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輪迴樂園 那一隻蚊子-第三十四章:隊友的無形背刺展示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轮回乐园
随着战争领主称号的终极能力激活,周边原本就肃杀的气氛,多了分冷寂感,那不是空气中的寒冷,而是更像冰冷的金属贴在皮肤表面,所产生的扎冷感。
不知为何,以往能立即召唤出的远古战兽,这次变更成了远古生物,且并没立即被召唤出。
苏晓没听过「蛀世」是什么,眼下能做的只有暂等,好在还没开战,这杀手锏来的稍慢些,无伤大雅。
冥冥之中苏晓有种感觉,这次激活战争领主称号的终极能力,好像是受到了本世界的加持,所以才有此等变化。
周边的气氛变化,对面站在城墙上的乌鹰·索拉罗也察觉到,但等了几秒,发现什么都没发生后,他皱起的眉头舒展了些,低声对一旁的女副官下达了密令,女副官匆匆离开。
白金之都正前方,此处是一大片开阔的平原,原本的信号塔等,全在之前的混战中打没,此时在这片平原上,恶魔兽军团与对面的腐化者军团对峙,彼此相隔几百米远。
恶魔兽大军前方是身高4米出头,全身黑甲,整体为人形的亚巴顿,作为恶魔兽中的首领级单位,它同样有近5米长的刃尾,在它手中,还握着一把内部宛如灌注了岩浆的双手重剑。
而在对面的腐化者们前方,是名骑着幽冥战兽的骑士,它全身黑青色重甲,右手持长柄重锤,左手戴着重型臂铠,身上的重甲有一根根生物导管,与身下的战兽相连,这是乌鹰·索拉罗麾下的头号战将,怒锤·温泽。
双方大军僵持了几秒后,一声炸响从上空传来,是一发电浆炮划破天空,掠过一道抛物线落入到白金之都内。
没错,这次决战,泰坦巨兽当然也带来,为了带来这些大家伙,融合了不少宿主,以恶魔焰龙们拖着飞行。
伴随这声巨响,腐化者们之中,一名个头矮小,全身血肉呈现出半透明幽绿的特殊腐化者咆哮一声,它是腐化者中的「躯行者」,上万名腐化者中,就有1~3名这种特殊个体,说它们是局部战场指挥官也没问题。
腐化者们的咆哮声连成一片,最前方的重甲骑士·怒锤·温泽一拍身下战兽,最先冲锋,它后方的腐化者们开始向前狂奔,张牙舞爪的凶戾模样。
在己方,最前方的首领级恶魔兽·亚巴顿迎向敌方战将,手中重剑,哐嘡一声与直锤对斩在一起,亚巴顿与怒锤交锋所产生的冲击,将周边一片区域内的恶魔兽与腐化者们轰的一声顶飞,天女散花般四溅。
重剑与战锤抵在一起,只见亚巴顿手中内部犹如有岩浆的重剑,内部的岩浆快速蔓延向亚巴顿的手臂,很快让他右半侧身躯浮现岩浆纹。
战场上,恶魔兽的尾刃横扫,将腐化者们斩到残肢乱飞,但腐化者们也是有战力的,它们和虫族一样的悍不畏死。
这也是帝国一直选择观望的原因,三家中,两家的战斗单位都没有士气到低这一说,全程满士气状态,悍不畏死是平均水平。
面对同台竞技的这两家,帝国心中很苦涩,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苏晓俯瞰下方的战场,幽冥方的防线并不坚挺,己方48万恶魔兽形成的黑色浪潮,在逐步向前推进,距离那高耸的合金城墙越来越近,上空的冥龙鲸们,已被己方的5000多只恶魔焰龙全面压制。
战况大好,按眼下的进度,连残暴炮塔都不用建,就能攻陷白金之都。
就在苏晓猜测乌鹰·索拉罗有何布局时,他手指上的紫水晶戒指闪了下微光,是棘拉传来的精神信息。
己方大本营被袭,敌方在大本营的正上方与斜前方,总共打开两道直径为5公里宽的黑暗之孔,此时那两个黑暗之孔,正在全力倾泻腐化者。
超棒的都市异能 《輪迴樂園》-第三十四章:隊友的無形背刺看書
