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m99p都市言情 我真不是魔神 ptt-第四百零八章 衆生百態熱推-5emyp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
抱着自己的猫,灵平安走到了机场的大巴停泊场。
这地方在机场的马路对面。
灵平安跟着人群,走了进去。
他很快就知道了,自己的牌牌的意思。
机场的大巴,按照甲乙丙丁的顺序分列。
他要坐的就是甲车第三十三号座。
他走上车,车上已经有几个人了。
这些人看到他上车,都是抬起头,看了一眼。
灵平安对着他们颔首一笑,然后就抱着自己的猫,找到自己的位置。
他坐下来后,旁边的一个人就扭头看着他,问道:“兄弟,您是哪家的?”
这人染着满头五颜六色的头发,耳朵上戴着一个铜环,手上看着有纹身的痕迹。
看上去年纪可能比灵平安小一点的样子。
就是神态和语气,都有点轻飘。
灵平安也不恼。
毕竟,这每个人都有权力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
譬如他,爱宅,不想给天下添麻烦,只想混吃等死。
所以,他微笑着回答:“我啊,广南江城的!”
“江城?”他眉头微微一拧:“没听说过啊……”
他掰着指头开始数起来:“太祖功臣,现在还有存续的……”
“太宗功臣……”
“高宗功臣……”
“德宗、文宗……”
他抬起头,看着灵平安:“没江城的啊!”
江城市当然是有的。
但都凋零或搬走了。
毕竟,现在又不是从前!
以前土财主们,躲远一点,山高皇帝远,别提多快乐了。
冷凝傾城 蘭婉馨
现在的话,科技这么发达,就算躲到了南周的乡村,只要犯法,警察总能抓得到的。
所以,大家习惯性的往大城市、首府这样的地方凑。
灵平安笑起来:“我家不是祖勋贵族!”
祖勋贵族,那是一百年前的事情了。
随着一百年前的《世袭法案》落地,君子之泽三世而斩。
在那以后,贵族们的爵位,再不能世袭。
当然在那以前发的爵位是可以世袭的。
当然,要接受一定的递减。
老子是公爵,儿子就是伯,孙是候,曾孙为子……
当然,老贵族们力量还是很大的。
所以,他们一边联合向大理寺上诉,一边在卿大夫议会上活动、游说。
于是,得到了专属他们的权力。
各个级别的贵族,可以向联邦中枢缴纳一笔费用,就可以保留他们的爵位。
当然,只能保留爵位。
其他封地什么的,就别想了。
于是,国家拿到了钱,贵族保留了祖先的荣誉,高级的贵族,更得到了死后覆盖国旗下葬的殊荣。
大家都是美滋滋。
網遊路難行
但那人却并没有轻视,反而敬仰起来:“啊呀,这可了不得啊!”
“和平时期的功勋后人!”
和平时期,想要为国立功,要嘛是科学技术上为国家立下足够的功劳,要么是治理政绩方面,一骑绝尘,要么就是为国为民,出生入死。
总之条件非常严格!
近百年来,每年的授勋功臣,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大学士、大护法、内阁大臣、首辅、次辅……
基本上都是这些人在分享。
“介绍一下……”他热情的说道:“淮安秦明!”
低调少奶奶 鹦鹉晒月
他微笑着:“祖上是太祖功臣,永安侯秦望!”
公子这都是命啊 青莲姐姐
前面几个座位上的人,也都扭过头来。
这年月,落地的凤凰不如鸡。
特别是太祖、高宗时的功臣们,早就贬值了。
现在真正厉害的,还是那些在《世袭法案》后涌现的新贵。
特别是近年兴起的互联网新贵。
灵平安微笑着,也伸出手:“江城,灵平安!”
秦明楞了一下:“ling?那个?”
同时在心里面检索起来。
“灵魂的灵!”灵平安笑着说。
秦明哦了一声,讪讪的扭回头去。
灵平安也不意外,类似的事情,他十六岁时在妖都就已经遇到过好多次了。
这年头啊!
