此事不能再拖下去。
万历先是下达圣旨,确定国家将以发展科学和经济为先,追求国强民富,不再以某一种思想为尊,而是所有思想都将为经济发展和科学发展服务。
对于官员的考察,更多是在于当地百姓的生活水平,而不是缴税,如果百姓连税都缴不上,那这考察也就免了,你赶紧下去。
同时彻底废除摊派,以新税法取代,任何官员都不能临时加税,官员是没有这个权力,所有权力都归中央,但是在新税法中,还是有一条例外,就是在遇到危及到国家安危的情况下,国家可以进行增税的。
只有这一点。
而在灾难时期,将进行免税,都将会有明文法律规定。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大改变,那就是教育,而这一点,其实是此次争斗的核心,万历宣布国家将每年十分之一的税入用于教育,而他个人今年将拿出五十万两来贴补教育,其目的是帮助更多穷苦孩子读书。
要给予每个百姓公平竞争的机会,决不能遗漏一个天才。
而在教育方面,确定在小学教育以儒家思想为主,要树立好品德,但这个儒家思想,是要回到孔孟时期,三纲五常这些礼法全都删除,你怎么去成婚,怎么去生孩子,这个你们自己决定,官府不管。
主要就是六德、六行、六艺。
当然,其中也做了许多删减和改动,比如说六艺中的数学,规定要占三分之一的篇幅,六德六行合一门功课,占三分之一,乐、御、射占三分之一。
同时规定课本自己定,只需要包含这些内容就行,不需要拿论语当课本。
但是到大学级别,就没有什么限制,你是教儒学也行,教道学也罢,都是可以得,当然,你不能教大家如何造反,你们要敢教这个,那朕就给你们科普一下什么是凌迟。
科举还是保留,但正式废除八股文,并且规定不再以思想为主题来考试,取而代之的是政治学,若想当官,就必考这一门,这里面其实就包含儒家思想,但同时也可以包含其他学派的思想。
不给限定,你可以将这些思想都融合在一起。
儒家中人顿时是泪眼汪汪,跪在地上,哭得是稀里哗啦,感谢主,不,咳咳,感谢皇帝。
他们非常担心报应,可别罢黜儒家,那他们真无法接受。
如今在教育行业,不但没有限制儒家思想,给予儒家思想的肯定,只不过是回到孔孟时期,同时也给予其它思想平等的机会。
以及其中数学和体育占得比例非常高。
但这已经非常不错了。
万历心里很清楚,要废除儒家思想是不可能的,这都是骨子里面的东西,怎么去废,就连衣服都蕴含着儒家思想,而且对外也没法交代。
罢黜的其实是独尊,不是儒家。
而年轻学子也纷纷夸赞万历,真是胸怀若谷,不愧是千古一帝,同时又竞争三皇六帝的男人,他们的诉求其实也是罢黜独尊,百家争鸣,而不是罢黜儒术。
但是法家的崛起,已经是不可逆的。
礼教没了,只能寻求法家来弥补。
万历这一回是彻底确定三院制度,同时将法和政分离,官府就只管发展经济,这事就已经够官府忙了,他们哪里还管得了司法工作,司法全归三院,立法归刑部,其实就是归中央。
确定“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法制思想。
那么官员就更是如此。
最初是如果案件涉及到官员,那么统一归刑部和大理寺,三院是没有这个权力的,但是现在也改了,官员若触犯刑事案,尤其是涉及到百姓,那么就归三院,但若只是违反朝廷制度,那将归刑部。
意思其实还是没有变,就是将上层和下层分离开,咱们统治阶级内部事就内部处理,不要去打扰百姓,公不公正,咱们自己决定,但涉及到百姓的刑事案,就必须要公正处理。
你贪污是内部问题,但若你去敲诈百姓是刑事犯罪。
这个很有意思,也暗示万历的心态,他心里认为,就是你们这些贪官污吏,天天坑百姓,骂得却是朕,这不公平,朕是个受害者,这个锅要背也应该是你们为朕背,凭什么朕为你们背。
对于百姓公正,加上帝王对官员有绝对处置权力,这江山将无忧矣。
政治架构方面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内阁统管六部,但阁臣任免权在皇帝手中,主要就是裁减一些礼仪方面的部门,唯独兵部有些变化,未来兵部官员全都由武将来担任,但六部还是属内阁。
以文驭武传统还是没有变的。
不过都是一些经验丰富老将军,手中是没有兵权的,有兵权的都属天子,
但这个变化其实是非常关键的,这么干得话,原因就很简单,你肯定是要经常打仗,你若要休养生息,完全没有必要改造兵部。
这个变化其实就方便一点,就是当皇帝主动要打仗时,武将马上就能够提供具体计划。
为什么打仗。
下面的政策,其实就已经给出答案。
内阁方面也宣布两个重大政策,第一,就是将颁布澎湖户籍,吕宋户籍,爪哇户籍,但主要是面向一些贫困地区开放,不是全国性开放,但凡申请这户籍的百姓,将会在当地获得一百亩的良田,同时由朝廷租借农具给他们,也将由朝廷出钱送他们过去。
只要耕种五年,这田地就是属于你私人的。
第二,就是开发四川,专利大本营将会设在四川,其中包括一诺牙行和官牙,并且规定但凡涉及到国家安危的技术研究和教育,都必须搬到四川去,同时也给予诸多优惠政策。
在颁布政策的第二日,肥宅在淡淡的陪同下,驾临奖池大厅。
“突破三分了!”
“三分了!”
“天啊!”
…….
奖池大厅里面挤满了人,大家看着狂飙的股价,肾上腺素也是跟着一路狂飙。
这涨幅已经破纪录了。
“陛下,咱们商人什么都没有干,但是股价却涨这么多,这代表着所有人都看好我大明的未来,也代表着民心。”郭淡朝着肥宅嘿嘿笑道。
肥宅只是冷冷看他一眼。
郭淡愣了下,问道:“陛下为何不高兴?”
肥宅激动道:“要不是你当时搞什么抛砖引玉,朕之前捐出五十万两可能都已经赚回来了,这全都怪你。”
说到后面,他眼中含着热泪,作为股皇竟然跟最大涨幅完美错过,这怎么去接受啊。
哇!你还记着啊!郭淡欲哭无泪道:“陛下,就您手中的股份,这也都赚了回来呀。”
肥宅没好气道:“那些股份是不能动得,但朕的这股份是可以变成银子的,这能一样吗?你到底懂不懂这买卖股份妙处在哪里?”
郭淡真的很想捶这肥宅一番,这家伙真的有些欠扁,你特么竟然质疑我不会炒股?
PS: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心想事成,身体健康,牛年大发。
另外,关于这本书已经接近尾声,因为国内已经没有什么可写的,剩下的就是收尾,主要是对外扩张这一块,包括跟欧洲争夺美洲,但是这个不太好写。
首先一点,那时代技术有限,跟欧洲博弈,时间跨度太长,来回一趟可能就是一两年,主角又不能直接去航海,这个风险太大,而且这家人怎么办,这主视角不好写。
其次,扩张这东西,若是纯仁义扩张,这个是肯定不行得,海洋上就是一个弱落强食,适者生存的地方,但是有些又不能写,我个人也觉得不太好,负能量太多了。
故此之前两部,我都是写到出海为止。
如果你们真的很期待,可能也只能番外形式来写,就是专门写几个关键点,但即便写番外,也是直接放正文里面,不会要求全订才能够看。
年节更新不会太稳定。
原本我是打算大年三十结尾,都已经在书友群说了,结果没有结成,这有些尴尬,过年期间,就还是以休息为主,也可以更加仔细一点,将尾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