黑暗之孔有多麻烦,苏晓之前已领略过,上次只是一个黑暗之孔,就险些让己方大本营失守,虽说现在己方大本营的防御力量增强了,残暴炮塔达到780座,还留了10只泰坦巨兽,但依然有被攻陷的风险。
不得不承认的是,乌鹰·索拉罗这一手布置的很精妙。
苏晓都怀疑,关于世界之门已建立的这情报,是对方故意放出来,为的就是让己方在今早派出所有兵力,来攻打白金之都。
这种战役,苏晓必定会亲临前线,如此一来,己方大本营就只剩棘拉,以及各类防御建筑,最多是留下些亲卫恶魔兽。
一旦己方开始攻袭白金之都,乌鹰·索拉罗将会下令,打开己方大本营那边的黑暗之孔,那边持续倾泻而下的腐化者们,让苏晓只有两种选择。
1.从白金之都这边退军,但这样做的话,回去防御大本营,很可能会被那两个黑暗之孔拖住很久,一旦时间到了今天中午,世界之门构成,幽冥的主力军将进入本世界,届时一切休矣,在棘拉从主宰级晋升到女皇级之前,无法对抗幽冥势力的主力军。
2.暂不理会大本营那边的情况,继续攻袭白金之都,争取以最快速度拿下白金之都。
第二种选择看似可行,但在昨晚,乌鹰·索拉罗故意展示出一张手牌,那就是枭·芙莉亚。
乌鹰·索拉罗在故意让苏晓知道,枭·芙莉亚是多强的暗杀者,此刻大本营正顶着两个黑暗之孔的腐化者倾泻,这种情况下,枭·芙莉亚潜入到母巢内暗杀棘拉,一旦棘拉被杀,己方的局面就崩了。
从白金之都赶回己方大本营,最快也要两个多小时,现在回去,为时已晚。
这局面看似无解,好在苏晓早就准备了一重后手,此时刚好用上。
先不说阿姆正守在母巢内,己方还有名强战力,请不要误会,不是豪妹,是新晋救世者·艾塞亚。
幽冥势力首次功袭己方时,艾塞亚就想一同助防,苏晓当时给的理由是,让艾塞亚保护世界之子·莱克利的安全,艾塞亚权衡后,同意了这件事。
保护世界之子·莱克利是个幌子,苏晓当然能感知到艾塞亚的战力和自己相近,因此他故意让对方隐藏实力。
最近一段时间,艾塞亚既是因为没地方去,也是因为己方伙食很好,就一直待在太阳圣巢,她又不|傻,知道外界全都是腐化者,就算是她,面对无穷无尽的人海战术,也是很危险的。
眼下的这种局面,刚好委托艾塞亚作为护卫,与阿姆一同保护棘拉一段时间,当然,事后的报酬一定要给,这种危险的事,必须给报酬。
苏晓并非全知全能,带兵打仗方面,他清楚自己比乌鹰·索拉罗差,但这不要紧,以自己擅长的领域击败对方即可。
下方的战场越发混乱,几十万恶魔兽与数之不清的腐化者混战在一起,天空中,一只被灼烧掉半边身躯的冥龙鲸陨落而下,口中死死咬着只咆哮的恶魔焰龙。
己方的战线已推进到合金城墙的百米前,距离破城已经不远,大本营那边的情况还好,还能守住。
战场上,一只恶魔兽的尾刃连扫,纵身前扑,攀上合金城墙,它刚要向上攀爬,一颗荧绿色大火球落下,将它轰杀。
破城在即,城墙上的乌鹰·索拉罗却格外淡然,一颗黑色光球在他手中汇聚,漂浮到他上方,此时在他上方,已有两颗黑色光球,算上刚出现的这颗,总计三颗。
天空突然黑下来,黑暗犹如漩涡般搅动,那粘稠的黑暗中,一道完全由腐化者拼和而成的巨大身影落下,它的头部是几百颗头骨挤在一起,躯干是腐化者拼接而成,十几条巨臂则是上万条腐化者的手臂所构成,这拼合出的巨怪,单是看一眼,就让人有种发自灵魂的作呕感。
这巨怪犹如牛犊落生般,上半截身体从黑暗之孔内挤出,转而,它抬起自己的十几条巨臂,以此撑开黑暗之孔。
咔、咔咔咔咔……
犹如玻璃破碎的声音从黑暗之孔上传来,最终咔崩一声脆响后,黑暗之孔崩裂,化为一道直径过万米,形状不规则的黑窟窿,里面的腐化者倾漏而下。
如果说其他黑暗之孔是以放水的模样,倾泻腐化者,那这次就是将水箱的底部砸漏,让里面的水液狂涌而下。
“吼!!”