人心就是如此。
不过,灵平安也没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毕竟,他明白,自己不是什么才富五斗的天才,更非是什么有着特殊能力的人物。
一个小市民而已。
和这些人不是一个世界的。
再说了……
他们不搭理自己,灵平安还乐得清闲呢!
他拿出手机,无视了手信里的多条朋友圈提示,划开微书。
一条热搜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帝都航空申请停牌。
他点进去,看到了内容,很简短的新闻通讯:帝都航空公司半小时前,向联邦帝国证券监管委员会提交停牌申请,帝都航空官方,没有公布申请理由。
他挠挠头:“这不是我刚刚坐的航班的飞机吗?”
他想起了那个趾高气昂不可一世的所谓夫人。
摇了摇头,灵平安闭上眼睛:“只能说,果然是报应吗?”
……………………………………
林允文狼狈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检察官。
黑衣,黑帽,制服上别着獬豸。
黑衣卫的检察官。
而且是从特殊检察院派出来的。
“长官……”他战战兢兢看着这个沉默寡言的检察官:“我到底得罪谁了?”
黑衣卫掌控着全天下的超凡事务,并拥有执法权。
这次黑衣卫忽然拘留他,还派来检察官审查。
林允文立刻知道,自己得罪人了!
因为,在实际上他做的那些在超凡领域的犯罪行为,大多数都是些擦边球。
譬如,给某个大人物空运违禁品啊。
给某个家族的某个大小姐,悄悄的放行一些非法制品啊。
这些事情,只要量不大,黑衣卫也懒得管。
一般都是罚款了事,了不起停飞、警告而已。
直接抓人,抓了人还派检察官来审查。
这是得罪人的程序!
摆明了,就是要整人!
偏偏他还不能申诉。
过去偷偷摸摸的行为,日积月累,已经足够黑衣卫提起超凡诉讼了。
更不提,他在超凡之外,做的那些非法勾当、内幕交易了。
对方既然打压了,又岂会只在一个方面来动作?
肯定是明的暗的,统统来了。
所以,林允文很光棍的开始了认怂。
爷爷!
我怕您了!
磕头了!
饶我一命吧!
检察官却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直到,检察官身上的通讯器响了起来。
他接通后,听了一会通讯器里面的声音。
“明白!”
“是!将军,我知道了!”
检察官结束通话,看向林允文。
“林先生……我现在代表联邦帝国超凡事务检察院,正式通知您……”
“您因为涉嫌参与多宗非法超凡案件,而被我们拘留……”
“当然,您有权保持沉默!”
“您也可以申请会见律师,或者由我们向您指派一位律师!”
林允文注意到,在这瞬间,这位检察官打开了他的执法记录仪。
这是很关键的信息。
林允文立刻道:“我要求会见律师!”
“我有我的私人律师!”
检察官点点头,对他道:“可以,我会尽快安排律师与您会面!”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粉基地】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说完,检察官拿着文件离开,林允文也被带回了拘留所。
但他的内心却是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他知道,自己总算涉险过关了。
那位打压他的巨头,不知因何原因,对他高抬贵手了。
不然的话,他哪里有机会见律师?
既然肯让他见律师,也就意味着,他可以在规则和制度中开始游戏。
而非是在规则与制度之外解决他!
这很关键!
一个小时后,林允文在拘留所的会客室,见到了他的特任私人律师。
专门从事超凡事务与超凡诉讼的大律师张文。
“张律师……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见面,林允文就问起来。
这也是他最想知道的事情。
张文拿着卷宗,对他说道:“林先生,目前,您受到的指控,基本都是围绕着偷运/非法运输以及未按规定进行报备等指控……”
“黑衣卫方面,我可以去和他们做控辩交易……”
“您可以选择缴纳罚款,来与检方达成协议……”
林允文听着,神色严肃起来。
因为他知道,既然他受到的指控是这些。
也就意味着,实际上,对方没想让他死。
可是……
为什么搞这么大阵仗?
就听着张文说道:“您真正麻烦的,在于超凡之外的民事与刑事诉讼!”