腐化者们面朝下方发出嘶吼,让人惊骇的一幕出现,此等规模的腐化者倾泻之下,整个白金之都就像发水了般,被腐化者们淹没。
乌鹰·索拉罗为了让白金之都不被攻陷,从而保住世界之门,可谓是拿出了所有手牌。
城墙上,乌鹰·索拉罗看着远处龙背上的苏晓,他承认这个对手很强,但眼下的局面是,黑暗之孔被打穿后,来自殖民星的腐化者,足够这样倾泻几天,以敌方的清扫速度,不仅无法削减白金之都内腐化者的数量,腐化者反而会越来越多。
至于敌方能通过击杀腐化者获得能量,从而爆兵,这点乌鹰·索拉罗早就发现,所以他才冒险双线开战,白金之都受到攻袭时,果断在太阳圣巢那边开启两道黑暗之孔。
如此一来,敌方就算以母巢爆兵,也无法冲出大本营,没办法驰援前线战场。
这会导致敌方前线战场的兵力固化,乃至随着鏖战下降,这就更不可能清扫掉白金之都内的腐化者了。
“灭法,很遗憾,这次我们是敌人。”
言罢,乌鹰·索拉罗转身顺着腐化者们跪伏成的梯阶,一步步走向城墙,回到城内世界之门的所在处。
巴巴托斯飞在高空,苏晓得以俯瞰白金之都的全貌,现在的局面为,己方恶魔兽大军已彻底包围白金之都,却死活攻不进去,城内的腐化者堆满了,不是站满,而是堆满,四面几十米高的合金城墙,让白金之都就像一个超巨型的大水池般。
苏晓在战术方面的确不如乌鹰·索拉罗,但这没关系,他从储存空间内取出颗【烈阳之怒·阿波罗】,遇事不决,阿波罗问候。
他刚要激活手中的阿波罗,将其抛投进白金之都内,提示出现。
【提示:远古生物已唤醒成功。】
看到这提示,苏晓面无表情,他怀疑这世界的世界意识,多少是有点问题,之前他准备开战就大招,打乌鹰·索拉罗个措手不及,结果战争领主的称号能力,在世界意识的干预下卡住了,这么半天才完成干预,这延迟也太高了,都将近三个小时。
【已成功唤醒远古生物·蛀世。】
【蛀世此为本世界古时代的超高维生物,为金属生命/远古生物,已灭绝9852年,此金属生物拥有强大的吞噬性与分裂性,曾将此星球上的98.52%有机物吞噬。
因其独特的生命结构,蛀世无法吸收碳基生物体内的活性生命力,且无法排除,仅能通过继续分裂,保证体内留存的活性生命力不出现结晶化。
蛀世在分裂途中,需消耗灵魂力量,它为了不迎来灭亡,仅能继续分裂与吞食生灵,本星球的生物繁衍速度,慢于蛀世的吞食速度。
在蛀世尽可能抑制自身分裂速度的情况下,1752年后,本星球上仅剩这个庞大的群体,再无其他生命,最终因无灵魂能量的摄取,蛀世族群迎来尽头,在这时期,它们体内的活性生命力已开始半结晶化,后因地壳变迁,这些半晶化生命力被掩埋于地下,形成了现在的生命矿石。】
【己方士气已达到峰值。】
【猎杀者现指挥士兵类单位已超出40万。】
【蛀世的真实智力与数量,可达到本世界的极值。】
【警告:本世界对蛀世的分裂速度压制已临时解除。】
……
随着最后一条提示出现,一只铁灰色的飞虫出现在苏晓前方,世界都会针对的蛀世,竟是一只苍蝇大小的金属飞虫,此时正震动翅膀,透红的复眼看着苏晓。
大概过了5秒,蛀世才嗡的一声飞走,冲入地面一具腐化者的身体,在上面留下一道黑孔后,没入其中。
这具尸骸上以入眼可见的速度,出现大小不一的孔洞,就像被岁月快速侵蚀了般,转眼间就只剩几粒尘屑。
嗡~
几千只蛀世四散开,无论是腐化者,还是恶魔兽的尸体,就算是菌毯,都逃不过蛀世的吞噬。
5秒过去,一大片战场上空无一物,别说尸体和菌毯,连特么地皮都没了一层。
蹲坐在苏晓身后的布布汪目瞪狗呆,下意识往苏晓腿后缩了缩,它要是被盯上,下一秒肯定就没了。
嗡!!
翅膀震动的声音在战场上传来,城墙上的一众幽冥势力中层将领们看到这一幕后,都是面色微变,察觉到事情不对。
蛀世犹如一股铁灰色尘暴,开始无差别攻击,它们所过之处,无论是恶魔兽、恶魔焰龙、腐化者、灰甲勇士、灵魂扭曲者,再或是冥龙鲸,下一秒就变成几缕残屑落下,被吞噬一空。
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当蛀世群被合金城墙挡住后,它们胃口大开,金属是它们的最爱之物,更何况是后天人工精炼过的合金。
转眼间,白金之都的正面城墙消失,里面的腐化者们犹如破堤的洪水般涌出,对上蛀世群。
腐化者们很多,但蛀世一旦有了充足的灵魂能量,它们的分裂速度,就是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这种模式,更可怕的是,蛀世没有本体和分裂体的区别,分裂后的都是本体。
原本城内是腐化者们数量多到壮观,可现在,城内的腐化者们宛如被蛀世群快速分解掉般,蛀世群高速壮大,吞食光城内的腐化者后,直冲上方的黑暗之孔而去。
几秒后,上空原本就破碎的黑暗之孔,再一次裂开,最终消散在半空中。
当天空中最后一团黑雾消失时,一名被啃食到只剩半截身体的腐化者落下,啪嗒一声落在白金之都内。
高楼大厦、城墙等全部消失,现在的白金之都成了一片荒芜之地,剩下的,是一大片低矮且破烂的废墟。
“……”
苏晓一时无言,他没想到这次用战争领主称号召出的东西这么强,原本他的想法是,至少要损失现有兵力的三分之二,才可能拿下白金之都,现在损失不到十分之一,就成功拿下此地。
从怀中掏出怀表,苏晓打开表盖,一秒秒计时,直到过了秒针走过12时,他知道出问题了,没有提示出现,按正常情况而言,蛀世只会存在60秒,可现在已经过去100秒,蛀世消失的提示依然没出现。
苏晓查看方才的一系列提示,很快就找到问题所在,以前他激活战争领主称号的终极能力,提示为「战灵复苏中」,之后是「肉体构成中」的提示。
这次则不是复苏,而是唤醒,更重要的是,本次没进行肉体构建,蛀世是直接出现的。
本世界有生命矿石,就是因为蛀世曾带来的灭绝性灾祸,凡是都有两面性,那场灾祸结束后,让本世界地下矿藏了大量生命矿石,才有了后续的独特生态。
苏晓怀疑,这种名为蛀世的金属生命,哪怕过了这么多年,既然没完全死透,这种金属生命能冬眠或休眠多久,真就说不准。
原本苏晓不应该召出蛀世,但在本世界的世界意识助攻下,成功将其召来。
不知为何,苏晓总有种,本世界的世界意识明明是倾向己方,却一直在帮倒忙的感觉。
苏晓仔细回忆了下本世界的世界意识所干预的事,总计如下:
1.世界意识倾注大量世界之力增益出的卡拉,成了己方的敌人,还是苏晓亲手处理的,不处理不行,卡拉被幽冥力量侵蚀了心智。
2.同样倾注大量世界之力选出的艾塞亚,这是本世界的头号大闲人,她什么事都干,就是不干正事,这次做了次正事,还是碰巧赶上。
3.世界意识在白金之都选出首个世界之子,结果那世界之子凉了,成功资敌,最后那化为腐化者的世界之子,还是苏晓这边的恶魔兽所杀,在掉落宝箱,开出【贪食之鱼】后,嘭的一声当爆竹放了。
4.世界意识又一次选出世界之子,名叫莱克利,结果莱克利成为了幽冥体质+世界之子的特殊存在,要是被幽冥势力夺走莱克利,最多三小时,乌鹰·索拉罗就能以此构建出世界之门。
显然,这差点又助攻了幽冥势力一波。
5.帮忙召来蛀世,结果把蛀世给弄活了,现在蛀世已通过那黑暗之孔,到了一颗殖民星上,虽说眼下把幽冥势力打退,可苏晓有种感觉,从短时间的威胁来讲,蛀世好像不比幽冥势力差。
由此可见,本世界的世界意识,嘴上说着灭法者我一定会帮你,结果接连在苏晓背后劈了几刀,还刀刀暴击。
【提示:本世界已割离部分区域,割离其余为「灰猎星」。】
【所割离区域已被判定为遗弃之地,已归纳虚空之树所属。】
【因「灰猎星」存在超高危生物·蛀世,已将此区域融合至「永光世界」,与寄星蟹、暗灵、深渊滋生物等共存。】
……
看到这提示,苏晓深刻的记住「永光世界」这个地方,今后绝对不去这鬼地方。
乍一听,永光世界,多么温和的名字,但在去了之后,立即开启生存模式,但凡是发布个主线任务,都是对「永光世界」的不尊敬,八阶契约者在那能活着就很不错,还执行任务?