“联邦帝国航空安全部门,已经在调查您控制帝都航空公司期间的有关违法事务……”
“证券监管部门,在调查您涉及内幕交易及非法交易的事情……”
“教育部和国土安全部门,在审查您的相关档案……”
“我问过检察官了……”
“这些事情,哪怕做控辩交易,您也不得不退出航空界……”
“甚至可能被禁止从事证券、运输……”
作为非常有职业精神的大律师,张文很认真的对林允文说道:“据我分析,林先生……您所遭遇到的是强权的打击!”
“来自更高层,不可抗力的那些大人物在出手!”
也只有那些大人物,才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借着这些小问题,无限放大,利用公检法,全面出击。
当然了,这也和他自身有关。
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要承担。
从前,之所以没有人管,是因为很多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商后 张家小帆
但现在,显然,大人物出手了。
一出手,就是犁庭扫穴。
而且,林允文还要承他的情。
因他没有赶尽杀绝,甚至给与他活路。
“可是……”林允文说:“我从来没有得罪过什么大人物啊!”
天可见怜,他这些年,看到那些大人物,就差摇着尾巴上前讨好了。
张文也是叹了口气,从文件里拿出了一页纸。
“我刚刚得到消息……”
“您的夫人,在航班上涉嫌危害公共安全、寻衅滋事以及威胁恐吓他人而被逮捕!”
“签发逮捕令的人,来自黑衣卫……”
林允文接过那页纸,脸色苍白,摇摇欲坠。
他想起了自己当年迎娶那个女人时,有人和他说的话:“林兄,您娶的这个夫人,恕我直言,除了脸蛋,一无是处……”
“您恐怕迟早要为她所害!”
但彼时他哪里听得进去?
“贱婢!”林允文狂怒:“我要和她离婚!”
这是必须的。
“张律师……”林允文认真的看着对方:“这个事情,拜托您了!”
必须离婚!
不离婚的话,自己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要让她一分钱也拿不到!”林允文严肃无比。
必须如此。
否则,获罪于天,无可祷也!
……………………………………
灵平安玩着手机,大巴穿过帝都的街道与高楼大厦。
可能过了一两个小时吧。
最终,大巴在帝都的郊外的一处山庄前,停了下来。
电竞英 蜊黄大
“各位公子,鹿鸣山庄到了……”司机的声音从驾驶室传来。
灵平安抬起头,看向窗外。
重生之商女无双
郁郁葱葱的树木,在两侧出现。
“居然是山林?”他惊讶起来:“看样子还是宫阙啊!”
旁边,那个叫秦明的家伙,笑着摇头:“自然,天家多少年没开联谊会了!”
“这次既然开了,那就要选最好的地方!”
“况且,我还听说,这次来参会的人,来自五湖四海,天下各邦!”
“扶桑、新罗、交趾、兰芳,甚至麻林、东莱……”
“可谓是万般颜色,千般妙人,应有尽有!”
山村鬼事
灵平安却只是哦了一声。
他对钱没有兴趣。
女人也一样。
大巴缓缓的从山坡上开下去,停到山脚的一个停车场。
大巴门打开。
“各位公子,请在此稍候片刻,便会有皇室专车,前来迎接大家!”司机师傅说道。
同时,他打开了大巴门。
灵平安抱起自己的猫,拿着自己的行李包,跟着人群,走下车。
那个叫秦明的家伙,就在他前面。
大家伙走下车,在这里已经有不少人在等待了。
同时,远方的山道上,一辆辆各种颜色、装饰的跑车,轰鸣着向着山上而去。
显然,那些人才是现在真正的权贵。
很多人看着,都是羡慕不已。
“听说,现在最赚钱的,就是互联网的人了……”
“搞点风险投资,就可以躺着分红!”
秦明羡慕嫉妒恨的说着。
他看了一眼,对这些事情,丝毫毫无感觉的灵平安,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就又道:“像我们这些人就惨了,只能守着祖上的遗泽,赚点辛苦钱……”
“可恨家祖当年没有去北周啊!”
“不然现在,我家少说也有牛羊几千几万头了!”