苏晓关闭提示,甚是欣慰,本世界的世界意识,终于干了件正事,把整个「灰猎星」割离,放逐了蛀世。
操控巴巴托斯降低飞行高度,来到一处废墟上方,苏晓从龙背上跃下,落在一处巨大的门扇前,这门扇似虚似实,里面是幽绿色浓雾。
苏晓下一刹出现在世界之门前,一脚直踹。
咚!!
世界之门崩碎,化为大片晶粒四溅,里面的幽绿色浓雾构成漩涡,到卷着缩入到空气中,消失不见。
【提示:你已将幽冥阵营从本世界击退!】
【你获得18%世界之源。】
【你获得世界守卫者之证明×19(特殊物品)。】
【你获得95000点名望值。】
【现有名望值:95027点。】
【你已登上名望值排行榜首位。】
……
冥界,死者之城·厄塔。
乌鹰·索拉罗败退的消息还没立即传回来,不过也是早晚的事,相比这件大事,此时在死者之城的前城区,一座古宅内。
房间内点着很多蜡烛,将这里照亮,神父单手拖着手中的神典,虔诚、温和的品读着,一旁的雪怪与鹿格百无聊赖,凯因则在衣柜前来回踱步,忧心忡忡。
叮铃~
门铃响起,凯因目露喜色,赶紧迎上前,一名身穿脏兮兮白大褂,身材瘦小的小老头走进主厅内。
“沃父医生,我是……”
凯因的话刚说一半,凯撒……咳,不对,沃父医生就抬手,示意凯因不用说了。
凯撒此时正戴着【欺诈者头裹】,进入了伪装状态。
“病人是你,我知道。”
闻言,凯因的目光转向神父,神父略摇了摇头,意思是之前没透露过病人是谁。
“您真是神医,一眼就看出我的问题。”
凯因成了自己之前最讨厌的人,一个马屁拍上去,相比性命,这不重要。
“什么神医,你一脸死相,都变鬼了,我瞎吗。”
凯撒放下药箱落座,他一副疲惫的模样,慢吞吞的说道:“我已经忙碌了几天,放松下,你们不会介意吧?”
凯撒做出脱鞋的态势,凯因的表情一僵,但也说道:“当然不介意,这都是小事。”
“那就好。”
凯撒言罢,脱掉双脚的鞋子,神情变得放松,它的确是忙了好几天。
凯撒刚脱鞋,附近神情和善的神父,表情逐渐凝重,似是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起身向外走去。
“呕~,沃父医生,您还是……”
凯因眯起眼睛,他人都傻了,他现在可是魂体形态,竟然还受到这味道的侵袭,都辣眼睛了。
“现在的年轻人,真没屹立。”
凯撒似乎是难得的有了怜悯之心,穿上了鞋子,可下一秒,附近的鹿格噗通一声栽倒在桌子下,想来,明天醒来后被熏断片的他,会留下不好的回忆。
“如果我没判断错,你是被界雷劈了,来吧,开始第一个疗程的治疗。”
凯撒拿出瓶浑浊的药剂,‘关切’的看着凯因,不知为何,凯因心中突然瘆得慌。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